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 时评 党建 省情 文化 法治 原创 视频 省委文件 新闻 政务 旅游 生态 体育 专题 图片 融媒   青海省人民政府网  藏文网
 
站内检索   
您当前的位置 : 青海新闻网青海文化
汉代三老赵掾碑
来源:青海日报
作者:李琪美
发布时间:2024-05-24 07:33:20
编辑:李娜
三老赵掾碑残碑。配图由青海省博物馆提供

  汉代三老赵掾碑也叫赵宽碑,出土于青海省海东市乐都区高庙镇白崖子村,后因火灾受损,现残碑长36厘米,宽37厘米,厚13厘米。三老赵掾碑为东汉时期碑刻,材质为青石,字体为隶书,刻于东汉灵帝光和三年十一月。该碑是黄河上游地区发现的为数不多的汉碑之一,也是青海省迄今发现的最早的一通石碑。

  此碑原碑额有篆书“三老赵掾之碑”六字,六字竖排两行。碑身全文共23行,每行32字,共刻汉隶694字。行间以细线分格,每格纵横2.3厘米,呈正方格,落款为“光和三年十一月丁未造”。碑文字体挺俊,是汉隶中的珍品。

三老赵掾碑拓片。配图由青海省博物馆提供

  该碑发现于1942年夏。当时,白崖子村村民在挖村北白崖沟口的墩壕时,在墩北30米处挖出了该碑。据说出土时只有三字残缺。因群众不知汉碑及其价值,挖出后在原地搁放了十个月无人过问。翌年二三月间,老鸦村村民马腾云用木轮大车将碑拉往该村,半路上石碑受颠,断成两截,断裂处有七字被毁,其它地方有六字受到损坏。后赵宽碑被送往西宁,保存在青海省民众教育馆(今青海省图书馆前身)。1951年,因青海省图书馆馆内失火,碑体被毁,仅留下残碑一块,现保存于青海省博物馆。

  该碑的碑文记述了西汉名将赵充国的家世源流,以及其子孙继承祖志,屯田河湟,扎根青海,艰苦创业的事迹。碑文记述的主要人物赵宽是赵充国的五世孙。东汉末年,天下大乱,青海地区的羌族上层统治者掀起骚乱。赵充国的后代赵孟元担任护羌校尉假司马,他率领四个儿子参加了与羌人的战斗,战斗中有三个儿子随其父战死,而只有四子赵宽侥幸存活。赵宽后被聘为县三老,受到乡民拥护和爱戴。

  赵充国安羌定边,功垂千古。他的后裔扎根河湟地区,献身开发边疆,保卫西陲,深受崇仰。

  赵宽碑不仅具有极高的书法艺术价值,同时也填补了《史记》和《前汉书》《后汉书》的一些空白,具有较高的史料价值。

推荐阅读
省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八次会议举行
省灾后恢复重建工作领导小组会议召开
青海省将辅助生殖项目纳入医保报销范围
5月26日海东青海拉面队将在主场迎战海南龙羊队
省委宣传部2024年公开遴选公务员拟任职人员公示
“石榴花开在青海”主题征文启事
【祖国好 家乡美】守好“最美的家”
西宁市启动工业领域设备更新行动
24H热点
大美青海绽放深圳文博会
青海“大地流彩——乡村文化振兴在行动”活动启动
《现代汉语词典》(第七版)汉藏对照全文版完成翻...
【文化中国行】六百年古老技艺的“红”与“艳”—...
【文化中国行】做好传承实践的一份子——“非遗在...
青海省第十五届美术作品展览开幕
这个夏天来体验别样的喇家遗址公园
第二十届文博会召开在即 六大板块向世界展示大美青...
《三餐四季》栏目组开启寻味西宁之旅
玉树:保护传统村落 助力乡村振兴
热点图片
【视觉】倒影之美
【视觉】倒影之美
青海海南:牛羊佩戴专属“身份证”
青海海南:牛羊佩戴...
昼夜鏖战锻造反恐利刃
昼夜鏖战锻造反恐利刃
【文化中国行】揉进曲克安哒的“甜蜜”与传承——“非遗在青海”系列报道之五
【文化中国行】揉进...
【祖国好 家乡美】“我们的家乡这么美好……”
【祖国好 家乡美】“...
“5·20”遇上“小满” 1593对新人喜结连理
“5·20”遇上“小满...
【党旗领航】抓党建促基层治理 铺就群众幸福底色——西宁推行社区分类管理扫描
【党旗领航】抓党建...
【新时代 新征程 新伟业·高质量发展调研行】“当一名工人挺好”——记“青海高原工匠”赵国凯
【新时代 新征程 新...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青海省互联网新闻中心主办  版权所有:青海新闻网
未经青海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E-mail:webmaster@qhnews.com 青海新闻网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63120170001 青ICP备19000163号 青公网安备 63010302000199号
 
