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国防教育网
青海民族文化网
三江源国际摄影节
青海湖国际诗歌节
海北旅游网
青海国防教育网
青海民族文化网
三江源国际摄影节
青海湖国际诗歌节
海北旅游网
 
 
 
   您当前的位置 :三江源生态文化网 > 首页 > 文化资讯 正文
老西宁:凤凰山上漫“花儿”
 
http://www.qhnews.com   西海都市报  2009-07-24 09:38
 

  青海新闻网讯 编者按:

  “灶火里烧的是胡麻草,六月六,出了大门没大小。”

  每年的农历六月到八月,是青海一年中“金不换”的时节。在此期间,全省各地大大小小的“花儿”会争相怒放。人们争相讴歌、倾诉爱情,张扬个性,无拘无束。一首首“花儿”从人们的心坎上飞出,穿过了高山大川,飘过了田间地头。从今日起,《老西宁》将陆续为您介绍青海几个著名的“花儿”会。在这个“花儿”盛开的季节,让我们一起领略青海“花儿”的艺术魅力。

  “青丝垂柳夹野塘,农夫村女锄田忙。轻鞭一挥芳径去,漫闻花儿续断长。”这首出自明代诗人高洪在万历年间的诗,是目前为止“花儿”最早的文字记载。青海“花儿”研究会滕晓天会长在仔细分析了这段诗文后推测:早在明朝万历年间,河湟地区的“花儿”就已经形成了规模,传播范围也较为广泛,所以才能引得远在甘肃供职的高洪发出如此感叹。

  香水园里的“浴佛节”

  青海地处高原,冬天长,夏天短,因此,高原上的人们备加珍爱这短暂的夏季时光。“三月三,脱掉袄儿换布衫。”从每年的农历三月三开始,人们便呼朋唤友、携带家眷到山清水秀的地方踏青、浪河滩。青海解放前的北门外,指的是从现在的西宁宾馆到周家泉一带,那里是一片茂密的果树林,林间不仅鸟语花香,更有清澈、甘甜的泉水从中穿过。于是,人们便把这个地方称作香水园。也许是受了这清雅环境的吸引,每年农历四月初八,这里都要举行一次“浴佛节”。届时法师们用名贵的香料加以纯净的泉水擦拭佛像,祈求庇佑。如此一来,人们借观看浴佛节的名义到香水园踏青。但短暂的法事活动,让人们意犹未尽。于是在活动结束后,年轻人们便三五成群地结伴到幽静的南山上漫“花儿”。这便成为了此后凤凰山“花儿”会的雏形。

  这里“花儿”别样红

  凤凰山即西宁南山。相传古时有凤凰飞来,见此地紫气缭绕,气势非凡,遂北头南尾栖落于此。凤凰点头鸣叫处,清流顿生,农田肥沃。从此,南山便被人们称为凤凰山,成为了西宁地区代表祥和、福祉的一座山。

  “凤凰山‘花儿’会自青海解放后渐渐兴起,较之青海其他历史悠久的‘花儿’会,它很年轻。”滕晓天说。但就是这个“年轻人”却集众家之长、取他家精华,在政府的倡导和引领下,从2000年起就逐渐成长为青海地区“花儿”会的“带头人”,发挥着中心城市对周边地区的示范和辐射作用。

  ◆主、分会场遥相呼应

  凤凰山“花儿”会在这五个地区中最上规模。从2005年开始,连续3年的六月六,都有十万多人次到凤凰山上倾听“花”开的声音。滕晓天说:“除了凤凰山的主会场外,每年还根据各地不同的情况设立分会场,届时,主、分会场遥相呼应,便将西宁城包裹在了‘花儿’的海洋中。”

  ◆先听后唱

  先听后唱,也是凤凰山“花儿”的特色之一。在这里,不仅可以领略到原生态“花儿”的魅力,还可以欣赏到专业“花儿”歌手的演唱。“专业演员的加入,改变了以往‘花儿’会由群众自发组织的形式,同时也让更多新曲令得以推广。连续6年举办的西北‘花儿’邀请赛更成为推出‘花儿’新理念、新曲令的绝佳平台。”滕晓天说。

  青海的“花儿”登上了大雅之堂,“胡唱时老汉们骂哩”的尴尬境地逐渐冰雪消融。作为我国民间艺术中的一朵奇葩,“花儿”让青海各民族群众的心一起跳动,这朵璀璨的艺术之花在美丽吉祥的凤凰山上将开得更鲜艳。(作者:张晓娟)

  花儿唱词:好夏都美在个新八景

  七色的祥云嘛绕山尖,

  尕水库,

  像珍珠闪在个云端;

  又灌溉来者又发电,

  城里人,

  家家嘛喝的是山泉。

  滨河春潮嘛罩绿烟,

  湟水岸,

  清水者蓝天的河边;

  彩桥儿弯在个清水面,

  模样儿俊,

  七彩虹落在了人间。

  两峡新貌者万人赞,

  峡斩断,

  汽车嘛火车的相连;

  过去的兰州是八马站,

  脚户哥,

  破络缇辫蒜着哩。

  南北山本是个秃光郎,

  草不长,

  飞沙嘛走石地荒凉;

  五谷嘛不成者羊难放,

  穷日月,

  老百姓过下的孽障。

  群楼入云者换新装,

  西宁城,

  汽车嘛跑下的欢畅;

