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检索:
 
您的位置: 青海新闻网 / 新闻调查

分享到:

执念光明
——省送变电建设世界上海拔最高的500千伏变电站纪实

来源:青海日报    作者:姚斌    发布时间:2018-09-12 08:29    编辑:田才

芒康500千伏变电站全景

  青海新闻网讯 洗剑芒康水,刻铭西藏石。8月11日22时50分,由青海省送变电工程有限公司承建,中国电网实现新跨越的又一座里程碑——藏中联网的起点——芒康变电站建成投运,标志着西藏电网电压等级实现由220千伏到500千伏的历史跨越,为富民兴藏、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提供了重要的清洁能源支撑。

  藏中联网工程被誉为云端上的“电力天路”,是迄今世界上最复杂、最具挑战性的高原输变电工程;而坐落在海拔4000多米,位于西藏自治区昌都拉乌山上的芒康变电站,2016年7月11日开工,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500千伏变电站。

  芒康变电站地处世界屋脊,含氧量仅为平原的55%,是人类生存的极限,尽管同处青藏高原的青海送变电施工人员都经过严格的体检和适应性训练,但流动性仍然高达40%,不适应就下山,这是一条铁律。

  天路难行,送光明,山高人为峰。触摸芒康变电站的脉搏,我们能够发现青海送变电施工人员的每一份特殊情感,每一张面孔,都足以构成对大电网进西藏艰辛历程的一种阐述和评说,他们带着一种悲壮的激情,带着无人关注的孤独,在一条最为艰难的道路上输送着光明,他们在哪里,光明就在那里!

  夏日,工地阴雨连绵,在工期最紧的6月,30天只放晴了7天,在那些战天斗地的日子里,大家顶着风雨挖渠,泡着泥水打桩,一个个变成了泥人,分不清你是谁,他是谁;混凝土浇筑更是昼夜不息。深夜,雨水穿透灯光,冰冷地抽打在脸上,稀薄的氧气,让每个人的胸腔仿佛压上了一块石头,只能张大嘴,拼命喘气,实在撑不下去,就蹲在角落吸几口氧。等到收工时,天已放亮,大家昏昏沉沉地走回宿舍,一头栽倒在床上,便沉沉睡去。

  冬日,漫长的施工期才刚刚开始,前头还放晴的天空忽然阴云密布,继而飘起雪花,失去阳光的草原,气温陡降至零下20多摄氏度,不到5分钟,大地已是白茫茫一片,冷风如锥,直刺骨髓。发动机受冻,供油管无油压,机械罢工,现场的兄弟们瞬间变成了雪人,大伙儿跺着脚,搓着手,阵阵笑声钻出上下打颤的牙缝,嘲弄着老天爷,怎么这么不开眼——也闹起了罢工。

  恶劣的环境阻挡不了青送人的脚步。施工两年多来,芒康变电站工程管理和施工进度大步向前,技术攻关和环保达标精益求精,新设备、新工艺、新材料、新技术的推广应用层出不穷,新型井点盲管降水法、耐寒防腐钢结构复合板工艺、新型导线压接平台等一批新发明应运而生。变电站实验一次性通过、第一个具备投运条件,这桩桩件件,无不成为引领青送人“努力超越,追求卓越”的精神航标!

  闲暇时,年长的师傅会向年轻人讲述“过来人”的故事,甚至会自诩“西电东送”“南北互供”“青藏联网”“三峡送出”时,自己挑大梁的种种荣耀。那一刻,阳光直射在他们牧人般黑亮的面孔上,会让你瞬间读懂他们透到骨子里的那种自信和用忍耐战胜孤独、在极地挑战极限的血性。

  工作中,师傅们自律于工程规范,自觉于技术攻关,附带着把这些“不上路”的年轻人,逼入一个个囧境:就像GIS组合电器安装,流程严谨地近乎苛刻。

  基础复测必须达到国际要求;必须更换防尘服,经过风淋室,才能进入组合电器室;

  空气微粒含量必须要监测;

  密封面、密封圈必须用擦拭纸蘸无水酒精擦拭干净;

  六氟化硫气瓶底部必须包裹加热装置。

  每天,他们“从鸡蛋里挑出一根根骨头”,让年轻人畏惧他们如同畏惧高原反应。

  从2016年7月11日芒康变正式开工,到2018年8月11日投运成功,整整762天,项目经理张启发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

  在芒康的每一个傍晚,他都会爬上山头,俯瞰整个场站,就像在端详自己的孩子。此刻,他上小学的女儿,正在小黑板上的方格里,认认真真地打着对勾,因为爸爸说,再画20多个对勾,他就要回家了。

  不能陪伴女儿的漫长岁月里,张启发就用一篇篇日记,把思念织成一张别人无法触摸的网。六一儿童节那天,他和女儿用视频通话,起初,女儿还很开心地和爸爸聊天,可到后来,眼里已溢满了泪水。终于,她忍不住哭着问道,爸爸,我想你了,你啥时候回来啊?这一刻,张启发再也说不出一句话,他猛地按下手机,扭过头时,已是泪如雨下!

  还有电气施工项目部的小师弟秦浩,去年年初刚刚订婚,可自打年后上了山,就再也没有机会下去,和未婚妻拍婚纱照的时间也一拖再拖,倔强的未婚妻担心秦浩的心早就已经嫁给了变电站,于是带着婚纱和礼服,千里迢迢从青海西宁赶到芒康。

  在拉乌山口拍婚纱照前,小秦再次郑重地征求未婚妻的意见,你知道吗?既然你选择了送变电人,就得忍得了孤独,耐得住寂寞,就得爱这山、爱这水、爱这片草原,否则,我们是不会有未来的……听完这话,姑娘怔了一下,然后猛地扑进他怀里,放声大哭:秦浩,我没怪你不回来看我,我不是来看你了吗,求求你,别离开我,我答应你,只要你能忍的,我都能忍;只要你爱的,我都爱!

  作为新时代的西部拓荒人,今天,智能电网建设全面铺开,清洁能源上升为国家发展战略,青送人正在用归零的心态去规划未来,用百年企业的雄心来谋划发展,他们踩在天路上的每一条足迹,也是光明通向雪域的一道印迹。

  梁漱溟先生写过一本书《这个世界会好吗?》。它以朴素的设问提出了人生的大问题。这个世界会好吗?事在人为,让藏区百姓不再为用不上洗衣机清洗衣物、用不上电磁炉烧水而经受折磨,这个社会需要的,不仅是电力人的坚守,更是电力人的作为。

  感念光明,芒康人用这样一首藏歌来表达对青海电力建设者的敬意:阿妈也说,天儿太冷了,你的额头,却滴答着汗水。你说我也有远方的家。今年是应该回不了了吧?傻笑一声转身走向几座灯塔!风再大,雪再下,为了诺言那几句话,夜再长,路再长,你在一盏光明后微笑!

相关新闻↓
[ 打印 ]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青海省互联网新闻中心主办      版权所有:青海新闻网
未经青海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E-mail:webmaster@qhnews.com 新闻登载许可国新办[2001]55号 青ICP备08000131号 青公网安备 630103020001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