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国防教育网
青海民族文化网
三江源国际摄影节
青海湖国际诗歌节
海北旅游网
青海国防教育网
青海民族文化网
三江源国际摄影节
青海湖国际诗歌节
海北旅游网
 
 
 
   您当前的位置 :2009专题 > 国庆60周年 > 广播网络征文 正文
“我和我的青海”征文:赤子心•青海情
 
http://www.qhnews.com   青海人民广播电台  2009-09-17 11:50
 

  青海新闻网讯

  作者简介:格日力,1952出生于青海省海西州德令哈市,蒙古族,中共党员。 1975年毕业于上海医科大学,1999年在日本国信州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同年赴美国得克萨斯大学完成博士后研究。现任青海大学副校长,青海大学高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国际高原医学会常务理事、国际低氧生理学术讨论会顾问及中国高原医学会常务理事,博士生导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格日力同志从事低氧生理和高原医学研究28年, 2004年被国际高原医学会授予“国际高原医学研究特殊贡献奖”。2006年获得“全国杰出专业技术人才”荣誉称号。2007年光荣出席中国共产党第十七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慢性高原病诊断及其防治措施的研究”荣获青海省科技成果一等奖;国家科技部成果二等奖;荣获“青海省优秀技术人才”、“青海省优秀教师”等荣誉称号。先后以中、英、日文发表论文近二百篇,参编著作3部,获科技进步奖及优秀论文奖多次。

  播出时间:2009年9月8日星期二

  赤子心•青海情

  2001年,当我阔别青海十载后,再一次踏上这片生我养我的热土时,我内心百感交集。飞机一落地,我和妻子,看着当时与国外发展有着巨大反差的青海时,禁不住泪水涟涟。她觉得我在国外发展得好好的,回青海哪里再能有这样的条件;我在国外事业正如日中天,离开苦心培养我的恩师说不过去;我们的掌上明珠在国外求学,实在太需要父母的呵护……妻子的担心情结、感恩情结、慈母情结,我都十分理解。但如果知道一个从一句汉语都不会说的孩子到成长为一名精通两门外语的医学博士的过程,全都是脚下这一片故土给予我的时,我想包括我妻子在内的所有人都能理解我为什么会毅然决然地回到家乡了。

  弹指一挥间,我回到家乡已近九年。回首过去的岁月,青海人民给予我的,和我回报给青海人民的,内心里总是洋溢着一种难于言表的幸福。我清楚地记得,强卫书记刚到青海任职没几天,便在百忙中来看望我。回国不久,宋秀岩省长也在第一时间来看望我,并到食堂嘱咐有关人员安排我的伙食……领导们无微不至的关怀,让我深受感动,因此更暗下决心,一定要把自己的一切奉献给祖国、奉献给家乡人民。

  九年来,我将决心付诸为行动。慢性高原病国际诊断标准——“青海标准”的诞生,是我国医学界为数不多的几个以我们为主拟订并得以通过的国际通行标准,我作为“青海标准”的主持者,为家乡赢得了至高无上的荣誉,因此而感到无上的荣光!但也就是在那一刻,有人发现,刚过知天命之年的我,原本漆黑的头发竟过早地泛白。

  这项巨大成就的取得,除彰显我们炎黄子孙勤奋、努力、智慧的优良品格外,更折射出华夏儿女不断求索,勇于赶超的精神。我以为,我自己也算是其中的一个。为了掌握国外先进科研思路,实验技术。1991年,我先是远赴日本学习,在著名呼吸病及高原医学专家小林俊夫先生的指导下,6年中先后攻读了硕士研究生及博士生。参加过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低氧性肺动脉高压的分子生物学机制”研究课题,在老师的指导下,先后完成了“高原兔鼠肺循环及心肌收缩功能”“高原肺水肿患者肺通气反应”等课题的子课题,因成绩突出,我提前一年获得了博士学位,并于1999年应邀赴美国得克萨斯大学西南医学中心运动与环境医学研究所做博士后的研究。我十分珍惜这难得的机会,全身心地投入到学习和研究工作之中。在达拉斯,由于我所设计的研究课题具有独特的科学价值,被老师破格允许单独申请研究经费,并在很短时间内得到了美国环境医学协会的研究经费。与此同时在美国的两年内,我先后完成了两项研究课题,撰写了五篇科研论文。这些乍看固然是我个人的成绩和荣誉,其实,则是我中华儿女让中国高原医学走向国际前台的一种准备,一种努力。

