首页新闻政务理论省委领导省政府领导本网专题博客青海青新论坛三江源旅游青海通
可可西里青海湖青海之子数字家庭理财软件购物游戏手机 数码E时尚寻医问药社区
   
 
三江源国际摄影节
省政府新闻发布会
民族文化 雪舟三绒
青海政法在线
e龙旅行网
三江源国际摄影节
省政府新闻发布会
民族文化 雪舟三绒
青海政法在线
e龙旅行网
 
 
 
   您当前的位置 :2009专题 > 全省农牧区“基层组织建设年”活动 > 时代先锋 正文
忠诚——记兰州军区高原医疗队
 
http://www.qhnews.com   青海日报  2009-04-07 22:57
 

图为医疗队员正在为牧民诊疗。    本报记者/姚斌 摄

  青海新闻网讯 青藏高原——地球上最高的一块高原大陆,世界第三极。这里高寒缺氧、空气稀薄、气压不足海平面的三分之二,含氧量只有内地的60%。

  58年前,一支身穿绿军装、佩戴红十字袖标的队伍——解放军第四医院高原医疗队,由青海西宁出发,向雪域高原挺进。这是新生的共和国组建的第一支高原医疗队。从此,队员们一次又一次迈上了平均海拔4000多米的人间“天路”,担当起守护高原民众健康的大任。

  这支高原医疗队组建于1951年4月,前身是原一军卫生部所属的三个卫生休养所,曾随西北野战军转战陕甘宁边区,因保卫延安、解放大西北而彪炳史册。

  58年来,这支烈烈风中成长起来的英雄队伍,历次参加巡诊的队员已达2876人,他们的足迹覆盖了青海72万平方公里的土地,遍布全省43个县和西藏的安多、新疆的喀喇昆仑山天文点、甘肃的河西走廊。巡诊总里程超过213万公里,可绕地球50多圈。他们医治的病人,累计达50多万人(次)。

  今天,在藏区牧民中,传唱着这样一首民歌:

  彩云把天空和草原连在一起,

  江河把冰峰和大海连在一起,

  雪山把金珠玛米和各族人民的心连在一起……

  哪里有灾难,哪里需要救助,哪里就有高原医疗队的身影,他们是青海各族人民的健康使者。荣誉应该属于他们———青海高原最可爱的人。他们中的代表刘策勋、索玉梅等人,曾先后受到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朱德、邓小平、邓颖超、江泽民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这个英雄的集体,屡获全国民族团结进步先进的荣誉称号。

  高原各族人民铭记着他们的忠诚。曾在青藏高原上巡诊了数十万公里,原兰州军区高原爱民模范医疗队队长赵永吉,终于撑不住劳累过度的身体,倒了下去。年仅57岁的赵永吉告别生命的最后一句话是,“留下我,我……离不开高原!”

  永远留下的,还有高原医疗队的军医哈德志、张邦来,在巡诊途中,他们迷失在茫茫雪野,倒下去,就再也没能起来……

  “我们不走,我们是老高原,在这方水土上干了一辈子,已经是青海人”

  青海地处高海拔、高纬度、深内陆的“世界屋脊”,位于青藏高原腹地。除西宁市及海东地区外,青海境内80%以上的地区在海拔3500米以上,这里空气稀薄,严重缺氧,大气含量比海平面少近40%,气候寒冷干燥。

  特殊的高原气候条件,造就了一支有着钢铁意志的队伍。一支58年巡诊高原的医疗队,对世世代代逐水草而居的牧民来说,意味着生命的不断延续。

  青藏高原的超拔和孤傲,体现在它要你不时被胸闷、气短折磨,时不时被咚咚乱跳、呼之欲出的心脏警示,哪怕你是一名医生,同样无法摆脱高海拔对血肉之躯发出的生命警告。

  平均海拔5000米的昆仑山上白雪皑皑,特诊科技师田忠新在巡诊时身患感冒,转瞬间病情就急转直下,迅速发展为高原肺水肿,在风雪交夹的恶劣环境中苦苦挣扎的他,四次昏迷,四度与死亡擦肩而过,幸运地被同事们奋力从鬼门关上一次次拉了回来。

  然而,在承受了大自然对身心的无数次洗礼后,医疗队员们依然深深眷恋着高原。许多老队员说,这源于一种朴素的真挚情感,那就是高原牧民眼中虔诚的期盼,这是他们一生都无法释怀的牵挂!

