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检索:
 
您的位置: 青海新闻网 / 聚焦青海

分享到:

庆祝青海解放70周年 波澜壮阔 谱写雄浑乐章

来源:青海日报    作者:    发布时间:2019-09-04 08:14    编辑:紫涵

    青海解放从这里开始……

  黄河之水天上来,奔腾而过积石山。

  搭乘时光的列车,回到70年前的那个盛夏。人们仿佛看到,连绵不绝、惊涛拍浪的黄河水中,一个个撒拉汉子,或用羊皮筏子,或用简易木板,搭乘解放军渡河。天堑般的黄河在撒拉汉子齐心协力中变通途,十几公里的黄河上,出现了“千军万马”渡黄河的壮景。

  这一刻,值得永远铭记,这一刻,青海解放迈出了第一步;这一刻,解放的星星之火燎原江源大地。

撒拉汉子帮助解放军北渡黄河。

  三大渡口过黄河

  1949年8月27日,兰州战役结束后,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一兵团二军五师,翻越大力加山,进入循化撒拉族自治县,并于当日下午四时许,解放循化县城。

  韩梅亭、周文焕、马瑞斋等组织群众,牵着披红挂彩的大花牛,抬着大量的美味西瓜,手持纸质小红旗,夹道欢迎解放军入城,循化正式解放,成为我省最早解放的地区。

  当夜,据守黄河北岸的马步芳新编步兵营,为阻拦解放军渡河,烧毁了乙麻目渡口仅有的两只木筏及所有木料。

  其实早在之前,马步芳征调化隆、循化民团壮丁,组成了新编步兵营,布防化隆甘都一代,并烧毁了城东土门子桥、古石群峡口(今公伯峡)木桥。

  至此,解放军需要渡黄河的所有木桥与船只均被烧毁,新编步兵营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将解放军阻拦在黄河南岸,妄图阻止解放军渡河向省城西宁开进。

  8月29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第一兵团司令王震率兵团司令部抵达循化县城,准备渡河。

  8月30日,王震司令员、二军政委王恩茂、军长郭鹏,在草滩坝中村召开100多名群众参加的大会,宣传共产党政治主张和民族平等团结政策,成立循化县临时人民政府,指定周文焕、马瑞斋为正副县长,主抓征粮保障供给,动员群众支援大军北渡黄河。

  虽然渡河木筏及木料全被烧毁,但是这难不倒黄河浪尖上“起舞”的撒拉汉子。最后,撒拉族头人能人提出建议,从三处渡口北渡黄河,上游依次是查汗都斯乡大庄村渡口、积石镇乙麻目村渡口、积石镇草滩坝渡口。

  查汗都斯乡大庄村渡口,河面宽阔,水流平缓,自古以来,都是当地群众摆渡的渡口。解放军确定部分兵力从这一渡口北渡黄河,随即说服渡口附近的大庄村、中庄村、下庄村三个村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充当解放军渡河的水手,并支付一定的报酬。

  渡河时,三个村庄的撒拉族群众,将自家的木头、门板拿出来,扎成筏子,帮助解放军渡河,甚至身强体壮的撒拉汉子,坐着羊皮口袋,肩上直接将解放军扛了过去。

  最后,由于解放军战士多、时间紧,撒拉族汉子索性就一人压了一个羊皮口袋,贯穿整个黄河,上面放上门板,形成浮桥,解放军战士直接从浮桥上北渡黄河。

  积石镇乙麻目村渡口,循化县最大的一个渡口。当时,黄河北岸的新编步兵营将所有木筏烧毁,但是有一只木筏没有完全烧毁,村里一位有名望的老人,组织村里的青壮年,游过黄河,将没有完全烧毁的木筏带了回来,修复之后帮助解放军渡河。

