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三江源自然保护区之生态环境状况
 
http://www.sjywh.com   青海新闻网  2009-06-06 10:57
 

  (一)存在主要问题

  1、草场退化与沙化加剧

  据调查,保护区所在的三江源区50~60%的草地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退化。1996年退化草场面积达250万hm2,占本区可利用草场面积的17%。同50年代相比,单位面积产草量下降了30~50%,有毒有害类杂草增加了20~30%。仅黄河源头80~90年代平均草场退化速率比70年代增加了一倍以上。三江源区“黑土滩”面积已达119万hm2,占土地总面积的4%,占可利用草场面积的7%,占全省“黑土滩”面积的80%。而沙化面积也已达253万hm2,每年仍以5200 hm2的速度在扩大。荒漠化平均增加速率由70~80年代的3.9%,增至80~90年代的20%。原生生态景观破碎化,植被演替呈高寒草甸→退化高寒草甸→荒漠化地区的逆向演替趋势。

  2、水土流失日趋严重

  三江源区是全国最严重的土壤风蚀、水蚀、冻融地区之一,受危害面积达1075万hm2,占三江源区总面积的34%。其中极强度、强度和中度侵蚀面积达659万hm2。黄河流域水土流失面积为754万hm2,多年平均输沙量达8814万吨;长江流域水土流失面积达321万hm2,多年平均输沙量达1303万吨;澜沧江流域水土流失面积也达240万hm2。既损失了土壤,加快了生态环境的恶化,也给下游的河道淤塞、水利设施的危害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3、草原鼠害猖獗

  三江源区发生鼠害面积约503万hm2 ,占三江源区总面积的17%,占可利用草场面积的28%,高原鼠兔、鼢鼠、田鼠数量急剧增多。黄河源区有50%多的黑土型退化草场是因鼠害所致。严重地区有效鼠洞密度高达1334个/ hm2,鼠兔密度高达为412只/ hm2。

  4、源头来水量逐年减少

  近年来源区来水量逐年减少,黄河流域的形势更为严峻。水文观测资料表明:黄河上游连续7年出现枯水期,年平均径流量减少22.7%,1997年第一季度降到历史最低点,源头首次出现断流;源头的鄂陵湖和扎陵湖水位下降了近2m,两湖间发生断流。源头来水量减少不仅制约了源区社会经济发展和农牧民的生产生活,还由于黄河青海出境水量占到黄河总流量的49%,源头水量的持续减少致使下游断流频率不断增加,断流历时和河段不断延长,下游地区25万平方公里、1亿多人口的生产生活发生严重困难。

  5、生物多样性急剧萎缩

  青藏高原部分生物及其种群数量呈现锐减状态,生物多样性已经遭到并将持续面临巨大的破坏与威胁。一是生境破碎化、岛屿化和多样性的丧失;二是物种多样性面临严峻形势,目前青藏高原受到威胁的生物物种占总种数的15~20%,高于世界10~15%的平均水平;三是高原生物具有强大的抗逆基因和特殊种性,随着高寒生物物种资源的灭绝与濒危,这种适应高寒生境的遗传基因优势也受到了威胁。

  6、生态难民逐年增加

  由于冰川退缩、湖泊萎缩,使得地下水位下降、湿地退化。由此,一方面使地表水径流减少,引起一些居民点(包括一些城镇)水资源危机,到了守着源头没水喝的尴尬境地。另一方面草场退化,可放牧草原资源减少,牧民为了维持生活,只得增加牧压,引起草原退化加剧,草原退化的最终结果是牧民搬家。再是自然灾害加剧。在牧区交通、通讯等基础设施还很欠缺的情况下,防灾抗灾能力有限,一旦遇上干旱、洪涝或雪灾,将给牧民造成很大的财产损失。

  (二)主要影响因素

  1、自然因素

  全球气候变化是三江源区生态环境恶化的最根本的自然因素,使原本很脆弱的生态系统稳定性更低,恢复能力更弱。气候变暖、蒸发加大成为生态环境逆向演化的驱动力。

  与70年代初相比,高原上的年平均气温升高了0.2℃~0.4℃,尤其是冬季气温升幅较大,气温年较差逐年减小。由此,除造成冰川萎缩、雪线上移、湿沼旱化外,关键是导致高原多年冻土呈区域性退化状态,表现为季节冻结深度变小,融化深度增大,在多年冻土区边缘地带及融区附近形成呈向上不衔接的具有融化夹层或深埋藏的多年冻土,尤其是高原东部大面积的岛状冻土区内,多年冻土下界分别升高50~150米,多年冻土总面积约减少10%。气候转暖也不同程度地影响到40米深以上的地温,特别是20米以上的浅层地温最为明显。近15~20年来的地温对比表明,高原季节冻土区,河流融区及岛状冻土区内含冰(水)量较小的地段,年平均地温升高了0.3℃~0.5℃,大片连续多年冻土层内地温上升0.1℃~0.3℃,多年冻土层减薄5~7米。冻土退化的影响不仅局限于多年冻土层,更明显的是表现在季节融化层和天然地表层的恶化,如草场严重退化,土地冻融性沙化和荒漠化,地表景观变劣等。

  2、人为因素

  区域社会经济发展过分依赖畜牧业和采矿业等资源开发型产业,以及资源管理监督不力造成偷捕乱猎、乱采滥挖泛滥等是诱发生态环境问题的主要因素。

  ——草场超载过牧

  三江源区少数民族占绝对优势,在观念上崇尚“多生孩子、多养牛羊”的习俗。自50年代以来,区域内人口增加了3倍,家畜数量也成倍增长,而每个羊单位占有的可利用草场则从1953年的35.3亩降低到1994年的16.8亩,致使牧压成倍增加。草场的超载过牧直接导致草地生产力下降,迫使部分牧民迁往高海拔的山地放牧,最高达到了5500m,使人为影响或破坏的范围更大。