  医疗队副主任医师吴宜斋,常年从事高原慢性支气管炎的科研攻关,为筛选出有效的药物,每一次调试用药,他都要亲身试服,以选配最佳药量。研制复方樟柳碱的6年时间,在吞服了大量的实验用药后,他的听力逐渐衰退,继而彻底失聪。又过了2年,复方樟柳碱终于批量生产,由于治疗慢性支气管炎的特殊疗效,这项成果荣获全国科技大会进步奖。掌声本应属于这名英雄,可在他静寂无声的世界里,却再也听不到雷鸣般的掌声。

  忠诚于祖国,让人们感动的声音萦绕在辽阔的草原上。58年来,医疗队员们曾背着干粮骑着马,义无反顾地开进茫茫雪原,把无私的爱撒在雪域高原;在那艰难的岁月的里,医疗队员们披星戴月,送医送药到牧区……一次次从容却坚定地挺进,一批批高原医疗队员接过传承不熄的火炬,踏上大山,走进草原把党和政府的温暖送到千家万户,留给自己的是无法释怀的情愫。

  一名老医疗队员的儿子,在沿海的故乡安家落户后,满怀希望回到青海,想接走为高原献出了一生的父母,须发皆白的老父亲夜不成寐,思来想去还是舍不得离开。面对儿子说,“我们不走了,我们是老高原,在这方水土上干了一辈子,已经是青海人!”

  “我们是人民子弟兵,是人民养育了我们。当灾难到来的时候,让我们手挽手,心连心,众志成城”

  青海高原,生活着540多万各族同胞。苍天无情人有情,面对自然灾害,高原医疗队始终把拯救群众的生命摆在第一位。血脉相通,让他们心手相连;民族团结,让他们众志成城。

  1985年10月,一场百年不遇的暴风雪骤然而至。没膝的大雪覆盖了玉树、海西25万平方公里的草场。饥饿难耐的牛羊相互啃噬着皮毛,昔日惧怕人类的野生动物,奔向牧民的驻扎地,双眼含泪乞求生的愿望,死亡的白色大幕,同样沉重的压在1万多名各族同胞的帐房上。

  高原医疗队以最迅捷的速度出现在灾区。在气温零下40多度的治多县重灾区,奚天性、董肇鑫、秦柯等14名同志,忍受着强烈的高原反应和刺骨的严寒,在倒塌的帐房下,抢挖出一名藏族老人;来不及片刻喘息,又在厚厚的雪堆里,扒出被冻僵的小伙子……当他们脱下手套,想为他搓身取暖时,才发现颤抖的双手,已是血肉模糊。

  打针、输液、包扎、手术,连续十几个日夜,他们共抢救危重病人293人,治疗受伤群众近千名,在海拔4000多米的灾区,队员们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

  对于军人,灾情就是命令。58年来,高原医疗队的队员,面对山洪、雪灾、地震等自然灾害,双肩挑起的,既有军人的使命,又有医生的职责。每当接到命令,作为母亲,毅然放下嗷嗷待哺的孩子;作为子女,辞别年迈的双亲;作为夫妻,双双奔赴前线。同样是血肉之躯,可作为医生,他们必须把亲情抛在身后,作为军人,他们必须把生死置之度外。

  当海南藏族自治州塘河地区发生强烈地震时,仅4个小时,15名高原医疗队员就带着2万多元的急救药品赶到灾区。冒着余震的危险,他们夜以继日救助受伤群众,抢救危重病人。救灾任务完成后,尚未抚平伤痛的牧民们便扶老携幼赶来送行,他们跟随着车队奔跑,不停的挥舞着双臂,嘴里喃喃祝福着。

  人间大爱,不就是共度灾难后,彼此拥有的那份纯与真。撒拉族青年马占清不会忘记,在青藏线唐古拉山段施工时,他上消化道大出血,生命垂危,急需输血。见到此情此景,医疗队长杨景义、队员魏文渊、陈跃文、李永平纷纷撩起袖管,“来,抽我的”!护士徐彩霞举起针头,400cc鲜血,流入撒拉族兄弟的血管,濒临死亡的马占清得救了。

  58年来,常年驻守在唐古拉的高原医疗队,在主任医师、高原病专家杨景义的带领下,共获得45项科研成果,创造了在高海拔地区治疗患者1.89万人次,抢救危重病人140人,无一人死亡的奇迹。

  当我们试图寻找创造这个奇迹的答案时,曾跟随高原医疗队走上唐古拉的日本高原病专家福岛雅夫,做出了这样的解答:“5000多米的高海拔地区,成了中国军医科研攻关的‘战场’,许多人为此付出了透支生命的沉重代价!”