  记得还是在异国他乡时,我就没有忘记过青海高原医学科学研究的事业,常常利用参加各种国际会议的机会,向国外学者介绍青海省情,介绍我们高原医学研究所取得的成绩。还联系多位研究者赴国外学习和深造。在我的推荐下,1998年5月,小林俊夫先生赞助了16位中国专家到日本参加国际会议,其中,青海专家就有6位。

  为进一步提高中国高原医学研究的国际地位和知名度,我在1999至2001年期间,通过奔走、游说,特别是通过收集大量有关国内高原医学研究的最新资料、拟写举办会议的计划书等努力,终于争取到了2004年在中国青海举办第六届国际低氧和高原医学学术大会的主办权。三年奔波过程的艰难曲折、主办权争取的异常激烈,在我眼里比申办很多赛事的角逐毫不逊色。难怪当我和妻子获悉这一喜讯时,情不自禁地喊出了:“我们胜利了”的心声。正是这次大会在我们青海的举办,不但向世人展示和推介了自己,而且还引来了众多的合作者。包括美国哈佛大学、法国巴黎大学在内的著名学术机构都主动与我们商洽合作事宜。从此,我们的事业大踏步、高水准地向前迈进。

  高起点、高水平的发展,使我国高原医学研究事业重新站立于世界舞台,我作为这个领域的一名研究成员,更全身心地投入到了具有国际水准的前沿性研究之中。我的《肥胖与急性高原病》研究成果,在第四届国际医学大会上发布后,不仅荣获了大会颁发的奖项,而且在国际权威刊物——美国《内科学会杂志》上发表,而后又被拥有4名诺贝尔奖获得者的美国西南医学研究中心聘为客座教授。

  几年来,我先后用中、英、日文发表学术论文近二百篇,著书三部,获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二等奖各一项,省级科技进步奖一等奖一项。由于在高原医学研究方面有所造诣,曾分别获得日本医学会和美国环境医学会科研经费资助。目前,我担任着亚太高原医学会主席、国际高原医学会常务理事、国际低氧生理学术研讨会顾问、中国生理学会应用生理学专业委员会委员等职务。虽然这些荣誉是国际国内医学界对我工作业绩的认可,但何尝又不是对大美青海的认可呢!

  我作为一名土生土长在青海高原的蒙古人,小时候斗大的汉字不识一个,在一个很难在地图上找到的偏远牧区山沟,默默无闻地生活,长大后,当上了一名普普通通的“赤脚医生”,是人民政府把我送到了上海就读医科大学的。

  想到这些,我内心久久涌动着要为高原人做点什么的强烈愿望。即使在国外时,每当我取得一些成果,都因为不能及时地归属于家乡和人民而心有不甘。这就是我之所以放弃国外优越的工作和生活条件,毅然返回祖国、回到家乡的根本原因所在。正是有了这种强烈的愿望,我回到故乡后干劲十足。不过数个月,就在我省高水准地建起了第一个集科研、教学、医学于一体的高原医学研究中心,承担起了包括国家重大基础研究973等重大项目的研究任务。之后,又参与主持了,《高原慢性病诊断学及其防治措施的研究》,经成果鉴定,达到了国际领先水平。《唐古特大黄指纹图谱研究》,既填补了这项研究的空白,其部分研究成果也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2006年5月,我和同志们克服重重困难,在可可西里建立了我国海拔最高的高原医学固定研究基地。今年4月,中国科学家“世界三极”动物基因组织研究计划启动,我所主持的藏羚羊研究项目名列其中,这个计划是继“国际大熊猫基因组计划”之后,中国科学家启动的生命科学领域又一重大研究计划,意义重大。

