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检索:
 
您的位置: 青海新闻网 / 本网原创

分享到:

【细读长江源】4:“帅哥”杰布的班德湖奇遇记(上)

来源:青海新闻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17-06-16 10:25    编辑:王海莲
你好,我是杰布,这是我表妹。”祝贵福/摄

  青海新闻网讯(本网记者   王柯岚  报道)六月的沱沱河上游,天气总是变化无常的。身姿矫健的藏原羚杰布,是一只年轻而英俊的藏原羚。瘸了一条腿的残狼次旦,已经不再年轻,捕猎对他来说已经不再轻松了。杰布的故事从一个朗月当空的初夏夜里开始……

  1

  民以食为天,狼亦如此。狼要瘸了一条腿,还能活下去,只是很艰难。残狼次旦现在就是这种状态。现在,虽是捕猎相对轻松的夏季,但是不太走运的次旦已经饿着肚子在通天河三角区转悠了三天两夜,还是一无所获。

  “草原之神啊,你不能把我这已经残废了老狼饿死在这吧!”次旦用三条腿在当曲下游无奈地转悠着,心里暗暗地怨恨着,可月光下荧光绿的眼睛却一寸草场都不放过地搜寻着。

  天无绝狼之路,猛然间,顺着风吹来了一股让次旦血脉喷张的味道。一股迷狼的羊膻味钻进它的鼻孔,馋得它直流口水。要是他四肢完好,不,只要它三只爪子是完好无损的,凭着现在这个有利地形,不远处的杰布必将成为次旦的口腹之食。

  

嗷呜~~,没错我就是次旦。当然本狼也是年轻过的。”祝贵福/摄

  次旦停住了脚步,积蓄着本就不怎么充沛的体能,准备向杰布发起进攻。就在这命悬一刻之时,年轻的杰布终于反应了过来,收回了望向河里的自恋眼神,叨咕了一句:“我的羊妈妈啊,狼来了,我闪先!”

  速度,在草原上决定的不只是激情,而是谁能活下去。

  你追,我赶;你躲,我找。这场古老的夺命游戏在杰布和次旦间,上演了。但年轻的羊就是年轻,身强体健,时速分分钟就能达到峰值。十几分钟后,体能超赞的杰布就已经把次旦远远地甩在了后面。

岩羊,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见到的哦。 祝贵福/摄

  三条腿的狼,平衡力掉得不止一点半点,更何况还有一只爪子伤口还没完全愈合,加速奔跑让那只伤爪很快就变得血肉模糊了。最倒霉的还不是这些,顾头顾不了腚的次旦还没明白自己是怎么摔倒的,整个狼身就已经躺倒在了又湿又滑的浅水坑里。

  一朵好不知趣的乌云飘了过来,遮住了大月亮的脸。次旦只能静静地卧着,任凭越来越浓的夜色覆盖自己。绿眸停顿在黑夜中,越发显得碧绿。次旦一动不动,伤口还在流血,他从没那样冷静过,沉默无语,这血要流就流吧,也许早点流尽了更好,可以缩短苟活的痛苦。次旦为自己悲哀地嚎叫了一声,这是一声出于狼心最痛苦的哀嚎。

悬崖峭壁外别有一番美景。王柯岚/摄

  2

  且放下残狼次旦不表,折腾了大半宿的杰布终于找了一个相对安全的上风向地方卧下了,跑累了,睡个好觉是人羊通用的高招。

  转天,天气好得不像话。活泼、帅气的杰布,又变得活力满满了。杰布四下望了望才发现自己已经身在班德湖边了。恰好这时,碰到了出来晒太阳的旱獭阿旺一家。

  “阿旺大哥,你不知道昨天为了甩开那条半大的草原狼,我和几个兄弟从三岔河三角区一直跑到了这班德山下。快帮我看看,小爷我的发型怎么样?”

  “哈哈,杰布你还是那么帅啦。对了,你知道吗?这两天我们班德湖上可热闹了。”

  “噢?是吗,怎么了?”

初夏的草原,总是让人迷恋。王柯岚/摄

  “你知道每年来我们这湖上的那些斑头雁们吧,今年他们也来了,而且比去年还要多得多。好像是从昨天开始,那些小斑头雁们都陆续破壳了,整个湖上都是叽叽喳喳的雁鸣。”

  “呀,是吗,这是好事啊!那我今天去看看那些小家伙们。”阿旺家的三个小不点,趁他们说话的功夫早就爬上了杰布的后背。

站在班德山上,再看班德山。王柯岚/摄

  “杰布叔叔,带我们跑一跑吧,你都好久没来陪我们玩了呢。”

  “你们这些小调皮,比我还皮,那我送你们去前边的那个小海子喝水吧。”在和暖的阳光下,杰布迈着轻盈的步子、优雅地跃过一个个小坑,驮着小旱獭们来到了一汪清且浅的小海子边。阿旺家的孩子从杰布身上跃下来,走到海子边开始喝水。杰布,陪着旱獭宝宝们玩闹了一会,便向阿旺一家道了别。

低头便是不一样的风景。王柯岚/摄

相关新闻↓
[ 打印 ]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青海省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主办      版权所有:青海新闻网
未经青海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E-mail:webmaster@qhnews.com 新闻登载许可国新办[2001]55号 青ICP备080001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