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国防教育网
青海民族文化网
三江源国际摄影节
青海湖国际诗歌节
海北旅游网
青海国防教育网
青海民族文化网
三江源国际摄影节
青海湖国际诗歌节
海北旅游网
 
 
 
   您当前的位置 :2009专题 > 国庆60周年 > 广播网络征文 正文
“我和我的青海”征文:把青春献给草原
 
http://www.qhnews.com   青海新闻网  2009-09-11 16:26
 

  青海新闻网讯

  作者简介:刘文璞,青海省化隆县人,1951年毕业于青海民族公学;1952年至1974年在玉树州曲麻莱县先后任职收音员、县委宣传部干事、肖格(区)政府秘书、文卫科长等职:1971年底至1998年在省教育厅工作,任“青海教育”在职编辑、勤工俭学办公室主任、省教育科学研究所所长等职。先后获“编辑”、“副研究员”职称。曾任青海教育学会秘书长、副会长、省社科联特约研究员。

    刘文璞长期从事教育实践和理论研究工作,先后主持或合作完成国家和省级“七五”、“八五”、“九五”重点科研课题15项。主编《藏族教育的改革和发展》、《青海少数民族女童教育研究》、《青海民族教育研究》一至三集、《桑热嘉措传》专著9部,先后撰写论文、研究报告近百篇,其中在《教育研究》、《中国少数民族教育》、《青海社会》、《青海民族学院学报》、《人民教育》、《青海教育》等十余种杂志上发表60余篇,5篇参加国际学术研讨会。主持编修《青海省志》及《青海教育通史》。先后有15项成果获省、部级奖。其中部级一等奖两项。1993年被青海省人民政府评为优秀科技工作者,同年被评为享受政府津贴专家。1995年曾因女童教育研究成果显著被邀参加“世妇会”并获大会组委会嘉奖。2000年获第一届“方志”先进工作者称号。

播出时间:2009年8月27日星期四

  《把青春献给草原》  

  离开玉树州曲麻莱快二十个年头了,江河源头雄伟壮丽的昆仑山、巴颜喀拉山,那像两条巨龙似的黄河、长江,还有碧蓝的星宿海……哪里山山水水的神奇,时常梦牵魂绕地显现在记忆里,尤其是在那片抛洒过汗水、经历过艰辛、奉献过青春的离天最近的我高原热土上,桩桩件件的经历,更让人终身不忘。

  一九五二年,青海省委决定成立岗察工委、河南蒙旗工委和曲麻莱工委,并在这些边远的牧区建立政权。那年,我作为青海民族公学刚毕业的一名大学生,有幸成为了曲麻莱工委的一名成员。虽然是土生土长的青海人,对曲麻莱这个地名却十分陌生。找来地图查看后,才在靠唐古拉和西藏交界处找到了“曲麻莱设置局”的名称。原来,曲麻莱在解放前,并没有实质性的政权机构,旧政权只是派遣过一两名官员当时叫“星州设置局”。在那一刻,我隐约意识到,我此去重担在肩,任重而道远。

  一九五二年底,中共曲麻莱工委一共一百十四名,或坐车、或骑马,从西宁出发,历经十八天到达了曲麻莱。工委设在色吾河边一片十多平方公里的草滩上,扎下了十多顶帐房。从此揭开了开拓江河源头的序幕。

  玉树州曲麻莱县,平均海拔四千二百多米,大气含氧量比平原低百分之四十点三,高寒缺氧使我们这些初到这里的人走几步路就喘粗气,夜里常因憋气睡不成觉。这里年平均气温只有三点六度,极端最低气温零下四十二度。这里又多风多雨,平均风速每秒三米,最大风速每秒四十米。当年九月以后,我们就遇上了整天刮个不停得风沙天气,一天下来,身上、铺上全都是土。大年三十,因大风刮倒了帐房,我们只用开水拌炒面度过了一个除夕。不仅严酷的气候和自然环境考验着我们,更由于解放前这里的牧民群众曾经遭受过马步芳军队的镇压,所以各阶层人士对共产党派来的干部,大都抱着怀疑观望的态度。省委当时给曲麻莱工委的主要任务是“站稳脚跟”。面对百废待兴的局面,工委一进驻曲麻莱就开展了多方面的工作……

