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检索:
 
您的位置: 青海新闻网 / 青海新闻

分享到:

【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青海有你——实干篇
——第三批援青干部人才工作纪实(二)

来源:青海日报    作者:何敏 王宗礼    发布时间:2019-07-23 08:17    编辑:何继红

  青海新闻网·青海新闻客户端讯 三年,是1095天、26280小时,在人的一生中,这点时间并不长,但是对于每一名援青干部人才来说,这不长的日子却是一天一天、一小时一小时地积累下来,他们用了近千甚至更多的日日夜夜,去慢慢消解高原反应、思念家人、饮食习惯等各种的不适,同时,在这漫长、难熬的一千多个日夜里,深情地拥抱着这片带给他们各种历练的广袤土地……

  尽快适应 只争朝夕

  在不断适应恶劣的自然环境的过程中,第三批援青干部人才身上顽强、乐观、豁达、热情的精神,也越发显现并迸发出了更加强大的生命力和战斗力。

  来到平均海拔3000米以上的海北草原,山东援青人才、海北藏族自治州电视台副台长曲展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第一天到西海镇,高海拔加缺氧,高压就到了190毫米汞柱,吃药都没压住。胸口疼了半个月,医生说就是缺氧肺泡打开不充分,深呼吸就疼,建议让我每天坚持步行1万步,血压慢慢正常了。”这些病,生在高原的人都知道是怎样的症状和痛苦,而曲展却说得云淡风轻。

  国家电投援青干部、贵南县副县长伍浩到青海不久,就因为饮食不习惯,天天闹肚子,而且这一症状持续整整一年时间,怎么治都治不好。到伍浩来青第二年时,他的体重骤减15多公斤,整个人瘦得脱了形,以致原来的同事去机场接机时差点认不出来。

  江苏援青干部、同德县发展改革和经济商务局副局长杨卫军的公文包里随时都带着复方丹参滴丸、红景天等药物和保健品;上海援青干部、甘德县委常委、副县长赵冬兵的办公室和宿舍里永远摆放着氧气瓶……

  长期在高原环境下生活,人体机理会发生很大变化,三年下来,援青干部人才们都或多或少、或轻或重地患上了“高原病”。

  捧着一颗心来 不带半根草去

  在青海各民族兄弟姐妹的眼里,这些援青干部人才是“可敬、可爱、可亲”的。他们每个人都变成了“青海人”,当地的干部和群众早已把他们当成了自己的兄弟。

  在他们当中,山东省援青医疗专家组成员、门源回族自治县中医院副院长郭刚恒已年过五旬,年过五旬踏上高原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将承受更多的劳累、更严重的高原反应。但即便如此,郭刚恒依然严格要求自己,带领全院骨干医生深入乡村,为病患送去温暖。

  2017年5月上旬的一个周末,郭刚恒深入牧区开展义诊活动,在返程的路上,他听说邻村有一个女孩因病卧床数年,于是他立即赶到病人家里现场诊治。当了解到自己的专业并不能为病患解除痛苦时,他又出面邀请正在门源义诊的山东援青医疗专家,为孩子制定出了治疗方案,提供了力所能及的帮助。

  如今,他还在谋划,怎么样建立一个长期有效的机制,使得门源贫困藏族家庭的孩子们,在患有先天性心脏病或其他疾病时,能够及时得到山东医疗专家的诊治。

  三年援青,终生援青。广大援青干部已经把自己的人生和青海老百姓的冷暖疾苦紧密联系在一起,时时念叨,日日挂牵。

  援青不分男女,巾帼不让须眉,在援青的征途中,女同志付出更多。2016年8月,山东省援青干部、刚察县教育局副局长陈海蓉从遥远的东海之滨走上高原,“捧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在县教育局举行的见面会上,她深情地表白。而这,也成为了她的铿锵誓言,融入了她在藏区工作的每一帧画面中。

  到达当天,陈海蓉便进入工作状态,走进县教育局查阅资料,翻看文件,了解刚察县教育教学现状。一开学,她就组织全体教研员、各中小学教学副校长,对各学校、各幼儿园教学常规工作开始指导和调研,6天时间,她走遍了全县8所中小学及幼儿园。而在之后的短短半年时间里,她跑遍了刚察县所有的学校和幼儿园,详细了解学校实际情况、存在的问题。

  “她一来就马不停蹄,每天顶着高原缺氧的诸多不适,从早忙到晚。”刚察县教育局教研室主任杨卓玛说,住在自己家对面的陈海蓉家里的灯每晚都亮到凌晨一两时。“刚开始还以为她是因为缺氧睡不着觉。后来才知道,我们休息时,她还在加班熟悉学校情况、制定教学帮扶计划!”

  如今的陈海蓉,才四十多岁的年纪,头发却已花白,而这,就是她为坚守自己的选择所付出的代价!

