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检索:
您的位置: 青海新闻网 / 人物故事

【奋进新征程 建功新时代】
“90后”铁警的别样青春
——青藏铁路公安局格尔木公安处沱沱河站派出所年轻民警群像

来源:青海日报    作者:郑思哲 张得俊 才让东珠    发布时间:2022-08-16 07:40    编辑:易 娜

“90后”铁警用臂膀扛起坚守青藏线的职责与担当。摄影:张得俊

  青海新闻网·大美青海客户端讯 奋斗的青春应该是什么样子?

  沱沱河站派出所的年轻民警给了我们答案。

  当“享乐”“不羁”“爱自由”等仍是父辈眼里“90后”的专属标签,他们早已把“吃苦耐劳”“甘于奉献”视为人生信仰;

  当同龄人还沉浸于都市的繁华,享受着市井的喧嚣,他们却忍受着“无人区”的荒凉,习惯了荒无人烟的寂静;

  当有人不堪生活的重压逐渐选择“躺平”,他们却用奋斗擦亮青春的底色。

  他们用自己的选择证明:青年一代定会用臂膀扛起如山的责任。

  初识沱沱河:似是人生的“至暗时刻”

  2019年10月15日21时18分,这是沱沱河站派出所“90后”民警谢荣不敢忘却的一个时刻。

  现在看来,这是接受精神洗礼的伊始,但对于彼时的他而言,却是苦难人生的开端。

  只因他即将抵达的地方叫沱沱河。

  当时与他一起踏上这趟人生旅途的,还有同样身为“90后”的薛兴胜和赵国昌。

  如今,长时间一起生活工作的经历,让三人已是无话不谈的密友。但当时,三人之间唯一的共同点源自一个相同的身份——青藏铁路公安局格尔木公安处沱沱河站派出所民警。

  当警察是多少男孩子儿时的梦想,但当儿时的梦想照进三人的现实,他们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对沱沱河站派出所民警这个身份的“抵触”。

  在正式到岗前,三人都参加了单位组织的岗前培训,谢荣和赵国昌就是此时认识的。“当时被录取的所有人都不知道具体会被分配到哪个部门。因为报考时只注明了工作单位是格尔木公安处。”谢荣说,培训的时候,大家都会互相猜测,甚至煞有其事地确定哪些人会被安排到哪个部门。

  而当时沱沱河站派出所是新民警们讨论最多的地方——并不是大家都想争着去,而是谁都生怕被分配到那儿去。

  “沱沱河站派出所的具体工作环境什么样当时谁都不知道,但沱沱河地区的自然环境谁都能了解到。”平均海拔4500米,高寒缺氧……掌握这些基本信息,对于赵国昌他们来说很容易。而想要了解当地的工作环境,也并非全无渠道——彼时沱沱河站派出所已是整个青藏铁路公安局的先进典型,只要稍一打问便能知晓。

  但对于这些刚刚开启人生崭新旅途的“90后”们而言,沱沱河站派出所有些“避之不及”——甚至相互之间会拿“听说你被分配到沱沱河站派出所了”开玩笑。

  谢荣、赵国昌、薛兴胜也不例外。

  虽然知道是玩笑话,但也并非完全没有可能。

  “万一真的被分配到那儿了怎么办?”怀着些许的忐忑不安,很快,所有新民警结束了为期近2个月的入职培训。

  当具体职务分配名单下来时,三个人有些难以置信——他们真的被分配到了沱沱河站派出所。

  2019年10月15日21时18分,被分配到沱沱河站派出所的6位新民警带着惴惴不安的心情,踏上了开往沱沱河站的列车。

  适应沱沱河:磨砺成就人生宝贵财富

  次日凌晨2时40分许,6位新民警到达了沱沱河站。

  刚下车,眼前的景象就让几人产生了巨大的心理落差。

  “放眼望去,周围漆黑一片,只有车站下面派出所里和远处唐古拉山镇上透出些许灯光。”薛兴胜回忆道。

  而让谢荣印象最深的莫过于摆放在派出所门前的数排氧气罐。“它们像是在迎接我们的到来,却不曾想会和我们日后的工作生活息息相关。”

  按照派出所的传统,新民警被所长和教导员接回了驻地。

  当晚,薛兴胜、谢荣、赵国昌三人被分配到了同一间宿舍。三人自此开始慢慢熟络。

  10月的沱沱河地区已变得寒冷,植被的减少让本就不富足的氧气变得更加稀缺。

  三人并没有因为恶劣自然环境的影响难以入眠,而是怀着不安甚至有些不平的心情度过了辗转反侧的一夜。

  清晨,派出所里为这些新来的民警举行了简单的入职仪式。看着周围有些荒凉的景致,感受着从未有过的寂寥,这些刚来的新民警心里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失落。

