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国防教育网
青海民族文化网
三江源国际摄影节
青海湖国际诗歌节
海北旅游网
青海国防教育网
青海民族文化网
三江源国际摄影节
青海湖国际诗歌节
海北旅游网
 
 
 
   您当前的位置 :2009专题 > 国庆60周年 > 广播网络征文 正文
“我和我的青海”征文:西宁的桥
 
http://www.qhnews.com   青海人民广播电台  2009-09-17 10:29
 

  青海新闻网讯

  作者简介:章治萍,男,1964年生于江苏无锡,1973年随父母迁居青海,从1983年起至今一直在青海煤炭地质系统工作,是青海省作家协会、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大型组诗《青海地理诗典——写在行吟的岁月》曾获“中华宝石文学奖新人奖”、大型组诗《大巅地》曾获“美国新语丝汉语文学奖”,出版有诗集《纯情男孩》、《章治萍爱情诗集》、《大巅地》等,也曾经是青海人民广播电台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报道过的青海篝火散文诗社主要的发起人和组织者。章治萍业余主持“诗家园网”,并通过它向省外、国外介绍、推介青海的诗人与青海的诗歌。

  播出时间:2009年9月13日星期日

  西宁的桥

  记不清楚是在什么时候第一次读到徐志摩的《再别康桥》了,但诗人把一座桥垒构为一种诚挚的深情厚意的手法叫我不得不牢记到今天。或许,人天生对桥怀有某种感动,一种希望的感动,一种等待的感动,一种幻想的感动,一种收获的感动,一种成功的感动;桥仿佛是人生中一个最美丽的节点,是一种永远的延续与追求!

  对于城市而言,桥难道不也是城市发展中最好的写照吗?西宁,这座已经有着二干多年历史的古城,也有让人记忆的关于桥的故事。人,往往聚众而生,临水而居,一条悠长悠长的湟水河横穿西宁全城。有了河,就得有桥;桥,便成为人们穿行于城市之间必不可少的所在。

  1973年,我随父亲从南方迁居西宁,坐在火车上路过南京长江大桥,小小的心田里曾涌动出“啊,还有这么长的桥啊”的感慨。那时西宁的桥不多,印象中当时最气派的莫过于站前桥和西门双桥。那时,湟水水旺,过人民公园后小浪滚滚,在两岸高耸的白杨树映衬下其景致颇有些诗情画意。记得每次跟着大人到火车站接人、送人,我都会特别在站前桥上多呆一会,甚至有时会往湟水里踢一块小石子下去,看那个水花绽开的时候,就想象着有鱼儿在水中嬉戏、跳跃。

  西门双桥应该是西宁许多年来最繁忙的桥吧,它们连接着古城的东边与西边,两边的人们大多通过它们进行各种各样的交往,各种物资也大多通过它们走进千家万户,甚至到达更远的地万,其作用之大不言而喻。记得小时候有一次“五一”节单位工会组织老老少少集体去游人民公园,西门双桥车流拥挤,我们还是经站前桥走朝阳路去的呢。所以,六十年来,如果要给西宁的桥发勋章,我想首先就应该颁给西门双桥吧。

  作为古城,自然应该是有古桥的。作为外来居民,我对西宁的古桥几乎一无所知,至今也没有特别去了解这方面的知识。我记忆中最“古”的桥是离西门双桥北面三百米开外的莫家路小木桥,一座用圆木建构的不大也不小、不长也不短的小桥,在感觉上它应该在解放前就有了。虽然小木桥现在已被新桥所取代,但是,相信许多走过小木桥的人会一直记着它特有意味和模样。

  六十年发展下来,西宁的桥自然增加了许多,像莫家路水泥大桥的两端,现在开张了许多高档的茶楼、饭馆,每到夜晚都是人流不断、灯火不熄,这与我小时候那地万没有一店一馆相比,真是不可同日而语啊。