  到最后,解放军主力部队基本上都是从乙麻目村渡口北渡黄河。

  积石镇草滩坝渡口,就是如今每年举办黄河抢渡赛的河段,这也是解放军最先北渡黄河的渡口。

  9月1日,二军全体指战员从草滩坝、乙麻目村、大庄村三个渡口同时北渡黄河。

解放军赠送的锦旗。

  解放军是人民的军队

  今年86岁的马克功老人,家住循化县白庄镇下张尕村,老人还依然记得70年前解放军路过下张尕村的场景。

  70年前,循化解放,马克功老人才16岁,还在白庄镇中心学校上学。兰州战役结束后,解放军还没进入青海境内,但循化县境内已经是流言四起。

  “当时马步芳的新编步兵营到处散播谣言,说共产党是共产共妻,解放军是洪水猛兽,军队过处,尸横遍野。”马克功依然能回忆起当时的反动宣传。

  不明真相的撒拉族群众,听说了这样的谣言,人心惶惶。结果,解放军还没进入循化县,群众拖家带口,纷纷躲进了深山老林,马克功一家人也不例外。

  “当时,年轻力壮的都北渡黄河,躲到了北岸的山坡上,山坡上有村里的牛棚羊圈,村民们就在牛棚羊圈里生活,年长跑不动的,就躲在了黄河岸边的水磨房,也不清楚解放军到底有没有来,来了之后有没有走,谁都不敢去看看。”马克功只记得,当时在山上躲了6天,也没见任何动静。

  直到有一天,一名解放军排长和二名战士上山来,向村民们宣传党的政治主张和民族团结政策,叫村民们不要害怕,尽快回到村里,恢复正常的生产生活秩序。

  马克功清晰地记得解放军战士说的一句话,也是这句话激励着马克功,后来参军入伍,保家卫国,“解放军是人民的军队,不会做伤害人民的事情。”

  解放军离开山上,村民们依然是半信半疑,依然不敢回村,又过了几天,几个胆大的村民回村查探消息,看到村里家家户户完好无损,打听得知解放军已经北渡黄河,向省城西宁开进,村民们这才放心,纷纷回家。

  回家后的村民们发现,家里走的时候啥样,回来的时候还就是啥样,这才相信之前到山上来的解放军战士说的话,也更加坚信“解放军是人民的军队”,尤其是马克功。

  当时,马克功家有一个核桃园,正值核桃成熟季节,一家人忙着逃难,没来得及收获成熟的核桃,等马克功一家人回村时,来到核桃园,发现一颗核桃树的树杈里夹着钱。

  “可能解放军路过时,饿得不行,吃了我们家的几个核桃,这是他们留下的报酬,算是买了我们的核桃。”这是马克功父亲给出的解释,具体树杈里夹了多少钱,如今马克功已经记不清楚了,这样一件小事,再次印证了解放军是人民的军队,不拿人民群众的一针一线。

  当时,家家户户都比较困难,马克功家唯一值钱的东西,是一条丝绸做的被面儿,由于走得匆忙,被面儿也落在了家里。可当他们一家人再次回到家里时,被面儿还在原先的位置,动都没动一下,足见当时解放军军纪严明。

  受一件件小事的影响,让马克功更加坚信解放军就是人民的军队,22岁时,马克功参军入伍,成为了果洛藏族自治州甘德县一名武警战士,几年后退役回到村里,先后担任上张尕村大队长、会计、村主任、支部书记,这一干就是30多年。

循化解放后,农民代表参加青海省农民代表大会。

  “英雄湾”里话英雄

  黄河顺流而下,清水乡境内拐了个弯,当地人把黄河拐弯的地方叫清水湾,也叫“英雄湾”,因为在这里,撒拉族的英雄救了解放军的英雄,演绎了一场军民鱼水情深的感人故事。

  解放军北渡黄河时,军民虽然在三个渡口上扎了一些木筏、皮筏,但是每次都载人太少,进度缓慢。

  于是,郭鹏军长决定征用草滩坝渡口中地主王福成的水磨船。普通的水磨都是安装在地面,从高处将水引进,利用水流动能,让水磨正常运转。而黄河中的水磨船,将水磨固定在大船上,大船固定在黄河中,船上有工人住宿的房间和储存粮食面粉的仓库,足见船只之大。王福成的水磨船经过改装,一次可容纳160名解放军战士,然而用这样改装过的大船渡河,经验很少,风险很大。

  对此,军首长没有让撒拉族水手参加,五师十三团二营营长柴恩元挑选了一些懂水性的解放军指战员,带着167名解放军战士驾驶着这艘大船挥桨北渡。

  当时的循化县正值雨季,黄河水位上涨,水流湍急。9月2日上午,当大船快要到黄河北岸时,在惊涛骇浪的拍打下,大船上新安装的大桨不幸撞折。失去控制的大船,如脱缰的野马,顺流而下,大船沿着黄河漂流5公里之后,来到了清水湾,一过清水湾,就是孟达峡,一过孟达峡就彻底没救了。

