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检索:
 
您的位置: 青海新闻网 / 本网原创

分享到:

鲍永清:尊重野生动物 用生态摄影理念拍摄完美作品

来源:青海新闻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19-10-22 16:47    编辑:易 娜

  青海新闻网·青海新闻网客户端讯 (记者 李娜 摄影报道)初见鲍永清老师,是在10月21日下午由青海省林草局和省祁连山自然保护协会举办的媒体记者见面会上,记者们见到了载誉归来的鲍永清老师,身穿蓝灰竖条西服,面容和蔼可亲,见面会开始前,简单的交谈中便能看出鲍永清老师外表朴实却不失摄影师的职业风范和素养……

  他说:“虽然画面让人感到揪心也在猜测旱獭的命运,但无论如何这是真实的野生动物的生活,也是我很满意的一幅作品。”虽然是简单的一句,足以体现出摄影师的职业素养。

  鲍永清,祁连山国家公园青海省管理局首席摄影师,青海省祁连山自然保护协会常务理事、首席生态摄影师,长期致力于青藏高原的生态摄影,作品多次获得国内外摄影大奖。就在今年10月15日,由英国BBC《野生动物》杂志与英国自然历史博物馆联合举办的年度野生生物摄影师大赛公布了获奖名单,中国摄影师鲍永清获得了年度摄影师奖。

  年度野生生物摄影师大赛(简称:WPY)是一个国际规模最大的,影响深远的野生动物摄影比赛,自1964年开办以来,中国仅有3人获过奖,但均无缘年度摄影师。

  而今年,鲍永清拍摄于祁连山国家公园天峻县境内的作品《生死对决》首次拿下WPY年度摄影师,是中国首次获得该比赛的最高奖项,其作品被组委会称为年度全球最好照片,引起了全球空前的关注。

  对于一位摄影师来说,能拍到一幅好的作品,前后付出的有多少,怕是一般人想象不到的,更别说是能拿大奖的作品,拍摄时间、拍摄角度、拍摄地点、拍摄环境等等因素囊括起来那能成为一个个故事……

  “这幅作品的拍摄地在中国青海祁连山国家公园天峻县境内,祁连山是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优先区域,是中国西北地区重要的生物种质资源和野生动物繁衍生息的重要地区,平均海拨在3700米以上,这里生活着雪豹、喜马拉雅棕熊、草原狼、藏狐、白唇鹿、黑颈鹤等很多的野生动物,被誉为野性生命的乐园,图片中两只动物分别是藏狐和喜马拉雅旱獭,它们是中国青藏高原上特有物种;每年的3至7月份是藏狐的繁衍季节,图片中的这只藏狐是三只幼仔的母亲。”鲍永清老师指着作品中的藏狐说。

  鲍永清老师继续介绍说:“每天从清晨开始,藏狐妈妈就不停的外出捕食,主要食物是高原鼠兔,非常辛苦,随着藏狐幼仔的不断长大,对食物的需求增加,藏狐妈妈需要付出更多的精力和时间扑捉鼠兔,虽然草原上有很多的兔鼠,但捕食成功率很低,如果能捕捉到一只喜马拉雅旱獭则能解决幼仔两天的食物需求,拍摄藏狐是我长期关注的的项目之一。”

  在这之前,鲍永清老师也曾成功拍摄到藏狐扑捉旱獭的视频资料,所以对藏狐已经非常熟悉。

  “您是怎么抓拍到这个精彩瞬间的?”“最终这个旱獭到底咋样了?”……鲍永清老师稍作停顿后说了一句:“其实,我到现在不忍心再看那组拍摄到的照片了……”,他说整个拍摄的过程是这样的:“我知道藏狐迟早还会捕捉旱獭,所以我每天都会在藏狐巢穴附近观察等待,拍摄设备是佳能1DX相机和800长焦镜头,拍摄当天上午,我早早来到藏狐巢穴附近,在距藏狐巢穴不到一公里的地方看到它潜伏在旱獭洞穴附近的一个山坡下,我选择好拍摄角度架设好相机隐蔽等待,其实,旱獭也是个机警的动物,也早早发现了埋伏等待的藏狐,一直不停的发出刺耳的警告,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旱獭似乎忘记了危险,离开洞穴,开始觅食,藏狐终于等到了下手的机会,开始朝旱獭方向匍匐前进,藏狐移动到距旱獭不足5米的地方,突然发起了攻击,一口咬住旱獭脖子,旱獭拼命的反抗,两只动物不停的搏斗,旱獭是群聚动物,另外两只旱獭看到同伴遇到危险,一起赶过来驱赶藏狐,藏狐在三只旱獭中间不停的奔跑,并伺机对受伤的旱獭不断发起攻击,大约有5至6分钟的时间,受伤的旱獭渐渐失去知觉趴卧在地上藏狐趁机摆脱另外两只旱獭,叼起受伤的旱獭迅速离开,而我的相机也一直在不停的记录这惊心动魄的场景。”