  2018年3月,45岁的天津市援青人才、黄南州中学高中物理教师王镇娲生平第一次踏上了青海高原。来之前,她是天津滨海新区汉沽第六中学的一名物理老师,有爱她的老公和孩子;来之后,她成了黄南藏族自治州民族中学高中生心里的“女娲姐姐”,有了很多爱她的学生和家长。

  初来青海,王镇娲既兴奋又困惑,兴奋的是自己多年前向往西部支教的梦想终于实现,困惑的是藏区的孩子们学习基础薄弱、施教很难。但困难并没有压倒王镇娲,此后的所有时间里,她为有着7个少数民族学生的班级付出了全部的心血。比如,刚来的第一学期,她每天早晨都要早早起床,逐个给班上的四五名同学打电话,叫他们起床,叮嘱他们一定要按时上学。到了晚上,上完晚自习后,她还会盯着几个基础较差的学生,一直补课到晚上十一时。

  在“女娲姐姐”的努力和帮助下,原来从没想过考大学的学生三智多杰说他想上青海大学,而高二时天天泡在网吧的同学陕志杰彻底改掉了网聊到半夜的坏习惯,开始把注意力放在了学习上。

  “如果说,选择来青海,是为了一份难得的工作经历,那么来到青海以后,就真正是为一份情怀、一份无比崇高的事业在奋斗!”王镇娲说。

  援青,不是三年,而是一生。郭刚恒、陈海蓉和王镇娲身上所体现出的,是第三批援青干部人才的一种工作状态,他们把三载春秋当做一生经历,克服自身困难,情洒青海,无私奉献,在青海藏区高留下了生命中浓墨重彩的一页篇章。

  滴水成河 爱心无限

  第三批援青干部人才进青后,绝大多数人不同程度地出现了失眠、脱发、消瘦、眼花、易困、健忘等不适,但他们没有被这些外在的困难所吓倒,反而在自我锤炼的过程中对人生价值和职责使命有了重新认识。

  2013年7月,天津市援青干部、尖扎县副县长张力踏上了青海大地,从那一刻起,他的脑海中就常常在想三句话:为什么来到这里,来到这里要做什么,离开时能留下什么。

  6年多来,张力以建设家乡般的诚心热心、不辞劳苦的勤恳、严谨尽责的态度,落实天津援青资金近7500万元,提升改善了涉及县教育、医疗、交通、农业、环保等领域的40多项民生基建,获得青、津两地各方的一致肯定与赞誉。同时,在来到尖扎半年左右时,张力选择了投入“捐资帮扶当地贫困学子”这项公益事业,并把自己的休息时间、假期、甚至收入的一部分都搭了进去。

  尖扎县康杨镇上庄村村民王有福的孩子们学习成绩很好,2016年7月,女儿王智华如愿考上了大学,但是高昂的学费却让全家人高兴不起来,知道这个情况后,张力主动找到王有福,牵线搭桥资助其女儿上学。

  此后,每年开学前,张力都会风雨无阻地赶到王有福家,为王智华送上7000元生活费,如今,王智华已经是大三的学生了,家人正在期盼她毕业后能够找到好的工作,过上好的生活。

  从2013年至今,张力除了自己出钱之外,还找天津的朋友和同事们帮忙、找企业资助,以每年每人1000元的额度,完成了非公资助600多名学习成绩优秀的贫困家庭学子的壮举。

  翻阅江苏省援青干部、海南藏族自治州副州长王显东的朋友圈,温暖的画面和语句随时可见。

  “朋友圈里有许多有爱心的朋友是一大幸事。来青海之前,我才学会用微信不久,偶尔在微信朋友圈里晒些图片,来青海之后,一件身边发生的事让我对朋友圈有了一种新的认识、特别的感情。”

  王显东说的事情发生在2016年。那年9月,一位名叫央卓的3岁藏族小女孩不幸患了脑膜炎的消息,在江苏省援青工作队的微信群里引发了高度关注。那时,江苏省援青干部人才来青海不到两个月,但是大家还是你一言我一语出谋划策,商量怎么给予这个孩子最大的帮助。

  “小央卓,一个贫困家庭的藏族女孩,不幸患上了脑膜炎。为了治病,家里已经一贫如洗。牵肠挂肚的,除了她的父母乡亲,还有一群可敬可爱的远方亲戚们。”

  “你们从未见过这个孩子,但是在我发了微信之后,你们都成了小央卓的亲戚。一份份真情,2.3万元善款,这群可爱的亲戚……等小央卓康复长大后,让她和她的姐妹们,用最动听的歌声为远方的亲戚们祈福!”

  一句句温暖的话语,在援青干部人才的朋友圈里散播,也把江苏人民和青海藏区群众的心紧紧地连在了一起!