  多少次,我们为这样一句话而感动良久,它所蕴含的深刻含义是: “我们是人民的子弟兵,是人民养育了我们。当灾难到来的时候,让我们手挽手,心连心,众志成城!”

  “每一次高原巡诊,并不意味着你是否到达了离天最近的地方,却在于你能否真正为牧民带去健康”

  2008年4月23日上午,在简短的出发仪式后,高原医疗队再次踏上征战雪域的漫漫长途。这是半个多世纪以来的第339次出征,车队直指雪域,奔向离天最近的地方。

  倒淌河畔,队员们目睹了这样一幕感人的情景:正在草场上放牧的藏族青年,看到军车上“高原爱民医疗队”的横幅后,挥舞着双臂,把车队送向远方。

  行进途中,医疗队遭遇紧急情况,在214省道340公里处,由于山体滑坡,一辆由称多开往西宁的班车,不幸翻倒在路边的河沟里,5名受伤的乘客急需救助,全体医疗队员们投入到救援行动中,为伤员清洗创口,包扎处理。

  高原医疗队此行为藏区带来先进的医疗设备,最新配备青海军区的X射线车和手术车首次拉上高原。内科主任医师冯恩志已是第四次上高原,在玉树州,一个上午接诊了数十次,他没打过一个马虎眼,可欲裂的头痛折磨着他,已经几夜没睡好觉。高原医疗队的队长,解放军第四医院的祁玉曙副院长一路呕吐不止,虽为医生,同样要忍受剧烈的高原反应。

  此次行程,整个车队往返32000多公里车程,医疗队沿途驻扎在玉树州、果洛州州府和所辖5县及沿途兵站,共为4000多军民进行了义诊。

  在藏区,肝包虫病是一种地方性常见病,传统的治疗方法是手术。上世纪八十年代,这支高原医疗队开展了对包虫病的系统研究,在充分论证的基础上,摸索出“B超引导,皮肝穿刺引流刮吸治疗”的新疗法,临床应用2000多例,均获成功,被世界卫生组织称为包虫病治疗史上的一次革命。其后,通过临床研究,医疗队对中晚期泡型包虫治疗采用“药物+穿刺+手术”疗法,开辟了包虫病治疗的新途径。共治愈藏区包虫病患者1.5万人。解放军第四医院现存国内最大的肝包虫活体标本,治疗包虫病的水平国内领先,不仅受到国内同行的认可,国外专家也多有好评。

  这一切,既源于高原医疗队前赴后继的钻研与探索,也充分体现了他们对生命价值的肯定与尊重。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地甲病(俗称“大脖子病”)在青海湟中一带发病率较高,对群众健康威胁很大。在经过上百次的合力攻关后,医疗队最终拿出治疗方案,他们先后在13个乡镇普查了18万余人,治愈患者2000多人。

  自1990年以来,高原医疗队先后获军内外科技成果奖64项,发表论文150篇,被兰州军区授予“十五”期间医学科技工作先进单位。

  8年来,高原爱民模范医疗队先后与藏区的13所医院建立帮扶关系,培训了2万多名医务工作者,其中2000多人成为高原医疗战线上的骨干,有的已成为学科带头人。

  铁肩担道义,高原医疗队队长、解放军第四医院副院长祁玉曙不无感慨地说:“每一次出征,都是对我们职责的巨大考验,它并不意味着你是否到达了离天最近的地方,而在于你能否真正为高原牧民带去健康。”