  工委成立之初,我被派到省电台学习了三个月业务。带着电台配发的一架五管直流收音机和可用半年的电池,回曲麻莱组建了收音站。

  那些年,每晚当草原沉睡之后,当帐房里传出同伴们轻轻的鼾声之时,工委的长方型毡帐房内,便亮起了灯光直到天明。我的工作是趴在一张用两条小凳支着的小木板上,耳朵贴在收音机的喇叭旁,一边聚精会神地听,一边不停地抄收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和省电台的新闻。夜深了,炉子里的牛粪火熄灭了,温度急剧下降,不一会儿,水笔尖儿结了冰,只好从棉衣袖子里抽出另一支,就这样轮换着使用。困了,就往腿上狠狠地捏一把。第二天,同伴们趴在被子上,把我夜里抄收的记录新闻一笔一划的刻在蜡纸上,油印的时候,油滚子还放在火炉上不停地烤着,不然纱网上的油墨就会因为寒冷立即凝结起来,就是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我们日复一日,夜以当日,夜以继日的将记录新闻印成小报,为群众传递着国内外发生的大事,收音站通过这架全县唯一的收音机把草原和北京连接在了一起,为新政权的建立,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与此同时,我还和工委的同志们一起,一方面以各部落的百户、头人及活佛为主要对象,向他们宣传包括“不斗不分,不划阶级,牧主牧工两利”等党的民族政策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消除他们的顾虑,安定民心。另一方面深入开展社会调查,建立基层骨干队伍,并为牧民群众放电影、治病。恰好当年开春之际,一个叫百沙的部落发生较大规模的流感和菌痢,瘟疫逼得牧民丢下重症病人逃离。我们医疗组的同志们不顾个人安危,克服严寒和高山不适的艰难,像对待自己的亲人一样,抢救着重病的牧民。这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传遍了曲麻莱各个部落。逃离的牧民纷纷返回家园。我们又从富裕牧民那里买来牛羊,贷放给穷困牧民,让他们生产自救。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以后,广大牧民群众在见到工委的同志时,亲热之情如同亲人。经过一年的努力,一九五三年十月,曲麻莱县人民委员会宣告成立,在新的人民政权的领导下,实现了民族区域自治,开始了建设社会主义新牧区的新时代。

  发展畜牧业生产是关系到牧业县民生的一件大事。但说时容易做时难。我要特别叙述的,是一次在曲麻莱畜牧业发展史上值得记载,江河源头的牧民和我们自己永远铭记不忘的战斗。

  你有没有听说过“农业受灾一年歉,牧业受灾连根断”的谚语。在我却亲身经历过。一九五五年,曲麻莱草原的哈秀和尕托部落发生了一场可怕的畜疫,短短两三天间,到处是成堆的牦牛尸体。这种被称之为牲畜一号病的“牛瘟”令所有人闻听色变。

  为了尽快消灭千百年来危害畜牧业的瘟疫,新政权组建了一支牛瘟防疫队,队长由兽医站站长郭生旺担任,我因为当时是县委宣传部的干事,又会一些藏语,被抽调到防疫队任副队长,主要工作是组织宣传和与头人的联络。在那些日日夜夜里,我所受到的教育和锻炼远远超过了我主要工作的价值。

  记得那是八月中旬的一天,我们防疫队完成了在多仓部落牛羊疫苗的注射任务后,向俄仓部落转移。由于要赶病羊,每次转点总要有几位同志提前出发,而且最后到达。那次,这几位同志却迟迟不见踪影。出于对战友的关怀,我和另一位同志星夜沿原路寻找。得知这一消息的俄仓部落的一些牧民,也自动参加了寻找亲人的行动。整整三天过去了,依旧杳无音讯。正当我们焦急万分的时候,第四天清晨,失散的四位同志,在索达父子的陪同下安全到达了我们的驻地。不但人安全,连同他们赶的十多只病羊一只也不少。藏汉一家亲,藏汉同胞谁也离不开谁,在这件事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说起这段藏汉一家亲的佳话,当真带有传奇的色彩。原来赶已接种过疫苗病羊的四位同志,为了让这些羊,多吃上几口肥美的牧草,所以行军速度慢了一些。待到太阳快落山时,才发现当天赶不到新地点了。他们于是选了一块靠近山崖的草滩“安营扎寨”。谁知草原的天气像哭笑无常孩子的脸,刚刚还是星斗满天,顷刻间电闪雷鸣,大雨倾盆、震撼大地的霹雳惊散了羊群和他们的坐骑。他们不顾一切地穿起衣服,带上枪支寻找羊群。整整三天,他们总算找到了马匹,失散的羊群则仍不见踪迹。口粮吃完了,他们以马料代食,渴了,喝几口生水,就在他们几乎绝望的时候,终于遇到了一路寻找过来的索达父子。为了牧民赖以度日的羊群。我这些可爱的同志们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为了确保羊群在规定的时间内接种上疫苗,不致于延误时日而失效,乃至影响整个防疫工作,索达父子整整一夜未睡,以尽快找到羊群的“守护神”们为己任,两个民族,六位同胞呈现出来的是一颗金子般的心。