  特别感慨的是城东区的桥,小时候,整个城东区在湟水之上恐怕也只有一座站前桥吧。我那时住在八一路中段,当时属郊外了,假如要到对岸去就必须绕进城,经站前桥过去。记得八十年代初,我在韵家口的造纸厂有一位朋友,骑自行车过去就得多走许多路。而现在呢,康乐桥、团结桥、乐家湾桥……真是不胜枚举啊。那一片片我曾经熟悉的庄稼地如今都变成了高楼大厦,原先时常尘土飞扬的土路也变成了宽敞的柏油公路,交通四通八达,而连接这些公路的便是一座座现代化的大桥。

  说到西宁的桥,不能不提到如今西宁最具城市标志性的昆仑大桥和最漂亮的新宁大桥。资料上说昆仑桥是单塔双层钢筋混凝土连续梁桥,全长竟有1132米。它在西门双桥的南面不远处,其桥中间塔顶上大大的装饰性球体每到夜晚灯火旖旎多彩,站在中心广场上望去会深深感觉到如今确实是生活在现代化的城市里。新宁桥是一座有些历史的老桥,旧称惠宁桥,只不过原来很小,故在西宁老百姓心目中它就一直叫“小桥”,是古城纳入小桥地区、连接大通等地的重要枢纽。近几年我回西宁住时,夜间路过新建的新宁桥,常常被那桥上装饰的2400盏灯所迷惑,在迷惑中似乎不辨东南西北,并在那种寻寻觅觅中久久地流连忘返,非得吟一首小诗出来才肯离去——

  虽然我记不清你旧有的模样

  但你现在的娇姿已经足以让我动容

  踏上你熠熠生辉的岁月之桥

  仿佛亲昵昔日的恋人

  多少朴素然而诚挚的问候

  面对你六十年巨大的衍变

  有多少的祝福与祝愿

  我总是含而不露……

  桥,缩短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更浓缩着城市永不停止脚步的发展史。但是,桥,也延长了路,把人们带向更美的远方!

  接下来的时间,我们一起来收听韩学历撰写的征文:《青海的路》,先一起来了解一下作者:韩学历:韩学历,女,现正在兰州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攻读研究生,业余喜欢文学创作,创作有短篇小说:《此事无关风雨月》《透魂香》《丁香物语》等。

  鲁迅先生说过: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但凡路,大都是这样形成的,由人探索、开辟、行走,同时也为人服务。

  路,形形色色有多种。

  牧羊人来去自如的羊肠小道,乱世名将、枭雄狭路相逢的华容险道,连通西域和内地的绵延丝路,马蹄疾驰的通天大路,执子之手与伴侣看夕阳西下的乡间小径……

  还有一种路,最为普通。无关春色,无关赏心乐事,只是让南来北往、东去西行的人到达目的地。这种路见证了青海六十年的风雨历程,有艰辛,有荣耀,有停滞,有发展。

  人身上的血管细细密密遍布全身,不计其数。大至动脉承载心脏的重任,把氧分通过血管液传输往身体的每一个角落;小至毛细血管合理组织血液中的成分,辅助静脉工作。路就如同人身上的血管,国道、铁路是动脉,省道是静脉,一条条县乡级公路就是毛细血管,互相配合推动社会发展,是当之无愧的生命之河!

  仔细回想青海多年来的变化,记忆里是不完整的断章,想不清理还乱,有太多困惑,问母亲青海最显著的发展变化是什么。母亲的回忆被我打开,慢慢叙述过往:要说发展那得看路。那时候你还小,有一次你姐姐生病了,医院离家有段距离。当时普遍的交通工具是拖拉机,大半夜的,我走在路上,盼着有过路的车,能搭个便车,尽管颠簸但速度比人快,然而有车路过却是难以达到的奢望。走在崎岖不平的沙石路上,深一脚浅一脚往前摸索,心就像悬在山崖上,随着脚跨进深坑而惊颤。怀里的孩子的呼吸越来越粗重,夜越发的静,路想不到的长。到现在我还害怕走夜路,那夜长得没边没际。不过你瞧现在,昨天我去医院看病坐车不到十分钟就到了,以前哪能想到会有这般光景。

