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检索:
 
您的位置: 青海新闻网 / 青海文化

分享到:

河湟腊八习俗

来源:青海日报    作者:董得红    发布时间:2018-02-09 08:28    编辑:紫涵

  河湟谷地的年味儿是伴随腊八到泉里抢担金马驹、献冰、吃冰和吃搅团到来的。

  腊八的凌晨,鸡刚叫头遍,夜依然黑咕隆咚的,村巷里的大门就会陆续打开,一个个年轻的媳妇或姑娘担着水桶争先恐后地走出家门,到河滩的泉儿里去担水。亘古以来,河湟谷地的农村里流传着一个习俗:腊八这一天,谁能从泉里担来第一担泉水,就会带来一年的好运。过去每年的腊八早晨,从村庄到河滩泉儿的路两侧,会留下两行从水桶里滟出的泉水冻结的冰带。自从村里通了自来水,人们不再到泉里担水,这个习俗也就被慢慢淡忘了。但腊八献冰、吃冰和吃搅团的习俗一直延续着。

  腊八打冰献冰的事一般都由孩子们承担着。我十一二岁时,家里打冰献冰的事就轮到我头上。腊八的清晨,热炕上熟睡的我被父亲唤醒,背着昨晚就准备好的背篼,拿着板橛来到尕磨儿河滩。尕磨儿是曾经建立在河滩靠村庄一侧的水磨,磨面时不用蹚水过河,是村民们喜欢的水磨。我记事时因洪水改变河道,尕磨儿已只剩下一片遗迹,但尕磨河滩的名字一直保留着。正值三九,凛冽的寒风很快将从被窝里带出的余热吹走,刚走到河滩边就冷得发抖。河滩里的冰已冻结到一米多厚。那冰是由河滩边许多个泉流出的泉水冻结而成,晶莹剔透,洁白如玉。和我年龄相仿的伙伴陆续背着背篼拿着板橛来到河滩。借着微弱的星光和平日里在河滩滑冰对冰滩的熟悉,我们来到河床冰冻最厚的地方,用板橛挖出一个冰碴,然后沿冰碴挖下去,一块块冰块就这样被挖下来。打冰的头一天就算计好了要打的冰块数。冰块的大小也有要求,一般不能小于20厘米见方,太小了会被伙伴们笑话,献的时间也会缩短,没几日就会融化。弓着腰吃力地将一背篼冰背回家,先将第一块冰献在庭院中心。许多人家在庭院中心建有“中宫”,冰就献在中宫前。第二块献在主房中堂面柜底下的地中央,再依次献在其他房屋中堂地中央、牛马骡圈、猪圈、羊圈、果树枝杈上、粪堆上,最后背到田野里放到属于自家的耕地中间,以示来年全家无病无灾,雨水充足,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河湟谷地腊八打冰、献冰和吃冰源于何时,尚无查证,却有许多传说。相传唐僧取经在此晒过落水的经书,因高原天气多变,经文上的水珠皆成白冰。恰在腊八这天到了日月山东麓,天气放晴。孙悟空拿出那些经卷,小心抖落上面的白冰。第二年,凡白冰撒入的地方,金灿灿的麦捆比牛毛多,活泼泼的羊儿比星星多。另一种传说是,有一年王母生气一跺脚,天上银河流到了河湟,天寒地冻就结成了冰,天河之水被称为神水,人们争相取用。于是,老人们又说,吃了腊八冰,百病不缠身。腊八那天男女老少都要吃冰。

  腊八吃冰还有一定的艺术性。一块几十厘米见方的坚如磐石的冰块,巧妇们能用一根纳鞋底的针锥,分成任意大小,随手抓起就可放到嘴里。男女老少不怕牙冷舌冻,如吃冰糖一样,嚼食几块冰下肚,寓意消病除灾。腊八吃冰对孩子们来说是最惬意的,平日里吃冰怕生病,会遭到大人们的严厉斥责,只能约几个伙伴偷偷跑到河滩里掰冰吃,不敢带回家。而腊八这天,大人们鼓励孩子多吃冰,吃多少都不会拉肚子。

