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检索:
 
您的位置: 青海新闻网 / 青海新闻

分享到:

河湟三川·系列报道之一:云谷川的历史古迹

来源:西海都市报    作者:徐瑞    发布时间:2017-06-19 08:29    编辑:张海蒙(实习)

  青海新闻网讯 河湟谷地,青海东部由黄河和湟水河冲积而成的三角地带,自古以来是青海重要的粮食产区。湟水河、黄河灌溉着这一地区的良田,维持着河湟地区人民的繁衍生息。依托于河流的则是河湟谷地的山川,它们绵延不绝,山连山,川连川,撑起了青海东部地区人民共同的家园。在河湟谷地,湟水河穿行于六条大川之间,人们把这六大川归类为东三川(北川、东川、南川),西三川(云谷川、西纳川、甘河滩)。

  河湟西三川的云谷川,位于今天西宁市湟中县李家山镇,云谷川呈葫芦形,东头临近大堡子镇,西头止于湟中娘娘山北麓。在云谷川两侧有两条平行于云谷川盆地的山川,当地人把这两条山川称为东山和西山,环绕在两条山川之间的还有两条河,靠近西山的叫西河,靠近东川的叫东河。所以云谷川的另外一个名字又叫双龙川,即二龙戏水之意。在云谷川中有许多历史遗迹,一座山川以它特有的方式向人们展现着属于它的故事。

  新添堡:六百年前由驻兵的土围子发展起来的村落

  沿着云谷川往里走,会发现今天的云谷川内已被许多的小乡村所占据,如今这里种植最多的便是新鲜的蔬菜了,主要供应大堡子镇附近的农贸市场。为了保证蔬菜的产量和品质,当地农民在云谷川的开拓地都会修建一些塑料大棚,每逢闲暇之日,西宁市及周边地区的人都会驱车前往这边的大棚采摘一些时令蔬菜。一路西行,会发现云谷川的庄稼、蔬菜、树木甚至是野草都长得非常茂盛。这得益于这里优异的气候条件。

  云谷川口的第一个村子叫崖头村,往里再过六个村子便到了新添堡村。据新添堡村一位年过耄耋的老人杨文启介绍,上世纪50年代新添堡村仅有二十几户人家。当时新添堡村还有古城墙、火神庙、财神庙等建筑,人们都居住在这座清代遗留的四方小城堡里。如今新添堡的城墙大多都已不复存在了,仅有一座翻新过的城门。村里大部分人都称自己的先辈来自南京珠玑巷,上世纪90年代末至2013年这段时间,村中的人加固、翻新了这座仅有的城门。

  从远处望去,新添堡的古城门高过周边大部分民房,显得格外醒目,城门上一座红色墙体的建筑是村中仅有的一座关帝庙。新添堡本地人杨文寿先生也是《湟中县志》的编修者,他介绍说:“据史料记载,新添堡最初修建于明朝洪武年间,由徐达部下的总兵李承德将军在这里驻军时修建,最初就是一个用于屯兵的土围子,据说城堡的西北角还有一处乡民为李承德将军修建的生祠。明朝初年,大量汉族人来到河湟地区屯田,李承德将军所带的士兵中有不少杨姓、李姓人后来都成了这一地区的原住民。”

  清朝同治年间,新添堡的屯兵点逐渐修成了城堡,据史料记载,新添堡城呈长方形。城墙长三十四丈多,宽三十五六丈,堡墙高两丈一二,城墙上有高1.5米的女儿墙,四角处各有四座角楼。杨文寿先生说:“清朝末年,新添堡成了周边躲避兵祸的庇护所,后来新添堡的城墙也被陆续拆除了。”

  如今的新添堡村向人们展示它的新面貌,村党支部书记李尔鹏说:“新添堡村的人口从新中国成立后逐渐恢复起来,至今有240户居民。”

  卡约村中的青铜文明遗址

  卡约村位于新添堡村以东,1932年,民国考古队和瑞典考古队合作首次发现了青海古代羌人制作青铜器,标志着青铜器时代的来临,扬名于青海历史。这一文明后来被命名为卡约文化,是我省各种文化遗址中数量最多,分布范围最广的一种土著文化。杨文寿先生说:“后来湟中县人民政府在卡约村修建了一个卡约文化展示厅,展厅的广场中有一座雕塑,寓意卡约人民好客的风俗。展厅的展柜中陈列着一件件出土文物,墙上陈列着一幅幅卡约人的生活场景图,向人们展示了那一时期的繁荣。”

  卡约村也因卡约文化而成了这一地区知名的景点。

  李焕章故居,云谷川中的人文古迹

  李焕章,西宁进士,清朝同治六年生于湟中县刘家堡吉家村219号,它也是云谷川中仅有的一处名人故居。

  我省地方史学者朱世奎先生说:“据我的祖父朱耀南先生回忆,清朝光绪年间青海共有5人前往京城参加礼部举办的会试。当年我的祖父朱耀南先生是以贡生的资格去考试的,而李焕章则是以举人的身份去参加考试。后来我祖父被分配到山西潞安府襄垣县担任补用县知事兼煤厘局局长一职,而李焕章先生则进京被分配为农部主司一职。”

  据民间传说,云谷川名称的由来与李焕章有关。“李焕章进京述职之前,云谷川这个名称还没有,高中进士后的李焕章受到光绪皇帝的接见。看了半天李焕章的简历后,光绪皇帝不解地摇着头说,卿家来自何地?于是,李焕章照实说出了他家所住的位置,最后将具体的位置确定为癿跌沟。光绪皇帝听到‘癿跌沟’时非常好奇,便问李焕章老家具体是什么样的。于是,李焕章便介绍当地的情况,并向光绪皇帝说,当地老百姓有‘云谷川中云起了,过雨(雷阵雨)就来了’的谚语。听完他的描述,光绪皇帝便觉得癿跌沟的名字不好,于是将这条山川叫作云谷川了。”朱世奎先生说。

  新中国成立后,李焕章的故居依然还在,后来也就消失了。

  云谷川水库的北魏岩画

  云谷川最西头便是云谷川水库了,水库坝基右侧的一处悬崖峭壁上有一幅神奇的古岩画“佛爷崖”,1983年,佛爷崖被湟中县人民政府立碑定为二级文物。

  杨文寿先生小时候经常在云谷川水库一带玩耍,据他回忆,“佛爷崖”岩画是在1974年至1978年修建水库时发现的。杨文寿先生说:“当时是在开山取石,轰隆一声爆破后,人们发现一面峭壁上绘有一尊大佛和两尊小佛的真容。大佛有两米多高,小佛有一米多高,大佛有宽大镶边的如同盔甲一般的服饰,双手在胸前摆出一个手印,头顶有三只蝙蝠的造型,小佛的造型则与大佛相似。‘佛爷崖’岩画发现时,勾勒佛像的线条仍清晰可见,但三尊佛的面容却模糊不清了。神奇的是,勾勒佛像的彩色线条已渗入到岩石里。”

  佛爷崖岩画制作的具体时间已无从考证了,但我省部分考古专家认为,“佛爷崖”岩画可能出自北魏。无论是岩画的绘制风格,还是所绘题材,都有北魏壁画的特点。

相关新闻↓
[ 打印 ]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青海省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主办      版权所有:青海新闻网
未经青海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E-mail:webmaster@qhnews.com 新闻登载许可国新办[2001]55号 青ICP备080001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