  “说实话,在我预感到藏狐要猎捕旱獭的那一刻起,心里非常的纠结,设想了很多结果,最完美的结果是希望两只动物经过搏斗,都能活着离开,我即能拍到搏斗的场面,又看到动物平安,但草原每天都发生的杀戮,弱肉强食是动物生存的法则,真实的反映野生动物生存的状态是我追求的目标,虽然心里极为不安,但深知在我们生存的这个星球,每个物种都有自己生存的方式,任何人为的干扰,都会导致不可预料的结果,看到藏狐满载而去,看到其他旱獭惊恐的表情,自己心里也非常难受,毕竟一个鲜活的生命消逝在自己眼前。”说到这里,他已是眼眶泪花闪烁了。

  多年野生动物的拍摄有幸目暏了野生动物生活的点点滴滴,记录下它们的喜怒哀乐,一幕幕令他感动、伤感的场景印刻在脑海中,使他更加投入野生动物的拍摄,尤其是自2015年起开始的雪豹拍摄项目,更使他深切感受到野生动物生存的不宜。当然,野生动物拍摄是一件非常艰苦的事情,尤其在高海拨地区不仅要克服缺氧带来的高原反应,而且还要长时间与寂寞为伴,对他是一个极大地考验,旁人很难想象,但当捕捉到野生动物美妙的一瞬间,所有的艰辛都被抛到脑后并乐此不疲;他喜欢野生动物在镜头前的真实,所以深入了解动物的生活规律和习性,尽可能减少对野生动物的干扰需要摄影师严格的职业素养,野生动物是人类在这个地球不可缺少的伙伴,它们和人类一样有爱有情有悲有喜,甚至在某些方面值得人类去学习,但它们的生活很艰辛,需要我们人类的关爱和保护,为了拍摄去干扰它们正常的生活是很愚蠢的行为。他极力反对无人机拍摄野生动物,因为那不是一个好的拍摄方式。

  每一位摄影师都会有自己想法,鲍永清老师说,作为一名来自中国的野生动物摄影师,能将自己国家的野性精灵介绍给大家他感到很是荣幸。他不仅是野生动物摄影师,更是青海省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的理事,是青海省祁连山自然保护协会的常务理事和首席生态摄影师,更多的工作是通过自己拍摄的照片向人们讲解和宣传保护自然的重要意义,参与救助受伤的野生动物;他用镜头与这些可爱的野性精灵相会,只是想告诉人们,万物皆有灵性,地球上的众生都是平等的。他说,“如果因为我的图片能让更多的人对野生动物真实的生活有所了解并热爱它们,对它们怀有一颗敬畏之心,每个人能身体力行去保护它们,与它们友好相处那将是我作为一名野生动物摄影师最大的成就,也是我的这幅图片表达的真实想法。”

  每幅作品拍摄,都不会那么容易,不是一部好相机和几个好的相机镜头就能捕捉到,说到作品拍摄的难点,鲍永清老师是这样说的:“这张作品拍摄的难点就在于不可预知的结果,虽然我很了解藏狐的习性,但还是坚信运气的重要,生活在当地的藏族牧民也很难见到藏狐捕捉喜马拉雅旱獭场面,我不仅见到了而且还用相机记录下这难得的瞬间,这一切或许只能用缘分来解释了。关于构图和技巧方面,我没有更多的说明和使用不同的技巧,一个合格的摄影师熟练操作相机和尽可能完美的构图是必备的素养,否则只能是追悔莫及错失抓拍精彩的瞬间了。另外,我还是相信数码技术的进步对于拍摄野生动物起着积极地作用,比如超长焦镜头能够减少对动物的干扰,高速连拍能捕捉到精彩的画面,当然再先进的数码技术也只是一种工具,如何去操作它还是要靠摄影师的素养,不管数码技术如何进步,对野生动物的惊扰都是不可接受的,想拍摄到精彩的野生动物照片唯一的方法就是怀着一颗敬畏的心,走进它们,感受它们,尽可能融入它们的生活,让野生动物感受到你不会威胁它们,只有这样才能拍摄出好的作品。”

作品《生死对决》的奖杯。

  当记者问到,拿到这个大奖您是不是觉得很自豪时,鲍永清老师的回答让在场的记者为之钦佩。他是这样说的:“虽然我获得了这份大奖,但这份荣誉不仅仅属于我,这离不开各级领导的关心和支持,离不开为祁连山生态保护奔走在一线的基层管护员,以及生活在祁连山里的牧民群众、同样关注野生动物摄影的同行们。没有他们为祁连山生态保护的默默付出,也就没有祁连山里丰富的生物多样性和美好的生态环境,也就无法成就我的这幅作品。”

相关新闻↓
[ 打印 ]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青海省互联网新闻中心主办      版权所有:青海新闻网
未经青海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E-mail:webmaster@qhnews.com 新闻登载许可国新办[2001]55号 青ICP备08000131号 青公网安备 630103020001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