  ——偷捕乱猎

  青海是一个野生动物资源大省,分布着许多高原特有、经济价值极高的野生动物种群。80年代以来,大肆猎捕野生动物行为愈演愈烈,并且随着国内外市场的变化,偷猎对象也有明显的变化。从80年代初的围捕麝类,使青海麝资源损失10万余只。80年代后期掠夺鹿类,使区内鹿类急剧下降了90%。到90年代初的乱杀猫科大型动物,使雪豹等珍稀动物已难觅踪迹。90年代中后期的大规模猎杀藏羚,几年内损失藏羚近3.2万只。当前的偷猎野牦牛、野驴,使珍稀和有经济价值的野生动物数量急剧减少。另外,保护区内的扎陵湖、鄂陵湖等高原湖泊中,盛产无鳞花斑裸鲤等经济鱼类7~8种,但因长期无计划大量捕捞,致使渔业资源和湖区生态环境遭到极大破坏。

  ——乱采滥挖

  近年来,数以万计的人员受利益驱动,进驻三江源区无序采挖沙金、药材,当地政府也鼓励这种破坏生态、自杀式的短期经济行为,植被人为破坏极为严重。80年代采金占用草地107万hm2,毁坏草原3.3万hm2。2000年进入三江源区采挖药材的外来人员达20万人,仅一天砍挖灌木作燃料就破坏灌木林地200 hm2左右。当地牧民的生活能源也以畜粪、茅柴占主导地位,使草原植被也遭到了不同程度的破坏。

  一般看来,自然因素对生态环境的影响速度毕竟很慢,需要较长时间才能显现出来,而恶化速度加快是在近半个世纪内发生的。因而,可以认为社会因素占有主导地位,即不当利用自然资源和人口快速增加加剧了本已十分脆弱的自然生态系统恶化的程度,而牲畜超载、过度放牧则是在较大范围内破坏高原草地生态系统的主导因素。由于过份依赖天然畜牧业,导致了两次牲畜数量失控。在载畜量过大的情况下,抑制了植物群落的繁衍和更新,草被高度和盖度明显下降,优良牧草比例逐年减少,有些地方还采用焚烧草地灌木林的来扩大草场,破坏了草地生态系统结构,使众多的鸟兽消失,虫鼠害无法得到有效控制,从而加剧了草地的退化。

  (三)生态环境保护现状

  为了从根本上扭转生态环境恶化的趋势,保护“中华水塔”,中央和青海省地方政府以及有关部门做了大量的工作,开展了一批生态工程。到1997年底,江河源区累计治理水土流失面积5435.69 km2,封山育林保存面积23万hm2,植树造林保存面积27万hm2,建设围栏草场174.1万hm2,改良草场90.6万hm2。使黄河上游水土流失区土壤侵蚀模数总体下降30~50%,流入黄河的泥沙量平均减少10%。

  目前,三江源区已建、在建或规划建设的主要国家级生态工程有:

  1、长江、黄河中上游天然林资源保护工程

  以1998年由青海省政府发布禁止天然林资源采伐的公告为标志,正式启动青海省天然林资源保护工程,天然林全面停止采伐,林业职工转岗分流。工程主要涉及保护区内的所有国有林场和玛可河林业局。

  2、退耕还林还草工程

  已规划将区内的那些水土流失严重、产出水平低的25度以上陡坡耕地,干旱缺水、广种薄收、农作物保收率低的25度以下的山旱地,不利于农作物生长的高寒耕地和80年代以来毁林毁草新垦耕地共计95.32万亩全部退耕还林还草,包括玉树州的玉树、囊谦、称多、治多、杂多、曲麻来县和果洛州的班玛县,2000年开始了试点示范工作。

  3、长江中上游防护林工程

  一期工程列入玉树、果洛两州的玉树、称多、斑马县和玛可河林业局,建设期从1990~2000年,共完成人工造林4833hm2,封山育林10.8hm2,新建苗圃40 hm2,设置网围栏20万m,建设树木钢制保护圈2万个,公路绿化近40km。

  4、“三北”防护林体系建设工程

  1978年启动的“三北”防护林体系建设工程包括保护区黄河流域的县,经过了三期工程建设,主要进行人工造林、封山育林和农田林网、四旁植树,使民用木材和薪炭材的供需矛盾得到了缓解。“三北”防护林体系四期建设工程规划列入了保护区内的兴海、同德二县,其中人工造林1000 hm2,封山(沙)育林40000 hm2。

  5、治沙工程

  1991年启动治沙工程,主要涉及治多、曲麻来等沙化严重的县,进行人工造林、封沙育林育草、人工种草及改良草场、设置网围栏,目前已经结束。

  6、保护母亲河绿化工程

  1999年开始,沿黄河流域植树造林、绿化荒山,完成造林200 hm2,整地667 hm2。

  7、野生动植物保护与自然保护区建设工程

  2000年,国家林业局已开始对三江源自然保护区进行投资建设,包括保护区碑址处造林绿化、4个管理站建设和鄂陵湖-扎陵湖核心区保护示范建设工程。

  8、休牧育草工程

  从2001年开始,三江源地区10年规划休牧育草11354万亩,草地建设内容包括草地改良、围栏封育、人工种草、“黑土滩”治理、鼠虫害治理。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捕捞 化工 标志 一批 
 
 
  编辑: 李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