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检索:
 
您的位置: 青海新闻网 / 人物故事

分享到:

文青与青稞酒

来源:西海都市报    作者:席窗烛    发布时间:2017-07-04 08:41    编辑:紫涵

  说起喝酒,就想起年少时痛饮互助青稞酒的醉意和快哉,想起那时自己是一名天天做着白日梦的文青,和另一名安安静静的文青舟一边喝着互助青稞酒,一边高谈阔论所谓诗与人生交融的场景。

  我与舟初识,是在1992年冬天,那时我们刚刚二十岁,都发表了若干诗文,有些暗自得意。舟骑着一辆快要散架的单车,在风雪中一路跌跌撞撞骑到我打工的地方——西宁铁路西站货场。天色已晚,在民房里,我们喝着从小卖部打来的散装互助青稞酒,各自倒了大半碗。舟瘦小,脖子上围着蓝色围巾,戴着黑框眼镜,显得文弱、秀气,谈起诗歌滔滔不绝。交谈中,得知他在市区一家商场当售货员。他写诗不到一年,就在《青海日报》副刊上发表了作品,让我很是刮目相看。那天晚上,我们的话题无所不包。至半夜,已喝光了互助青稞酒,我留他住宿,他说必须回去,父母不允许夜不归宿。“谢谢你的互助青稞酒,今晚我们喝得过瘾,谈得尽兴,下次让我请你喝互助青稞酒,我们要一醉方休。”他推着单车,在片片雪花中径直地走了。

  接下来我们就通信,每周至少一封信,主要是谈写作,交流心得体会。好几次,他在信中邀请我到他家,他说互助青稞酒已买好,各喝一瓶如何。感谢他的热忱和诚意,但我忙于干活,实在没有时间,只能在信中说,等有合适的机会,我一定来喝瓶装的互助青稞酒,一言为定。

  1994年夏天,我又收到舟的来信,这次他在信中没谈及文学,他说要离开青海,如果我方便,本周日在他家相聚,至于以后何时相见,那就真没个准儿了。我没再推托,向工头请了半天假,在胜利路找到了他的家。他父母不在家,他炒了几个家常菜,拿出两瓶互助青稞酒,点亮一根细细的红蜡烛和一根略粗的白蜡烛。他把灯拉灭,说这就是烛光晚餐。

  他把盖子撬掉,在各自面前放一瓶互助青稞酒。他说直接拿着瓶子喝,能喝多少就喝多少,不强求。他拿出他当月写的诗稿,我们边喝酒边读诗。他朗诵得抑扬顿挫,相当投入,流泪了。我心潮澎湃,眼眶潮湿。因为舟的单位效益不好,工资经常不能按时发放,女朋友和他分手了,父母责怪他没出息,一气之下他辞职了,决心去南方闯一闯。那晚他朗诵了十首诗,我朗诵了六首诗,我们竟然各自喝了大半瓶。

  在无休无止的大风中,我们挥手告别,我说多珍重,一路顺风。他说前方不管会有多少风和雨,就算在铁的现实面前不再写诗了,但心中仍然留存诗意。那晚剩下的青稞酒,我带回去了,当我疲惫不堪时,就抿上一口。

  “一切才开始,转眼间又消失。”当年,我收到过一次他从南方寄来的信件,他引用了一句歌词,他感慨在外面做事很难,我马上回信鼓励。这以后,我们宛若浮萍,在为生计奔波中失去了联系。

  如今算一算,我和舟失去联系已有23年了。我常在网上搜索,却没有他半点消息。我去找过他以前的住处,但那里早已是高楼林立。我时常想,今生若能与舟再相见,我们喝的酒,百分之百是互助青稞酒,因为只有喝互助青稞酒,才能燃烧我们年少时的执念和梦想。

相关新闻↓
[ 打印 ]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青海省互联网新闻中心主办      版权所有:青海新闻网
未经青海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E-mail:webmaster@qhnews.com 新闻登载许可国新办[2001]55号 青ICP备08000131号 青公网安备 630103020001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