  对于这些,同样身为“90后”的曹有强感同身受。

  “2016年刚来所里的时候我的心里多少也有些排斥。”曹有强说,这种排斥不仅来自对周遭环境的不适,更源自对警察这个职业认知的落差。

  “想象中警察的主要工作是打击犯罪抓坏人。但到了这里才发现,工作的内容和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曹有强说。

  爱路护路宣传、治安隐患排查……平淡无奇的工作没有让曹有强感受到这份工作的不易,直到一次冬季巡查的经历。

  当时,曹有强和一位老民警在驾车执行治安隐患排查的途中遇到了一处很深的积水。曹有强本想提议绕过这条线路,但老民警却二话没说,下车卷起裤脚就趟了过去。曹有强见状也只能跟上。

  那一次,曹有强真正体会到了什么是“冰冷刺骨”,感受到了这份工作的艰辛,更从中对前辈产生了由衷的敬意。

  谢荣三人同样如此。

  2020年11月一次夜间的执勤任务,谢荣一人在通天河车站足足驻守了一个小时。“那一次我真正意识到狂风怒吼并不是夸张的描绘。”那一个小时里,谢荣冻得两耳生疼,手脚麻木。

  而薛兴胜在一次夜间出警途中遭遇爆胎,在等待救援的时间里,远处始终有两点绿光望着自己的方向。“问了老民警才知道,那是狼的眼睛。”

  即便在工作中遭遇各种艰辛,他们并未就此退缩,反而慢慢融入了这个有着光荣传统的集体。

  爱上沱沱河:魅力的集体让人难以割舍

  如今,只要一楼值班室的电话铃声一响,年轻民警们都会在第一时间做好出警的准备,即便是在夜间。有时谁出警完全看谁跑得够快。

  “昨天就因为跑慢了,没跟他俩一起出警。”赵国昌说,在这个集体里待久了,总会被身边的人或事触动。

  一次夜间巡查的路上,薛兴胜倒车时不慎撞坏了所驾车辆的后车窗。“当时害怕极了,回去给所领导汇报的时候声音都是颤抖的。”但让薛兴胜和赵国昌没想到的是,所领导首先关心的是他的安危。

  一次轮班的途中,谢荣无意间走过正在装修的会议室门口。他看到摆放在楼道里的各种荣誉证,一股前所未有的自豪感油然而生。“这是一个满是荣誉的集体,我很有幸自己是这个光荣集体的一员。”谢荣说。

  正是这一件件小事,让他们渐渐感受到了这个集体的关爱与荣光,更在耳濡目染下继承了老一辈不畏艰险、善于吃苦的优良作风。

  谢荣曾因感冒连续两天高烧不退,但为了不影响所里的工作,他始终没有向任何人透露自己的病情。

  他并非不知道高海拔地区感冒的严重性,“我们所里很少有人因生病请假,只要能坚持,都是靠吃药支撑。”

  谢荣亦是如此。直到副所长喇成文发现他脸色不对,强制他去医院看病,这才放下了手中的工作。但因为没有及时就医,普通的感冒引发了严重的支原体肺炎。“直到住院的第12天,烧才完全退下去。”

  当然,他们也在用自己的方式,为这个光荣的集体贡献着自己的力量。

  赵国昌给人的印象话并不多,甚至调侃自己是个话题“终结者”。

  但善于学习的他给派出所带来了一些不一样的变化。

  为了能把所里的事迹更好地向外宣传,赵国昌利用闲暇时间自学视频拍摄、视频剪辑,通过互联网让更多的人了解到了这个海拔最高的铁路公安派出所。

  而薛兴胜利用自己所学的专业,成了派出所里的专职“修理工”。“只要所里有什么东西坏了,交给薛兴胜一准能修理好。”这几乎成了所里所有民警的共识。

  “当时不想来,现在不想走。”三年里,他们在老一辈铁警的榜样激励下,书写下了新时代青年铁警“铸忠诚警魂、守生命禁区、护雪域天路、保一方平安”的不悔誓言。

相关新闻↓
[ 打印 ]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青海省互联网新闻中心主办      版权所有:青海新闻网
未经青海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E-mail:webmaster@qhnews.com 青海新闻网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63120170001 青ICP备19000163号 青公网安备 630103020001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