  2016年7月,北京援青干部、曲麻莱县教育局副局长徐秋生平生第一次来到玉树藏族自治州曲麻莱县。这里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属于严重缺氧地区,也是玉树州海拔最高、最贫穷的县,县教育局只有一辆能用的汽车,办公楼内没有自来水和卫生间,取暖用煤炉子,这样的工作条件与内地相去甚远。

  艰苦的环境并没有吓倒徐秋生,为了能更快、更好地开展工作,徐秋生要求自己做到三多一少,即多走、多看、多听、少说。不到一个月时间,他先后走访了7所学校,参加了10余次会议,与30多名干部教师座谈交流,从多方面了解了曲麻莱县的教育状况。

  这种在高海拔地区开展高强度工作的直接后果就是,徐秋生很快就感觉到身体机能迅速退化,夜里整宿整宿睡不着觉,白天气短胸闷,甚至有时候连呼吸都很困难。

  徐秋生遇到的困难,是每一个援青干部都遇到过的,但这些困难并没有消减大家服务青海的雄心壮志,反倒激励着他们以更加坚强的意志坚守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

  一人援青 全家援青

  “很难说清,我在青海做了什么,但很清楚,妻子和孩子付出了什么。朋友说,你失去的,永远也补不回来。我无法反驳,但还是坚信,付出的,一定会有意义。”这是江苏援青干部、海南州教育局副局长刘海宁写在日记里的一段话。

  刘海宁这一天的日记比较长,字里行间满是一个丈夫对妻子深深的歉疚:“今天,老婆给我打电话,她哭了。9月底体检时,她确诊得了肺结核。而今天,儿子皮试也确认感染。她很伤心,我理解她。我试着劝说,无非是一些抚慰的话。最终,我们商定,孩子送到爷爷奶奶处,她好好看病。我知道,这是一个痛苦的过程,丈夫和孩子都不在身边,她得独自面对生活的艰辛。3个月前,她和儿子过来探亲,那几天的快乐,我记忆犹新。”

  刘海宁的日记,写出了一个男人远离家人,以事业为重的责任和对家庭的愧疚,也写出了一位妻子在面对困难,丈夫不在身边时的无助和坚韧,更是写出了每一位援青干部人才及其家人的付出和心声。

  上海援青干部、果洛州人民医院院办副主任朱彬的妻子原来是上海瑞金医院ICU重症监护室的护士,加班特别多,朱彬来果洛以后,为了有更多时间照顾孩子,妻子做出了事业上的牺牲,从西医转中医,调到了一家区级医院。朱彬来青海工作时,孩子刚刚4个月,援青第一年的春节,朱彬休假回到上海时,儿子已经快1岁了。到家的第一个晚上,孩子一直盯着朱彬不肯睡,妻子说他这是把朱彬当成了陌生人,害怕了。

  听着妻子说的话,朱彬背过身去,仰着头使劲把满眼的泪水憋了回去。他不敢哭啊,因为他怕,怕这一哭,就会把一个父亲对孩子深深的牵挂从心底深处泛起,再也迈不动回到高原的脚步。

  2018年10月19日,国家电投援青干部、贵南县副县长伍浩的母亲因病去世,伍浩却因为工作没能及时赶回去见上母亲最后一面,留下了终生遗憾。“这件事情我不想提了,真的不想提了,我们还是说我的工作吧!”采访中,说起母亲因病过世时未能尽孝于病榻之前的遗憾,伍浩几度潸然泪下、掩面抽泣。

  在藏区群众眼里,北京援青干部、玉树州政府副秘书长杨岳国办公室的灯就是长明灯,天天加班加点,每天都是第一个上班、最后一个下班,同事们都说杨岳国是“老黄牛”。

  但实际上,在青的每一天,年近五旬的杨岳国都会被头痛、胸闷和失眠困扰,但他从没有吐露一句,也没有为此请过一天病假。

  杨岳国的行动教育和影响了儿子,他上大学的儿子利用假期时间来到玉树市第二中学初三年级支教,甚至打算大学毕业后来高原接父亲的班,支援藏区建设,成为“父子援青”的美谈。

  “父子援青”的美谈在玉树草原上回旋,而来自浙江省的高爱玲与白万红夫妇带着小孩来到青海高原,全家援青的美誉也在柴达木盆地久久回荡。2016年,高爱玲和白万红来到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德令哈市第一中学任教,跟随他们一起来的,还有他们的儿子。援青期间,儿子在当地学校就读,夫妻俩则经常利用周末休息时间,组织学生开展各类课外活动,每年组织学生参加义务植树,让学生接受各类爱国主义主题教育,成为了“全家援青”的典范。

相关新闻↓
[ 打印 ]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青海省互联网新闻中心主办      版权所有:青海新闻网
未经青海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E-mail:webmaster@qhnews.com 新闻登载许可国新办[2001]55号 青ICP备08000131号 青公网安备 630103020001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