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检索:
 
您的位置: 青海新闻网 / 新闻调查

分享到:

为您揭开冬虫夏草神秘面纱——晚报冬虫夏草系列报道之二

来源:西宁晚报    作者:张永黎    发布时间:2019-07-05 08:15    编辑:田才

  青海新闻网·青海新闻客户端讯

  提到冬虫夏草,生活在青藏高原的人们一定非常熟悉。很多人未必吃过冬虫夏草,但一定听说过冬虫夏草,从被包装为神药到走下神坛,从非典后的价格暴涨到目前逐渐恢复冷静,冬虫夏草的地位在短短的几十年间经历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冬虫夏草到底是什么?它有哪些药用价值?价格为何一路暴涨?近几年缘何争议不断?记者为您揭开冬虫夏草的神秘面纱。

  虫草=冬虫夏草吗?

  很多人认为,虫草就是冬虫夏草。长期研究冬虫夏草的青海省畜牧兽医科学院草原研究所冬虫夏草研究室主任李玉玲否定了这种说法。

  “虫草和冬虫夏草是两个概念,虫草共有594种,冬虫夏草是虫草的一种。其他虫草分布很广泛,唯有冬虫夏草分布在高海拔地区。”

  冬虫夏草是特殊的虫和特殊的菌组成的一种干燥复合体。而蛹虫草是北冬虫夏草,与冬虫夏草也不是一个物种,蛹虫草可以大量人工培育,作为食品原料,它的价格和冬虫夏草比起来是非常低的。

  最大的主产区在哪儿?

  “通过我们多年大量研究的数据,目前业界公认:青海是冬虫夏草最大的主产区。”李玉玲表示。

  国家统计局青海调查总队2018年12月26日发布的《青海省冬虫夏草产业发展状况调研分析》显示,青海冬虫夏草的产量超过西藏、四川、甘肃、云南,是冬虫夏草最大的原产地。其中玉树、果洛等青南地区所产冬虫夏草因虫体外观色泽黄亮、丰满肥大、菌座短小,有效物质成分含量高,在国内外享有很高的声誉,是最地道的冬虫夏草。

  青海省的冬虫夏草主要分布在6州2市31个县、181个乡镇,529个行政村,其中玉树州和果洛州为两个最主要的产区,全省冬虫夏草总采集量为120—150吨。

  2010年我省成功取得“青海冬虫夏草地理标志产品保护”标识,使我省冬虫夏草品牌获得了更高层次的法律保护,为产业发展带来了历史性机遇。

  “但遗憾的是,我们拿到这块金字招牌已经快10年了,这么多年却没有打出青海冬虫夏草的品牌,我们建议,将青海冬虫夏草作为固定词语搭配,别再分玉树冬虫夏草或者果洛冬虫夏草,主打青海品牌,然后分等级。”李玉玲说。

  价格为何一路暴涨?

  上世纪70年代初,当时的冬虫夏草每公斤价格为20元左右,到90年代中期,每公斤上涨至5000元。

  2003年非典爆发,将冬虫夏草推上了神坛,此后身价暴涨,一路飙升。

  2007年,价格再创新高,达到每公斤21万元。

  但此后几年,被捧上神坛的冬虫夏草却被当头浇了一盆冷水——冬虫夏草“无用论”开始在外界盛传,价格开始下跌,但今年价格仍在每公斤12万元左右。

  6月27日,在西宁市城东区久鹰虫草市场,尽管天空下着小雨,但还是有大量的牧民将冬虫夏草送到这里交易。

  据一位业内人士介绍,今年由于气候原因,青海冬虫夏草的色泽并不是太好,但价格和去年持平。

  “好草的价格一直高居不下,每公斤在12.6万元到13万元之间,价格低的是中等草和差一点的,但价格也在10万左右。”该业内人士表示。

  一方面,冬虫夏草的稀缺性、生长环境的特殊性和采收的困难,决定了其价格并不会低;另一方面,不正当的商业疯狂炒作,用夸大疗效等方式将其推到“软黄金”神坛。

  冬虫夏草有大小年之分,一年产量高,那第二年产量就会低,产量不同,每年的价格就略微不同。可以说,青海冬虫夏草的价格是全国冬虫夏草的风向标。

  争议缘何一直不断?

  “冬虫夏草一直争议不断,但热度不减。”李玉玲说。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冬虫夏草就开始作为高营养价值的滋补品被持续热炒,加之产量稀少而价格飙升,有媒体将冬虫夏草称之为“软黄金”。与此同时,因重金属含量较高等原因,冬虫夏草的滋补功能也一度引起争议。

  那么这个饱受争议的物种到底有没有药用价值呢?

  据公元1757年首部记载冬虫夏草的的本草典籍《本草从新》记载:补肺肾,甘,平,保肺,益肾,止血,化痰,已劳嗽。

  其后,公元1777年《西域闻见录》中记载:生雪山中,夏则叶歧出,类韭,根如朽木,凌冬叶干则根蠕动化为虫,入药极热。

  此后,不断有文献记载冬虫夏草的药用价值。其实,早在公元1723年,西方学者对中国冬虫夏草就有记载和研究。

  《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记载冬虫夏草曰:“补肾益肺,止血化痰。用于肾虚精亏,阳痿遗精,腰膝酸痛,久咳虚喘,劳嗽咯血。”

  2015年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也记录了冬虫夏草的功效,明确了其药用价值。

  记者也采访了青海省第五人民医院中医科主任廖跃才,他表示,冬虫夏草确实具有补肺益肾的功效,但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吃冬虫夏草,要对症下药。

  但在2017年,中国科学院上海植物生理生态研究所王成树团队在国际知名科学杂志《细胞》子刊《化学生物学》发表了其研究成果,认为根据基因及产生模式,冬虫夏草不可能含抗癌成分虫草素和喷司他丁。相反,广泛分布、价格低廉的蛹虫草却含有这两种成分。

  这一研究成果将冬虫夏草再次推到了风口浪尖,但李玉玲表示,当时该研究用的并不是天然的冬虫夏草。她认为,冬虫夏草也有可能含有其他抗癌成分,只是目前并未清楚揭晓。

  “我们应该请王成树团队一起到青海来用青海的冬虫夏草做研究。”李玉玲说。

  李玉玲认为,从古籍记载和现代科学研究来看,冬虫夏草确实具有很好的功效,只是目前没有办法从药理学角度解释清楚它各个成分的具体靶向到底是什么。

相关新闻↓
[ 打印 ]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青海省互联网新闻中心主办      版权所有:青海新闻网
未经青海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E-mail:webmaster@qhnews.com 新闻登载许可国新办[2001]55号 青ICP备08000131号 青公网安备 630103020001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