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检索:
 
您的位置: 青海新闻网 / 聚焦青海

分享到:

荒漠基地:幕幕场景激荡人心

来源:西宁晚报    作者:黎晓刚 芳旭 樊娅楠    发布时间:2018-01-02 08:28    编辑:田才

  世间总有一些东西令人感动不已,世间总有一种精神给人以无穷的力量。

  在这寒冷的冬日里,“榜样的力量”采访组走进了荒漠深处的柴达木石油基地,一个个感人至深的故事、一幕幕扣人心弦的场景让我们的心灵受到了强烈的震撼,崇敬之情油然而生。

  从勘探队员踏入这片“生命禁区”的第一行足迹开始,青海石油人艰苦卓绝地走过了整整62个春秋。62年里,一代又一代柴达木石油人前仆后继,在“天上无飞鸟,地上不长草,风吹石头跑,氧气吃不饱”的生命禁区,扎根高原,砥砺青春,用鲜血、生命和汗水,在世界屋脊和生命禁区成就了油涌如浪、气喷高原、炼塔比肩、管道纵横的青海油田。

  当英雄们怀着“我为祖国献石油”的伟大抱负,来到柴达木这片荒凉之地时,他们凭着对祖国的热爱这样一份信念投身到石油事业中去的,正是有了这样一种热爱、这样一种信念、这样一种执着,才会有带领勘探队在柴达木盆地留下第一行脚印的向导依沙·阿吉老人;才会有为青海油田涩北气田勘探开发英勇献身的六位英烈…… (记者芳旭)

  依沙·阿吉:最早的石油引路人

  依沙·阿吉老人的故事,很多人没有听说过。现在唯一能看到他面目的只有在青海石油勘探开发厅的一尊塑像,在几峰驼队前面,他那矫健高大的身影,迎着风沙,永远屹立在柴达木荒漠之中。

  依沙·阿吉是乌孜别克族,新疆且末人。从小在柴达木放牧、经商,对盆地情况十分熟悉。他知道柴达木哪里有山包,哪里有沙漠,哪里有盐泽;能说出天气在什么时候会下雨、刮风、下雪;更明白哪里的水是苦的,喝了会拉肚子,哪里可以找到甘甜的泉水。有人称他是柴达木的“活地图” 。

  1954年,首批地质大队进入柴达木盆地勘探,首先遇到的困难就是找不到道路和淡水。当时地图对柴达木盆地的标识只有几个圆点。按这些圆点的标示,既看不出哪里是路,也不知道哪里有淡水。没有水,不要说无法工作,就是生存都很困难。地质大队安营扎寨以后,专门组织了一个找水分队。头一天,几十个人在戈壁沙漠上挖了一个又一个坑,没见到一滴水。第二天,好不容易在一座沙山脚下挖出了水,大家高兴地跳了起来。可是捧起来一尝,苦得人喘不过气来。大队领导决心在盆地找向导探路、找水。通过多方走访调查,终于在若羌请到了依沙·阿吉老人。

  从此,依沙·阿吉老人跟随地质大队南征北战,在勘探途中为地质队员们探路,寻找骆驼和人要喝的淡水。地质队的驼队和帐篷里,经常可以见到他矫健的身影,听到他那爽朗的笑声。后来,他又成为柴达木盆地其他勘探大军中不可缺少的一员。建立农场,他带领调查队察看荒地,走遍了2000多平方公里的尕斯草原,查明了16万亩的可耕种土地;穿过上百公里的雅丹林;勘察铁路走向,他当向导,在盆地穿戈壁,跨盐泽;考察青藏高原动植物生长规律,他走在科考队伍的最前面,带着大家在昆仑山里钻冰川踏雪原……短短的几年时间,依沙·阿吉老人行程数万里,给石油、地质、公路、铁路、农业、科考等勘探队伍带路,足迹遍布柴达木盆地的每个角落。

  1961年,年近80岁的依沙·阿吉老人因病去世,留给后人的遗嘱是:“我死了之后,就安葬在柴达木,你们没有特殊情况也不要离开盆地,这里是我们的家……”依沙·阿吉,柴达木初探时期的领路人,为青海石油勘探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不图名,不要利。他的精神和事迹,被油田职工一代一代传颂。

  血染涩北:永远挥之不去的记忆

  在敦煌石油基地,我们见到了老石油人——赵建科。一位精神矍铄、侃侃而谈的老石油人,1959年参加工作,在柴达木整整工作了40年,这么多年来,石油基地翻天覆地的变化,和每一次石油大会战分不开。老人参加了4次大会战,每一次经历可用“惊心动魄”“地动山摇”来形容。他说,基地上条件差、经常吃不饱饭,饿着肚子打井找油是常有的事,一到晚上,没有地方住,能钻进地窝子睡一觉就已经是很幸福的事了。老人说,石油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开采出来的,柴达木地区都是荒无人烟的地方,天上不飞鸟、地上不长草,环境特别艰苦,每天从事的就是钻山沟,人拉肩扛的作业,但是心中就是一个目标,找井、采油!