  腊八不光人吃冰,给家禽家畜们也要喂腊八冰。最有趣的要数给鸡喂冰。鸡是散养在庭院里的,腊八那天把冰块砸成豌豆大小的颗粒,召唤一声鸡们就争先恐后地跑来。抓起一把冰撒向鸡群,鸡们以为还是昨天吃的粮食,不加辨识就捣入嘴里。冰块中偶尔有蚕豆大小的,鸡捣入嘴里却咽不下去,吐又吐不出来,只得伸长脖子等冰融化才咽进肚里。母亲不在家时,我和弟弟妹妹故意给鸡撒些大冰块看鸡伸长脖子张着嘴的滑稽动作。

  河湟谷地农村还有用腊八冰预测来年作物丰收的习俗。在我打冰献冰的同时,奶奶从母亲担来的水桶里舀满一茶碗泉水,献在中宫,待结冰后,仔细观察碗里的冰块,如果冰块中扁长的颗粒多一些,便会认为今年的麦子将有好收成,如果圆形颗粒多一些,会认为宜种豌豆类作物。在过去很多农户就以此为依据调整作物的种植比例。

  腊八冰要吃很长一段时间。在太阳照不到的南墙根里有意留着几块冰块,想吃时就砸下一块塞进嘴里,一直到腊月年根里,杀猪蒸炸年馍馍后,好吃的多起来,才忘记了南墙根里的冰。献在各处的冰块一天天变小,先后融化渗入土地。

  在河湟谷地,腊八还要吃搅团。喝腊八粥是近几十年的事,改革开放后大量的米谷进入青海,才有了熬粥喝粥之说。此前不产稻米的青海农村哪有米熬粥啊!腊八吃搅团就成了习俗。

  用荞麦面散的搅团筋道,又有一股特有的香味,是搅团里最好吃的。也许荞麦面不算五谷,种的很少,就显得金贵。若没有荞麦面,就用青稞面来散。因散搅团费面又费时,平时很少吃,腊八散搅团就有一种热烈喜庆的气氛。母亲和嫂子一起来做,烧开一大锅水,撒入适量盐和花椒粉,再将面粉一把一把散进去,用擀面杖不停地搅动。此时火候最为重要。火大了就会结为生面疙瘩,火小了搅团不筋道。要温火勤搅。吃搅团一定要有“就头”。“就头”犹如吃臊子面的臊子,最好用肉、洋芋和白萝卜做成。腊八时年猪尚未宰杀,一般都是素“就头”。记得母亲时常用大山里采集晒干的石葱花炝清油做“就头”,外加自家腌的酸菜炝清油、芥末、蒜、辣子和醋,腊八搅团有滋有味。

  过去在农村谁家娶的媳妇贤不贤惠,是要看看她搅的搅团光不光、筋道不筋道。

  收成好的那年的腊八,母亲会破天荒地做一顿油搅团。油搅团名为搅团,实际做时却不能搅动。将锅烧热,随家庭人口倒入一至两斤清油,待油熟后,就盛入大碗或盆中放凉。在锅中加适量清水、盐和花椒等佐料煮沸,然后将放凉的清油倒入锅中搅匀,火变为温火,将面粉慢慢撒入沸水中,让油水充分渗入面粉,直至面较为黏稠呈现团状时,加锅盖,将面捂熟。待锅盖打开时就做成了一锅金灿灿的油搅团。若做的过程中搅动,做出的油搅团会变得僵硬。吃油搅团不用“就头”、酸菜、醋和辣子,待温火捂熟后用筷子搅动散开,盛入碗碟用筷子或直接手抓食用,脆散而清香。

  关于腊八吃搅团,老辈人也是有说法。据说,腊八节吃的搅团会迷住人们的心眼。于是过了腊八,人们便杀猪宰羊、买酒买烟买糖果,把一年劳作的成果都用来过年。这样奢侈的生活让天上的神仙也看不下去了,于是托梦告诉人们,到了二月二,大家必须吃大豆,否则将惹来灾祸。人们听从了神仙的指示,二月二当天,吃上些许大豆,终于将心眼“蹦开”,方才发现面柜里的面已快吃完,圈里的猪羊都被杀光,一年里赚的钱也快花完了,于是人们又开始新一年的劳作。腊八过后,就要辞旧岁、迎新春,开始“忙腊月”了。从这天起,人们就开始置办年货,迎接一年一度的新春佳节。

相关新闻↓
[ 打印 ]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青海省互联网新闻中心主办      版权所有:青海新闻网
未经青海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E-mail:webmaster@qhnews.com 新闻登载许可国新办[2001]55号 青ICP备08000131号 青公网安备 630103020001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