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检索:
您的位置: 青海新闻网 / 人物故事

【奋进新征程 建功新时代】
广东青年的沱沱河情缘
——记青藏铁路公安局格尔木公安处沱沱河站派出所民警林胜

来源:青海日报    作者:郑思哲 张得俊 才让东珠    发布时间:2022-08-17 08:10    编辑:易 娜

林胜(左一)与同事一起,在蓝天白云间守护“天路”安全。摄影:张得俊

  青海新闻网·大美青海客户端讯 “年轻人有年轻人的梦想,年轻人有年轻人的奋斗。”这是2021年11月,林胜提交的一份书面申请里的一句话。他申请前往的地方,是沱沱河站派出所——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铁路公安派出所。

  提及申请到沱沱河站派出所工作的原因,林胜只是简单地回答:“想去艰苦的地方锻炼一下自己。”

  但他却从未意识到,自己的工作经历,本身就是一种磨砺。

  从海滨鮀城,到高原瀚海,再到长江源头,林胜用脚步丈量着祖国的河山,用奋斗书写着浓墨重彩的人生。

  一次无悔的职业选择

  如果不加询问,很难从外貌和语气里“看”出林胜来自广东汕头。甚至从刻入一个人骨髓里的饮食习惯当中,也很难辨别出来。

  中午的青海凉面,林胜吃得津津有味。甚至比本地人韩福财多吃了一碗。

  “平时很少在警务区里吃午饭的。”林胜说,因为管辖的线路比较长,所以平时都是自备干粮在线路上“野餐”。

  林胜所在的沱沱河站派出所不冻泉警务区管辖着青藏铁路格拉段的12个车站,242公里的线路。所在位置,恰巧就在格尔木与沱沱河站正中间。

  对于青藏线上的各个站点,林胜并不陌生,虽然来沱沱河站派出所还不到一年,但他已算得上是青藏线上的一名老民警了。

  2015年,林胜报考了青藏铁路公安局格尔木公安处。对于一个从小生活在沿海发达省份的人,为何选择驻守偏远的西部高原,林胜只是道出了一个简单的理由:“相比其他铁路公安局,报考这里的人数比较少。”

  对于当地的艰苦,当时的林胜并没有过多深究。“虽然知道离家很远,但觉得这也是一种难得的人生经历。”或许源自汕头人敢闯敢拼的血脉基因,林胜义无反顾地沿着那条神奇的“天路”,来到了青藏高原。

  从海拔只有十几米、植被丰沛、四季常青的海滨城市,到海拔2700多米、植被稀少、只有茫茫戈壁的格尔木,与家乡截然相反的自然环境,完全超出了林胜的预料。

  但林胜并没有退缩。

  2015年8月,林胜被分配到了格尔木公安处特警支队。三年后,他被调到了格尔木公安处乘警支队。

  也就是从那时起,他与沱沱河站派出所结下了缘分。

  与闪光集体的相识相知

  成为铁路乘警后,林胜的工作阵地从车站里转移到了列车上。

  因为经常跟车在青藏铁路上“跑”,林胜与沱沱河站派出所的民警们有了接触。

  林胜说,因为沱沱河站派出所的物资需要过往的列车顺道“配送”,所以所里的民警也经常会拜托乘警给他们带些东西。

  一来二去,林胜与沱沱河站派出所的民警们有了联系,他们的艰辛林胜也看在眼里。

  沱沱河站每日只有一对列车停靠,其中一趟列车停靠的时间是凌晨2时左右,有时还会更晚一些。“但不管多晚,月台上始终会有他们的身影。”林胜说,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星空映射出的那道藏蓝色的身影不突出,却显得很高大。