  那时候的涩北是柴达木盆地的盐泽地区,方圆数百公里没有植被,没有动物,没有淡水,有的只是一望无边的白花花的盐碱地。那里的风沙很大,一刮起风来,空气中弥漫着又苦又涩的盐碱粉尘,呛得人喘不过气来。会战的条件十分艰苦,吃水要从几百里以外去拉;没有蔬菜肉食,每天吃的是海带、粉条和黄花、木耳煮到一起的大烩菜。因为交通不便,补给困难,他们吃的食油都是时间长了变味的,做的饭菜总有一股“哈喇”味,直到现在家里做粉汤时,他都感觉有那股“哈喇”油味道。

  条件艰苦算不了什么,涩北气田大会战却永远印在了老人的心里。1976年11月4日,试油二队在涩北一号构造涩深15井进行试气求产作业。会战指挥部领导、管理局革命委员会副主任薛崇仁、钻井处革命委员会副主任王警民亲临现场指导,试油二队指导员陈家良亲自组织施工。当天下午,在打开放喷闸门,察看套管压力的瞬间,放喷管线在强大的天然气流作用下,突然带动井口和旁通管线急速向反方向旋转,将井口周围的人全部扫倒。十几个人都被打倒在地,横七竖八,血流遍地。后来,4名受伤的同志被抢救过来了,但是,薛崇仁、王警民、陈家良、李松安、张忠生、徐寅福六位同志却永远离开了大家,他们的英魂留在了涩北气田。

  如今,纪念六位烈士的巨型浮雕,在“浩气长存”四个金字的辉映下,巍然屹立在涩深15井旁边。

  梁泽祥:柴达木石油发展历程见证者

  “我们一般会把油井打在最高点,这样会节约成本。”说着,梁泽祥就拿起笔直接给记者画起了钻井图。这位满头白发、满眼睿智的老人,虽然已经退休多年,但关于石油的一切已经深深地刻在了他的脑海里。

  1958年,16岁的梁泽祥刚刚从石油学校毕业就直接从河北老家来到了柴达木盆地的青海油田工作,当起了一名普通的钻井工。

  “陌生,荒凉,缺氧。”谈起最初的工作环境,梁泽祥回忆说,4个人挤在一间单帐篷里,盖着被露水打湿、寒风吹过就冻得硬邦邦的棉被。后来,单位将一间伸手就能摸到房顶的养殖场饲料屋改造后分给了他,那已经是工作30多年来住过的最好的房子了。

  在工作闲余的时间里喜欢写作的梁泽祥,上世纪六十年代初,被分到油田内部的报社当记者。多年来,他参与编写了“57师石油发展的中坚”“开路先锋今在何处”及那个时代青海石油人艰苦奋斗的峥嵘岁月,以及冷湖、花土沟、涩北等重点地区的会战等青海石油的大事要事,真实再现了青海油田的崛起、发展。

  “这几年只要我闭上眼睛,脑子里就一幕幕映出逝去的风景,尤其是先驱在创建西北油田的同时,也创造了扎根高原戈壁、艰苦奋斗、无私奉献、百折不挠的突破‘禁区’的柴达木精神,这是一笔宝贵的财富。我想要现在的年轻人,也能体会到这些。”1998年,退休以后,梁泽祥仍然饱含着对石油的那种热情,重新采访了当时初进柴达木盆地勘探484人中如今仍然健在的人员。

  为了更真实无误地重现当时的情形,梁泽祥循着1954年第一批石油勘探人初进柴达木盆地的足迹,重新走了一遍。

  “比起从前,现在的路要好走许多,但我还是足足走了两天两夜,多亏准备了充足的水和粮食才能坚持下来。可想而知,当时的人在没有路、没有充足粮食和水的条件下,能够坚持下来,要有多难。”梁泽祥说。

  “生做柴达木人,死做柴达木魂!”柴达木就是磨炼人们意志的试金石,也是铸就生活的大熔炉,正是在这个大熔炉里,锻炼了无数坚强的战士。他们用自己的青春,甚至生命谱写了柴达木成长发展的动人篇章。

  如今,站在冷湖烈士墓碑下,梁泽祥总抑制不住心中激情的波澜。几十年的往事犹如一幅长长的历史画卷,一段段镂刻在脑海中。

相关新闻↓
[ 打印 ]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青海省互联网新闻中心主办      版权所有:青海新闻网
未经青海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E-mail:webmaster@qhnews.com 新闻登载许可国新办[2001]55号 青ICP备08000131号 青公网安备 630103020001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