  是啊,58年来,兰州军区高原模范爱民医疗队,一直在用自己的心灵,为藏区军民听诊、治病。他们不曾走进离天最近的地方,可他们的心却与离天最近的人紧贴一起。

  记者感言:雪域大爱

  58年,不过是历史长河一瞬;对于高原医疗队来说,这58年,他们用一腔热血,铸就了对高原各族人民的永恒大爱。

  在无数人的眼中,军人,是坚强的化身,他们可以慷慨赴死、从容淡定;他们可以临危受命、无所顾惜;他们可以真诚所至、金石为开;他们可以肩扛大义、赤胆忠心……就因为,他们头顶国徽,身穿军装;就因为,他们是国家之柱石,民族之脊梁。

  情到深处才是真。当我们开始这篇稿件的写作时,四川汶川大地震发生了,从电视上看到军人和医生们冒死抢救生命的感人场景时,泪水刺痛了我们的眼睛。我们的眼前闪现出青海1981年春夏之交的黄河抗洪、1985年玉树、果洛的特大雪灾、1990年海南唐格木地区的地震……

  于是,我们仿佛看到:巡诊途中倒在雪野中的军医哈德志和张邦来,当他们的身体在风雪中慢慢僵硬,他们一定在想,还没来得及跟两鬓霜雪的父母说,爸爸妈妈,儿不能在膝下尽孝了!还没来得及跟呀呀学语的儿子说,要学会坚强,孩子!还没来得及和妻子最后道别,说声,我多么的牵挂你,我的爱人……

  同癌症搏斗、骨瘦如柴的杨景义,他曾端坐在唐古拉山养路段简易的平房里,窗外狂风呼啸,一盏昏暗的白炽灯下,一口白开水,就一口压缩干粮,翻阅着案上堆积如山的资料。偶尔,他抬起头,揉揉眼,想到千里之外的孩子时,脸上洋溢着会心的微笑……

  当年轻的护士把尚未满月的孩子轻轻放在床上,为她盖好被子,亲亲她的小脸,转身离去的那一刻,泪水却从她的腮边滑落,她在心里默默地说:亲爱的宝贝,妈妈完成了救灾任务,一定天天看着你长大……

  然而,他们走了,走到天的尽头,走进茫茫雪域……

  因为,他们是军人;因为,他们是医生。在危难来临的时候,他们必须冲在最前面,忠诚于祖国,忠诚于人民,忠诚于救死扶伤的大道!

  这是一份不能忘却的纪念,兰州军区模范爱民医疗队58年的历史,每一个沉甸甸的感动都压在人们的心里,为雪域的各族群众不辞劳苦,为担当牧民健康的使命义无反顾。58年,就是这样一群默默无闻的军人,用鲜血甚至生命,镌刻了一座为青海各族人民铭记的历史丰碑。

  巴颜喀拉的风马,四周雪冠的群山,藏族牧民为医疗队员们献上洁白的哈达,合掌深拜为他们祈福;通天河畔,热情好客的康巴汉子为医疗队员们端上冒着热气的青稞酒和酥油茶,为他们洗去一路风尘;巴塘草原的风霜,满脸褶皱的老阿妈,要和最亲近的人拍照留念。

  兰州军区模范爱民医疗队,还会在深深眷恋的青海高原,播撒人间大爱。(作者:姚斌 李志刚)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被子 一批 成功 白炽灯 B超 
 
 
  编辑: 雪念心珠
 
 
 
 
 
·中国科技馆新馆起火 馆顶不断冒黑烟[组图]    09-04-07 09:37
·“日本百名漫画家忆停战日”将赴中国巡展    09-04-07 10:23
·我国将把部分公立医院转制为民营医疗机构    09-04-07 17:12
·墨西哥一天内发生4起恶性交通事故 15人死亡    09-04-07 13:18
·国务院办公厅发出通知 批准辽阳市城市总体规划   09-04-07 18:30
·医改方案正式发布 切实缓解看病难看病贵   09-04-07 08:57
·中国贫困母亲数量达900多万 状况超乎想象    09-04-07 09:55
·国家将妥善解决农民工基本医疗保险问题   09-04-06 21:37
·国家将大力改善基层医疗卫生服务机构条件和水平   09-04-06 22:31
·李源潮要求抓紧实施引进海外高层次人才"千人计划"   09-04-06 22:31
 
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联系方式
版权所有2005,青海新闻网
未经青海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E-mail: webmaster@qhnews.com
新闻登载许可国新办[2001]55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青B2-200400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