  端溜溜高楼嘛仰天望,

  半腰里,

  尕云彩飘了个美当。

  集市如锦的好风景,

  西宁城

  市场修下的攒劲;

  一个市场嘛一座城,

  人流涌,

  大西宁变成了都城。

  区镇新姿者世罕见,

  新区镇,

  活像是耀人的牡丹;

  崭新的厂房像棋盘,

  展新姿,

  登天者上了个云端。

  新花绕梁者美如画,

  好花儿,

  不唱时由不得个家;

  新时期高原满鲜花,

  红艳艳,

  好花儿四海里开下。

  西宁印迹:陈碾坊

  上世纪90年代前,在文化街的西头,有间坐北朝南低矮却很宽敞的碾坊。据老人们回忆,早在民国它就存在了。碾坊的主人姓陈,在以前的西宁城里就有“陈家的碾坊,莫家的醋”一说,可见陈碾坊很有名气。

  碾坊中间有一个石质的大圆盘,圆盘上有个需要牲口拉动旋转的石碾子,石碾子常年不断地为街坊邻居们碾制麦仁和调料。墙角边灶台上的一口大铁锅,因年代久远,露出了斑驳印记,但它依旧发挥着作用,将青稞等粮食炒熟后待磨备用。

  陈碾坊的名气之所以在老西宁人心目中经久不衰,除了它所处的地理位置优越外,最主要的还是陈家一贯诚实守信,这为他们赢得了良好的口碑。他们传统的操作方法独特,并且十分注重成品的质量。从筛选、清洗、晾干、烘炒到碾磨,每道工序都要求严格,一丝不苟。尤其是入锅炒制这道工序,必须交由富有经验的把式操作。把式要娴熟地掌握火候,炒制的粮食既不能焦,也不能生,这样碾制出的成品味道纯正,鲜香可口。因此,光顾者络绎不绝,生意格外兴隆。

  上世纪60年代后期,陈碾坊被公私合营后并归到西宁手工联社。不久后,原始的牲畜拉动碾坊就被现代机械所代替了。从此,陈碾坊也失去了它昔日的作用。上世纪90年代初期,因文化街整体改造,陈碾坊终被拆除,这家老碾坊也就永远地留在了人们的记忆中。

  如今回想起来,当年陈碾坊门前拴着的毛驴和它们脚下的粪便,与诗文飘香的文化街有些格格不入,但也就是这种反差,才给古朴庄严的文化街街景平添了几许浓厚的生活气息。(崔艺民)

  西宁旧事:难忘踩高跷

   1956年春节前,西宁市商会(后改称为西宁市工商业联合会)组织我们这些商店职工和商家子弟上街表演社火。当时到街上表演,别说老百姓看着稀奇,就连我们这些临时演员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在这些社火表演中,又以踩高跷最为有趣。

  刚开始听说我们被安排踩高跷,年少气盛的我们丝毫没有犹豫就答应了下来。大人们说:“高跷有两米多高,不会踩的人,会摔断腿的。”可这哪能吓唬得了我们,“我们能在房上赛跑,还会怕了两根竹竿。”

  但刚开始练习时,别说是演戏就连走路都成了困难。当时的商会位于现在的兴隆巷山陕会馆西侧,商会的院子为一进两院格局。那段日子里,外院中的篮球场就成了我们踩着高跷练习走路的场地。我们的腿用两指宽的布条在木制的跷子上缠了十几层,直到结实为止,然后用戏服罩住双脚。等绑好腿后,大家早就笑得站不起身来。起先,每个人都是慢慢地扶着墙、摸着房檐一步步地往前挪,等找到窍门后,大家便可以在篮球场上走个来回,并试着摆上戏里的几个简单动作了。

  我和其他两名男同学用踩高跷的方式表演了一出《拾玉镯》。十五六岁的我,男扮女装,穿着粉红色的衣裙饰演娇滴滴的妙龄少女孙玉姣,手里还要拿着一只玉镯。其他两名同学,一名身着蓝色缎褂子,手持羽扇饰演爱慕孙玉姣的公子傅朋,剩下的同学就只能扮演撮合这件好事的刘媒婆了,只见“她”嘴刁一个长烟袋,边走边抽,样子滑稽可笑。

  正式演出时必须上街,这时又碰到了新问题。兴隆巷、饮马街的道路坑坑洼洼,路面又结了冰,我们从商会大院出发后只能沿着马路边慢慢摸索前行。同时,为了减少演员们需要“方便”带来的问题,演员们基本上只吃了点大红枣、馍馍和糕点,极少喝水,累了就在沿街低矮的商铺房檐上坐下来休息一会儿。

  正式开始表演时,闻讯赶来看热闹的群众们把街巷围得水泄不通。我们边走边跳,欢快的气氛也带动了他们,惹得他们也随着我们“嘣嚓嚓”起来。

  如今,每年热闹的社火表演,依旧可以让沉寂了一年的城市欢腾起来。每当看着踩着高跷、扭着秧歌的社火队,我总是忍不住回想起五十多年前那段快乐的回忆。(严永麟)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大门 布条 场地 爱慕 垂柳 
 
 
  编辑: 马燕燕
 
 
评论 笔名:

发表标题:

  

相关文章
 
新闻搜索
关键字:
 
 
 
 
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联系方式
版权所有2005,青海新闻网
未经青海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E-mail: webmaster@qhnews.com
新闻登载许可国新办[2001]55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青B2-200400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