  “是怎样的一种动力让他们能够坚守在这片荒无人烟的高原?”林胜时常这样想。

  但他们孤独的心情林胜却十分理解——只要列车在沱沱河站停靠,所里来接车的民警都会与列车员或者乘警聊上几句。

  “在所里待久了,最渴望见到的就是生面孔。”曾经一位沱沱河站派出所民警的话,深深地印刻在了林胜的脑海里——是怎样的一种孤寂,让见到生面孔都是一种渴望。

  而经历的一件小事,让林胜对沱沱河站派出所坚守的意义有了直观的感受。

  那本是一次如往常一样的跟车。凌晨2时30分左右,列车停靠在了沱沱河站。

  “下车的乘客请排好队准备下车。”为了保证下车旅客的安全,林胜如往常一样站在了车厢门口,而门外,是负责接车的沱沱河站民警。

  一分钟后,列车驶离了沱沱河站。但没过多久,一位旅客找到林胜,说自己的鞋不见了。

  经过一番查找,最终确定这位旅客的鞋被在沱沱河站下车的另一位旅客穿走了。于是,林胜立即联系了沱沱河站派出所。“都这么晚,就算找到也估计要到早上了。”林胜说,乘客穿错鞋的事在列车上时有发生,一般情况下找到的概率很小。

  让林胜没想到的是,过了大约1个多小时,他就接到了沱沱河站派出所打来的电话,说那名穿错鞋的旅客已经找到了,随后双方约定了交换地点和方式。

  “就是这件小事,让我对他们肃然起敬。”林胜心想,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加入这个队伍。

  加入光荣的集体

  2021年11月,沱沱河站派出所一批老民警即将离岗。

  因为长期在高海拔地区工作对身体伤害很大,所以每隔几年,沱沱河站派出所的民警就要换一批。

  为了能够加入这个光荣的集体,每到这个时候,格尔木公安处的不少青年民警都会主动申请前往沱沱河站派出所。

  林胜就是其中之一。

  而他的申请方式也让处里的领导印象深刻——这么多年来,只有林胜一个人是写的书面申请。

  书面申请里,林胜写了这样一句话:“年轻人有年轻人的梦想,年轻人有年轻人的奋斗。”

  林胜说,自己的青春总要留下些不一样的回忆。

  在格尔木工作6年,林胜本以为自己已经适应了高原的气候。

  但初上沱沱河,恶劣的自然环境还是给他上了一课。

  头疼、呼吸困难……当天晚上,林胜就因为严重的高原反应头疼了一夜。

  “风吹石头跑,氧气吃不饱,六月下大雪,四季穿棉袄。”来到沱沱河,林胜终于亲身感受到了这四句话所描绘的景象;发紫干裂的嘴唇、皮肤被晒到脱皮……恶劣的自然环境也很快在林胜的身体上留下了痕迹。

  在逐渐熟悉派出所的工作后,林胜被分配到了不冻泉警务区。

  相比于所里,警务区的条件更加艰苦。“不仅吃的饭菜,甚至连水都要靠定期配送。”林胜说。

  但林胜觉得,现在的条件再苦,也比不过老一代沱沱河站派出所民警吃过的苦。“现在所里和警务区的基础设施已经改善了很多。”而不冻泉警务区住宿楼前依旧留有老一辈民警居住过的板房。

  虽然到沱沱河站派出所工作还不满一年,但林胜已经感受了驻守在这里的艰辛。

  一天深夜,林胜接到警情,报警人称看到有两头牛跑进了线路。为了找到这两头牛,林胜和同事一直围着警情发生地周围数公里范围,徒步找了好几个小时,直到确认没有动物在线路上“闲逛”,二人才放心离开。而此时天边已泛起了鱼肚白。

  “这样的警情很多,不管有没有,我们都需要去察看。”林胜说。

  常年驻守在外,家人始终是民警们最牵挂的人。林胜也不例外。“对于自己的工作情况,多少还是有些隐瞒。”林胜说,如果是在自己吸氧的时候父母打来视频电话,他总会把氧气管拔下来再接通电话。

  好在,林胜的父母比较支持林胜的工作。“他们一直都说,不管在什么地方,只要尽心工作就好。”

  或许,正是父母的支持,才能让林胜心无旁骛地坚守青藏线,并选择到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铁路公安派出所锻炼自己。

相关新闻↓
[ 打印 ]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青海省互联网新闻中心主办      版权所有:青海新闻网
未经青海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E-mail:webmaster@qhnews.com 青海新闻网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63120170001 青ICP备19000163号 青公网安备 630103020001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