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检索:
 
您的位置: 青海新闻网 / 聚焦青海

分享到:

【榜样的力量 媒体记者油田行】英雄岭上英雄班

来源:西海都市报    作者:郑思哲 张卫平    发布时间:2017-12-22 08:28    编辑:田才

  青海新闻网讯 花土沟,寒风萧瑟。

  这里是油砂山狮子沟狮20油井。

  15位身着红色工服的石油人,表情庄重。他们面对党旗,举起右手,庄严宣誓: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拥护党的纲领,遵守党的章程,履行党员义务……

  “磕头机”听到了他们的誓言,蓝天听到了他们的承诺,白云听到了他们的誓词,油砂山听到了他们的许诺!

  在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采油井,我们听到了最高亢的声音,我们看到了最挺拔的身姿,我们感受到了最高昂的气魄。

  “记住入党誓词并不难,难的是终身坚守。”长年扎根高原,顽强拼搏,甘于奉献的青海石油人用实际行动践行着入党誓词,履行着面对党旗的承诺。

  这里是海拔3430.09米的狮20油井,是全世界海拔最高的油井。他们,是坚守在这口油井的英雄集体,这里也是油田“企业精神教育基地”。

  在面对蓝天白云庄严宣誓的人当中,有英雄班的两位班长孙宝和刘永胜,有“油三代”刘梦珊和曾经的空姐李洁琳,还有狮20井长年坚守着的许多年轻面孔。

  英雄班的故事

  在柴达木盆地,一条沟壑纵横的山脉横贯东西,其中一处山岭名曰“英雄岭”。山岭之巅,众多的高产、高压、自喷油田让这里的采油工作异常艰辛。有一群年轻的采油工人,长年扎根在英雄岭上,不畏寒苦,无私奉献。他们就是“英雄岭上的英雄班” — —中国石油青海油田采油三厂狮子沟作业区采油二班。

  英雄岭,被分段称为英西、英中、英东三个采油作业片区。今年6月18日,英西的狮42侧钻井投产,这天是父亲节。

  早上6时45分,狮42侧钻井在复合、定向钻进中出现复杂情况,采油二班接到通知后立即赶到现场。流程连接、管线预置,紧张有序、热火朝天……

  这时,一个遥祝父亲节日快乐的电话让所有人都沉默了。电话那头,孩子祝福父亲,电话里还能听到孩子的抱怨和撒娇,现场的所有父亲为之动容。狮子沟采油作业区经理李志军半开玩笑地说: “我的孩子就不会给我打电话,我休假回去他还认生。”油田工人都面临共同的问题,就是长时间回不了家,只有轮休时,才能陪陪孩子和家人。

  18日夜10时40分许,井口采油树的运抵现场标志着投产工作最关键的阶段开始。在井口的准备工作完成后,采油树被吊装并做最后的流程连接。一身疲惫但又兴奋的采油二班班长孙宝打着比方: “这好比孩子早产,来不及请月嫂和护工,自己干虽然辛苦,但正好省下钱可以预防孩子生病花钱……”

  有人提出,狮42井曾经是英西深层开发的“源井”。有人解释, “源,追本溯源。正是狮42井获得高产工业油流,才坚定了英西深层开发的信心。可以说,没有狮42井,就没有英西的深层开发!”

  副厂长俞继梁赶到现场后,命令部分人员撤回基地休息,自己却一直坚守在现场。所有人连续作业的疲倦被投产的兴奋取代,如同在产房外,一个彻夜守候的父亲终于听到孩子的啼哭声……

  “油三代”的坚守

  刘永胜虽然今年4月才刚刚调任采油二班班长,但在此前,他已经在号称“高原铁军”的井下作业公司经历了21年的磨炼。

  见到刘永胜是早晨,他一边接受采访,一边不时低头盯着手机,手指快速按着键盘。

  “是在和井上的班组成员联系吗?”

  “嗯,问问他们今早有什么情况没有。昨晚下班算早了。晚上八点多回到基地,扒了两口饭,回去躺下就睡着了。”在刘永胜看来,半夜才是他正常的下班时间。但如果哪个油井有状况,不管多晚下班,睡了多久,刘永胜都会在接到电话后立刻清醒,第一时间赶赴现场。

  与刘永胜不同,80后的孙宝更健谈。作为“油三代”,孙宝用“痛并快乐着”形容自己的工作。

  什么是痛?平均海拔3400米的作业区,广阔的作业区、高温高压的自喷油井、加班加点成为家常便饭、家人天天催着找对象;什么是乐?日产超过千方的狮38井口,年产近9万吨的狮205井,刷新国内陆上单井日产纪录的狮210井都是自己的责任区,他时常为此感到快乐和自豪。

  对于孙宝来说,油井就是他的孩子,每一口油井都需要他像照顾孩子一样细心呵护。而最大的喜悦,莫过于亲眼看着自己的“孩子”诞生。

  狮210井投产前夕,孙宝在井区待了三天三夜。累了,他就和同事轮换到车上小憩片刻;醒了,孙宝又会再次身先士卒,迅速投入到工作中。当原油在油管中发出第一声咆哮后,孙宝的喜悦瞬间扫走了所有困倦。

  英雄班之名来自英雄岭,更来自这个班所传承的历史与精神。英雄班奋斗之地,曾涌现出当代青年楷模、全国首届“五四青年奖章” “100位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中国人物”秦文贵。如今,刘永胜、孙宝带着他们的36名队员,踩着先辈的光辉足迹,走着一条不寻常的当代石油工人路。