  记得小时候上学,每逢下雨天就是想逃学的时候。村里的路一片泥泞,雨鞋每踩进泥里一回,拔出来便重了几分,泥和鞋不分彼此,灌进袜子、鞋里鞋外都是泥。拖着重重的脚到学校,人已经累得不知所以然,早就无心学习。现在水泥路修到了老百姓家门口,无论走多远鞋总是干千净净,心也亮亮堂堂。

  母亲和我想的一样,最能见证青海发展的就是一条条无声的路。

  以前的泥路、沙石路,早已被一条条柏油马路、水泥村道取而代之。路是打破闭塞落后的重锤,多年来青海政府加大对路桥建设的力度。县县通油路,乡乡通公路,村村水泥路修到人迹所至的地方。

  若说路像血管,我省境内的五条国道“两横”109、315国道,“三纵”214、215、227国道,就像动脉一样从心脏出发,为我省的发展输足氧分。尤其是227国道的大坂山隧道,长达1530米,打通高原天险,连接两端,是全亚洲海拔最高的隧道,是高端科技的结晶,是社会发展的写实。除了国道,还有二十三条省道、三百三十条县乡路对青海的发展起着巨大的推动作用。拉动我省旅游业发展,使得旅游资源得到合理的开发。路节约了运输成本,打开市场。以前因为路不好,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出不去,老百姓种的农副产品只有烂在自家地里,或者喂牛喂羊,眼睁睁地看着心血付之东流,心痛但无能为力。现在老百姓因为路修得好生活也越来越好,光景就像红富士越来越红火。农副产品走向市场,钞票跑进老百姓口袋。和内地之间的经济往来逐渐地密切,各地资源合理利用,效益颇见成效。

  说路,有一条路不能不说,这就是被外国媒体评价为“是有史以来最困难的铁路工程项目”,“它将成为世界上最壮观的铁路之一”,是中国人的百年梦想、足以与长城媲美的青藏铁路!青藏铁路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线路最长的高原铁路,冻土区长达五百五十公里。在党中央领导下、我省政府辅助下,广大工程人员解决了“多年冻土、高寒缺氧、生态脆弱”三大难题,铺成一条天路,为现代社会了解美丽的高原架起一座桥梁。在此之前,有谁敢想象高原上能架起天路。

  也许有一天,青海有了地铁,可以大大缓解地面交通压力,让你我在地下体验快速便捷之旅,相信这不是幻想,随着青海的发展,假以时日,地铁会在我们脚下蔓延。风雨兼程,青海走康庄大道!

  编辑手记:对于城市和农村而言,路和桥都是反映城乡发展速度、发展水平显著的写照,也是人们认识和感受城乡变化的的重要参照物,当然也为我们每个人所熟悉。不过,有时正是因为过于熟悉,反而容易对其变化视而不见。这两位作者则不然,写出了自己感受到的变化。无论是章治萍笔下西宁的桥,还是韩学历笔下青海的路,不仅仅是推动青海社会经济发展的一条条动脉,更是写在青海大地上的曲谱和诗行。路和桥承载着历史前进的车轮,也给过往的人们留下各种深刻的记忆。路和桥不是静态的,而是动态的;路和桥在不断地变宽、变高,并且向四面八方不断地延伸。从字里行间,我们可以感受到,作者对路和桥的情愫是朴实的、真挚的。(郑惠农)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宝石 成功 白杨 白杨树 柏油 
 
 
  编辑: 叶枫
 
 
 
 
 
 
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联系方式
版权所有2005,青海新闻网
未经青海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E-mail: webmaster@qhnews.com
新闻登载许可国新办[2001]55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青B2-200400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