  在自己全身心投入科研活动的同时,常常令我冥思苦想的一个问题是,如何创建一支富有研创能力的团队和富有发展前景的特色学科。这无疑是得益于党中央科技兴国决策的启迪。也是我面对着人才青黄不接的有感而生。我们的研究中心初创时,有的同志只是专科毕业生。但我不等不靠,硬是从抓内部队伍建设入手,经过七年时间的努力,研究中心在无一人调离的情况下,学历均达到研究生层次。我还采取多渠道、立体式培养的方式,分批让他们到中国军事科学院或日本、法国研究机构进修学习,到目前,研究中心大部分人员已具有海外学习的背景。与此同时,我还承担了培养博士、硕士研究生的工作,一支梯形完备、竞争有力的科研、教学队伍已经在我们的研究中心形成。为此,我国著名学者朱作言、巴德年院士对研究中心给予了很高评价,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韩启德也曾亲临研究中心调研。培养后生在我并不只局限于研究中心,我还在青海大学医学院首开了《高原医学》这一门课程。我所编写的《高原医学》教材,填补了青海在医学教育中的这一空白。

  培养教育后来者,是我回国之初就着手抓的。那时学院的硕士点建设刚刚起步,因为缺乏参照系而举步维艰。我不能不在每天工作十五、六个小时之外,完全放弃了节假日和午间休息,每天凌晨四、五点钟出门上班,晚上十二点才回家,弄得司机师傅吃不消而轮班为我服务,为挤时间,咖啡、蛋糕是我不变的午餐。功夫不负有心人,2006年,由我主持的高原医学和藏医藏药两个学科,经国务院学位办审评被认定为博士授予学科,实现了青海博士点零的突破。

  回首过去的九年,自觉得是刻苦、严谨、勤奋的。有一次我去海拔4300米的玛多县捕捉高原兔鼠,为了活捉它们,我守洞待鼠,置强烈的阳光于不顾,置长时间的等待于不顾。为了得到精确的数据,我亲自给它们喂食、喂水,在低压舱内模拟不同海拔高度进行科学实验。 2006年,我为取得第一手资料,不顾自己已届54岁,带着队员到海拔5680米的实验营地,还不顾危险,在零下二三十度的半山冰雪峭壁间多次脱衣献血。登山途中,许多专业登山队员惊愕地看着我。省登山协会的一位领队说,这个岁数登玉珠峰简直是在和死神开玩笑。下山后,我的面部被高强度的紫外线灼伤,但看着采集到的近百份珍贵血样我兴奋、欣慰地笑了。九年中,类似这样的情况还有很多很多,登攀海拔6700米的高峰我有过,深入平均海拔5000米的三江源地区义务开展医疗学术活动更是常有的事。玉树州一位负责同志说:“如此高级别的专家、到草原牧区、到帐房为牧民义诊,是从来没有过的”,“你们的到来,重要的不仅是为我们解决身体上的疾苦,更重要的是知道党和政府在惦念、关怀着牧区群众”。

  九年了,我以我的行动回报着培养我的青海和青海人民。我的行为,也让与我相濡以沫的妻子和孩子深感骄傲,为我当年的正确选择,为支持我的事业他们做了大量的工作。展望明天,我更加信心百倍,决心在有生之年,把我省高原医学研究事业推向国际高原医学舞台。

  编辑手记:编辑完这篇征文,不由得动容、动心进而动情。作者格日力先生是一位高原医学领域的专家,他在国外的事业如日中天,他的业绩令百姓高山仰止。但他为了报效祖国,回报故土和故乡的父老乡亲,毅然决然回国,真正应了“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这句老话,彰显了作为一名知识分子的高尚品德和传统美德。

  更可贵的是,他不羡优越的工作、生活条件,只为祖国的复兴崛起;不计个人的安危得失,只为事业的发展,群众的康健以及对后来者的栽培,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这是一种以国家、以人民为重的精神,这是一种毫无自私自立之心的精神,值得我们大力弘扬,值得我们认真效学。(鲁家隆)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采集 回报 会议 
 
 
  编辑: 叶枫
 
 
 
 
 
 
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联系方式
版权所有2005,青海新闻网
未经青海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E-mail: webmaster@qhnews.com
新闻登载许可国新办[2001]55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青B2-200400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