  清水湾旁是竹子山,因山势陡峭,像竹子一样一节一节层次分明,故名竹子山,因当时听信马步芳的反面宣传,附近村民全部躲进了竹子山,老山巴姑因女儿马上临产没进山,就躲在了清水湾一块巨石后面。失去控制的大船一路呼救,“老乡快救船呀,救船呀!”,最后被躲在山上的村民和老山巴姑发现,村民们都害怕,谁都不敢贸然出手,还是老山巴姑第一个出手救船。

  当船行驶至离河岸较近时,船上的解放军战士将引绳抛给了岸边的老山巴姑,老山巴姑抓住引绳使劲拽。但是仅凭人力要想拽住大船是不可能的。灵机一动,老山巴姑解下随身携带的皮绳,将皮绳的一头连接到大船引绳上,皮绳的另一头迅速拴在河边的一块巨石上,这才艰难地让船停了下来。

  此时,躲在山上的村民也纷纷下山,解救大船上的解放军战士。随后,村民们地上搭起锅架,烧水做饭,对解放军战士表示深切慰问,临走时,解放军战士留下了随身携带的日用品,表示衷心的谢意和永久的纪念。

  第二天,军长郭鹏、政委王恩茂得知此事后,立令军政治部赠送了一横一竖2面锦旗,横面锦旗是“奋勇救船全村光荣”,竖面锦旗是“英雄救英雄”,并赠送撒拉族妇女老山巴姑镜子一面,以作纪念。

  为有牺牲多壮志

  解放军进入循化,受反动宣传,不明真相的撒拉族群众东躲西藏。韩进帅却自始至终都没有躲藏,甚至跑前跑后,帮助解放军北渡黄河,因为自始至终,韩进帅始终相信,共产党是人民的政党,解放军是人民的军队。

  韩进帅家住积石镇乙麻目村,家境贫寒,是家中的独子。早些年,抗日战争时期,马步芳在循化、化隆抓壮丁。当时有钱人家就雇佣没钱人家的孩子,替代自家孩子上前线,家境贫寒的韩进帅就替别人的孩子上了前线。

  韩进帅被编入了马步芳骑兵第八师,前往前线抗日。一次在安徽省豪州市涡阳县抗战中,韩进帅受伤,在当地一户人家休息养伤,收留韩进帅养伤的人家有一个女儿,日久生情,两人产生感情,随即结婚。

  四年后,韩进帅带着妻子乘坐火车回青海,火车上生下了儿子,回到青海循化后,韩进帅继续在乙麻目村生活,五年后,到了1949年1月,韩进帅的妻子生了一个女儿。

  8月份,当韩进帅听说共产党的军队要到循化,内心无比欣喜。因为早些年在抗战前线,韩进帅所在的马步芳部队和新四军彭雪峰的部队接触过,他深知共产党是一心为民,因此,解放军进入循化时,撒拉族群众都是人心惶惶,只有韩进帅是盼着解放军赶紧来。

  解放军要从乙麻目渡口北渡黄河,韩进帅主动充当水手,护送一批又一批解放军渡河。当时渡河时,黄河两岸没有固定码头,渡河的木筏每到河边时,需要当地水手跳进黄河游到岸边,将木筏引绳固定在岸边。

  来来回回护送解放军渡河,无数次跳入黄河游到岸边固定引绳,一天下来,韩进帅已经筋疲力尽,但依然没想着休息,只想尽快将解放军送到黄河对岸。

  没想到,再一次跳入黄河时,木筏的引绳缠住了双脚,已经筋疲力尽的韩进帅再也没有游上来,为解放军成功渡河付出了年轻的生命,谱写了感天动地的军民鱼水情。

  新中国成立后,解放军上报韩进帅事迹,被国家民政部追认为烈士。具体哪一年被追认的烈士,韩进帅子女已经记不清了,韩进帅儿子手中的烈士证,是之前烈士证丢失后,2014年民政部重新补发的烈士证。

  韩进帅的人生虽然短暂,但是短暂的人生光辉万丈,他为解放军成功北渡黄河,青海解放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相关新闻↓
[ 打印 ]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青海省互联网新闻中心主办      版权所有:青海新闻网
未经青海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E-mail:webmaster@qhnews.com 新闻登载许可国新办[2001]55号 青ICP备08000131号 青公网安备 630103020001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