  两年内,我们防疫队踏遍了江河源头的山山水水,为散居在数千里草原上的九个部落十多万头牦牛“进行了两次以上的防疫注射。”为后来彻底制服“牛瘟”开了个好头。在以后的岁月里,我们以及后生们还对“炭疽病”、“口蹄疫”、“绵羊链球菌”等温疫多次开展了防疫注射,随着在草原修建棚圈、灭鼠、改良草原等有力措施的展开。曲麻莱各类牲畜总头数,从建政初期的十多万头只一度增加到了上百万头只。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作为我个人,在曲麻莱草原留下了青春的足迹,无论是担任收音员的角色,无论是挑起防疫队的重担,无论是搞宣传,也无论是抓生产,贡献不能说有多大,内心却十分充实。我们的青春奉献给了草原,能为江河源头的牧民做一些有益的事,是我们人生价值最大的体现。今天回首,那二十个春秋虽然充满艰辛,却正是它把我们养成了不怕任何艰险、又能吃苦耐劳的品德,我因此自豪地说:“我们度过了美好的青春”。我因此也深深感悟到,共产党人活着不是为了索取,而是奉献。我在回到西宁后的二十多年的工作中,加倍努力而小有成绩,应该说,这正是得益于我在艰苦草原磨练的结果,是青春追求的延续。

  编辑手记:“把青春献给草原”,是作者刘文璞人生中一段刻骨铭心的经历。作者仅用了两个断面娓娓道来,虽语不惊人,却掷地有声。特别是面对瘟疫来袭,年轻人置个人安危于度外的描述,藏汉同胞一家亲的回忆,让我们清楚的看到了共和国建设者的红色的心、民族团结的浓情。

  在编辑的过程当中,有幸得知作者是一位熟知民族教育的专家,著作等身。作者不写辉煌的业绩,偏偏眷恋过去的岁月,不禁想到了“天降大任于斯人,必先劳其筋骨,苦其心志”这段名言。可贵之处在于,作者此去曲麻莱,完全出于自觉,意在报效祖国。依此思路探究,作者日后取得的成就,也就是在意料之中了,青春永恒,此说果然。(鲁家隆)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被子 笔尖 
 
 
  编辑: 王金秀
 
 
 
 
 
·新华社授权发布: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做好甲型H1N1流感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   09-09-10 20:07
·温家宝:我并不是完全关注GDP这个目标   09-09-10 18:41
·温家宝会见出席世界经济论坛第三届新领军者年会的新加坡国务资政吴作栋   09-09-10 15:55
·贾庆林李长春周永康等参观五大自治区成就展   09-09-11 06:26
·我国部分地区新增聚集性甲型流感确诊病例    09-09-11 10:01
·广电总局:电视剧插播广告时长不得超90秒    09-09-11 10:01
·我国将构建高级专家培养选拔制度体系造就高层次人才   09-09-10 19:38
·刘延东出席中央电视台俄语国际频道开播音乐会   09-09-10 23:22
·唐登杰:以世博会为契机 推动沪台合作再上新台阶   09-09-10 15:28
·从贫困向全面小康迈进——新中国60年人民生活水平连续跨越台阶   09-09-10 22:53
 
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联系方式
版权所有2005,青海新闻网
未经青海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E-mail: webmaster@qhnews.com
新闻登载许可国新办[2001]55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青B2-200400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