  英雄班里不只有朗朗硬汉,还有如花一般灿烂美艳的“女汉子”。

  2013年6月24日,全国的千万观众通过央视《开门大吉》看到了一个活泼开朗,自信洒脱的青海油田女石油工人孔文雯。那一天,她带着与老公一起去普吉岛的梦想,走上了《开门大吉》的舞台,并最终拿到了10000元的梦想基金。

  “咦!这不是我们青海油田的职工吗?”节目播出当天,中国石油青海油田采油三厂纪委书记樊建华认出了电视里的孔文雯,樊建华很是替孔文雯自豪:“她把我们当代石油工人的风采带到了全国舞台,我为她感到骄傲和自豪!”

  孔文雯开朗而阳光,喜欢听歌。网上填写报名资料后,她在25万名报名者中被选中。在节目录制之前,孔文雯与节目组有过短暂的沟通。当节目组获悉了她的工作状况后,不禁对这位奋战在高海拔油田的可爱女孩肃然起敬。

  采油二班的李洁琳曾是南方航空公司的一名空姐,然而,她毅然决然放弃了这一光鲜亮丽的职业,回到油田甘当一名石油女工。

  “父母年龄大了,离他们太远,没法照顾他们。”

  当空姐期间,李洁琳的父亲曾病重过一次,但由于自己在广州上班,她是家里唯一的孩子,无法分身。李洁琳决定做一名油田工人。她的父母都是青海石油人,她从小听着石油人的故事长大,对油田有着特殊的情感。空姐的经历,让她的人生更加丰满,她和众多战友们自此拥有了一个共同的名字: “油三代”。

  任磊也是“油三代”。大学毕业之后,他义无反顾地回到家乡,加入了青海油田大家庭。

  起初,任磊被分配到了七个泉作业区,在那里一待就是4年。2016年,任磊被分配到了采油二班这个英雄的集体。

  “狮子沟作业区自喷井多,喷出的原油温度甚至能达到100摄氏度,压力平均能达到20兆帕,相对于其他井,危险性更大。”

  高风险伴随着高回报,狮子沟内的油井大部分都是高产井,虽然工作辛苦,任磊却因此感到满足。

  任磊的父亲叫任雪鸿,在油田维修站工作。他的爷爷任新志也是一名石油人。1958年,听说青海油田招工,任新志独自一人从陕西来到青海,之后被送到了冷湖。

  “当时那里什么都没有,1960年又正巧赶上饥荒,只能吃草籽。草籽里有石子,我的牙还被蹦掉了半个。后来又去戈壁上挖锁阳,吃了以后常常便秘。”

  面对的仍然是黄沙戈壁,经历的依旧是严寒酷暑,除了采油树,这里依旧看不到任何植物。与父辈相比, “油三代”的生活条件要好得多。然而,几十年不曾改变的景色,却依旧令石油人魂牵梦绕。

  采油二班的苏珊珊也是一名“油三代”,多次被评为“三八红旗手”“先进个人”。苏珊珊说,现在自己早已成了“女汉子”,可刚来油田工作的她可是另外一副模样。

  苏珊珊刚参加工作时被分配到井下作业,由于工种的特殊性,夜里她常常需要一个人在野外的站点值班。戈壁夜晚风大,风的呼啸如鬼哭狼嚎,苏珊珊连方便一下都不敢出门。实在忍不住,她就拨通妈妈的电话,似乎这样,妈妈就在身边陪伴。

  苏珊珊的母亲夏萍是“油二代”,出生在冷湖。夏萍的父亲从部队转业后来到油田,是开拓青海油田的油一代。夏萍说,小时候一家人在冷湖住地窝子,半夜会有成群野牛从地窝子跑过,她常常会被吓醒。

  “小时候物资奇缺,十二三岁时,兄妹四个经常到垃圾堆去捡拾送菜车丢下的烂菜叶子。”

  正是父辈们的苦难经历,让“油三代”对油田有着一种难以割舍的情怀。

  “越是艰苦,越要奉献,越要创造价值”。这是当代青海石油人信奉的人生信条,它是三代石油人艰苦创业的积淀,是三代石油人代代恪守的信念。

  从地窝子到公寓楼,从吃草籽到品佳肴,石油工人生活条件在逐渐改善,不变的,是他们对这片油田的无限热爱。

  党旗下的庄严誓言,让我们想起拒绝国外高薪,毅然回到祖国,走进柴达木盆地奋斗了20年的秦文贵;想到了多年荣获“先进个人”,将青春与生命献给了青海油田事业的柴达木“铁人”肖缠岐。正是他们的奉献与牺牲,换来了今天青海油田的发展。

  好汉坡上有好汉,英雄岭上英雄多。“奋勇争先,主动作为的担当精神;勤勉敬业,善打硬仗的实干精神;顾全大局,精诚协作的团结精神;忠诚石油,忘我拼搏的奉献精神”,新时代下,青海油田人用行动诠释着“英西精神”。在英雄班的身上,我们也找到了同样的答案。

相关新闻↓
[ 打印 ]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青海省互联网新闻中心主办      版权所有:青海新闻网
未经青海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E-mail:webmaster@qhnews.com 新闻登载许可国新办[2001]55号 青ICP备08000131号 青公网安备 630103020001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