img

汉代三老赵掾碑

青海日报
2024-05-24 07:33
青海门户 主流媒体
长按识别二维码查看全文
img
青海门户 主流媒体
img

汉代三老赵掾碑

青海日报
2024-05-24 07:33
青海门户 主流媒体
长按识别图中二维码或发送给朋友、保存图片

汉代三老赵掾碑

  • 2024-05-24 07:33:20
  • 来源:青海日报
三老赵掾碑残碑。配图由青海省博物馆提供

  汉代三老赵掾碑也叫赵宽碑,出土于青海省海东市乐都区高庙镇白崖子村,后因火灾受损,现残碑长36厘米,宽37厘米,厚13厘米。三老赵掾碑为东汉时期碑刻,材质为青石,字体为隶书,刻于东汉灵帝光和三年十一月。该碑是黄河上游地区发现的为数不多的汉碑之一,也是青海省迄今发现的最早的一通石碑。

  此碑原碑额有篆书“三老赵掾之碑”六字,六字竖排两行。碑身全文共23行,每行32字,共刻汉隶694字。行间以细线分格,每格纵横2.3厘米,呈正方格,落款为“光和三年十一月丁未造”。碑文字体挺俊,是汉隶中的珍品。

三老赵掾碑拓片。配图由青海省博物馆提供

  该碑发现于1942年夏。当时,白崖子村村民在挖村北白崖沟口的墩壕时,在墩北30米处挖出了该碑。据说出土时只有三字残缺。因群众不知汉碑及其价值,挖出后在原地搁放了十个月无人过问。翌年二三月间,老鸦村村民马腾云用木轮大车将碑拉往该村,半路上石碑受颠,断成两截,断裂处有七字被毁,其它地方有六字受到损坏。后赵宽碑被送往西宁,保存在青海省民众教育馆(今青海省图书馆前身)。1951年,因青海省图书馆馆内失火,碑体被毁,仅留下残碑一块,现保存于青海省博物馆。

  该碑的碑文记述了西汉名将赵充国的家世源流,以及其子孙继承祖志,屯田河湟,扎根青海,艰苦创业的事迹。碑文记述的主要人物赵宽是赵充国的五世孙。东汉末年,天下大乱,青海地区的羌族上层统治者掀起骚乱。赵充国的后代赵孟元担任护羌校尉假司马,他率领四个儿子参加了与羌人的战斗,战斗中有三个儿子随其父战死,而只有四子赵宽侥幸存活。赵宽后被聘为县三老,受到乡民拥护和爱戴。

  赵充国安羌定边,功垂千古。他的后裔扎根河湟地区,献身开发边疆,保卫西陲,深受崇仰。

  赵宽碑不仅具有极高的书法艺术价值,同时也填补了《史记》和《前汉书》《后汉书》的一些空白,具有较高的史料价值。

作者 李琪美
编辑:李娜
青海新闻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