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政务省委领导本网专题青海之子三江源博客青海
新闻理论旅游本地通可可西里青海湖青新论坛游戏
   
 
三江源国际摄影节
省政府新闻发布会
民族文化 雪舟三绒
青海政法在线
e龙旅行网
三江源国际摄影节
省政府新闻发布会
民族文化 雪舟三绒
青海政法在线
e龙旅行网
 
 
 
   您当前的位置 :政务频道 > 青海名人 正文
青海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系列报道之:赵存禄卷
 
http://www.qhnews.com   西海都市报  2008-08-10 08:34
 

赵存禄:倾注心血育“花儿”

   -他痴迷中国西北独特的民歌形式——“花儿”,从演唱到发掘、整理、研究、创作和传承,成为了著名的民间文学家和“花儿”学家;

   -他整理了大量民间流传的“花儿”曲令和歌词,主编的《民和歌谣集》,成为了中国“花儿”学术史上弥足珍贵的文献;

   -他利用20年的时间撰写出了长篇“花儿”叙事诗《东乡人之歌》,被专家誉为“新编‘花儿’中篇幅最长、语言最生动、‘花儿’味道最地道的一部叙事长诗”,学者评价是“苦难中孕育的壮美民族史诗”。

  采摘“花儿”的歌者

   八月的河湟谷地是一片收获的景象,77岁的赵存禄看着眼前的一切心潮澎湃。没有想到,从苦难中走出来的他,在今天遇到了好的日子。看着此情此景,他开口唱出几首“花儿”歌唱美好生活,心中说不出的高兴。

   这位老“花儿”艺人,唱了一辈子的“花儿”,收集了大量的“花儿”,今天才真正感觉到“花儿”富有的新内容。“过去的‘花儿’满愁肠,泪汪汪,泪珠儿泼胸膛哩;今日唱开时心花放,喜洋洋,滋味儿赛冰糖哩。”这首“花儿”让他感触最深。

  一

   赵存禄儿时的记忆中只有一个字——“苦”。1930年,赵存禄出生在甘肃省河州东乡上湾村,家里有一个哥哥和两个姐姐,儿时他没有穿过一件像样的衣服,也没有吃过一顿饱饭。在赵存禄6岁那年,由于父亲被抓去当壮丁了,万般无奈之下,母亲把两个姐姐送给别人当童养媳,带着他和哥哥,走出了世代居住的那片土地,带着能吃饱饭的梦想,走向了逃荒的道路。雄伟的积石山上,留下了他们的足迹;黄河边的官亭驿站上,洒下了他们的泪水;古鄯路口上,发生了许多心酸的故事。终于,他们在峡门地区落脚,开始了新生活。

   天还没有亮,赵存禄背上干粮后就赶着一群羊上山了。在大山深处,他往往会听到一声声山歌,每次听到那高亢的歌声和悠长的曲调,就会产生深深的共鸣。是啊,和他一样,那时的放羊娃都是苦命人,山歌中唱的是他们苦难的身世,是他们对幸福生活的向往。于是,“花儿”这个劳动人民的心声,以无穷的魅力吸引了赵存禄,他也深深地爱上了“花儿”,每当心情烦闷、无处诉说时,他就在山里吼上几嗓子,心头的不快随着歌声飘出,心情无比舒畅。

   “大山根里的雪鸡娃,才学着叫鸣哩,唱一个少年别笑话,娃娃们才学着哩。”“挡了三年的羊,给了个县官也不当。”这些是赵存禄最初对“花儿”的痴迷,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和“花儿”结下不解之缘,“花儿”成为他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苦难的生活,给予了他创作“花儿”的巨大源泉;大山中,一位位民间“花儿”艺人是他的师傅,每天虽然不见人,但都能听到他们动人的歌声。

   二

   “‘花儿’本是心上的话,不唱时由不得个家。刀刀拿来头割下,不死时还这个唱法。”从中可以管窥青海人对“花儿”的喜爱程度。由于“花儿”成为人们精神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涌现出了许多著名的“花儿”歌手和许多“花儿”会。

   七里寺“花儿”会是群众自发组织的民间文化盛会,演唱者都是民间歌手。演唱形式有独唱、对唱、合唱等,无任何乐器伴奏,演唱内容多为情歌。演唱者一般一手轻捂耳朵,根据内容需要用不同的“令”来演唱,所唱曲令达四十余种,代表曲目有“古鄯令”“马营令”“二梅花令”等。七里寺“花儿”会由于浓厚的地方特色,再加上峡内药泉的吸引力,在西北地区颇负盛名。在这个盛会上歌手众多,除了著名“花儿”歌手到会,周边地区会唱“花儿”者也常常到场助兴,有许多老歌手演唱的曲令在平时或其他“花儿”会上很难听到。

   每年的七里寺“花儿”会,赵存禄都会参加,在这里他一边学习“花儿”,一边记录“花儿”。当年在峡门中学当老师的他,每逢“花儿”会,他就会带上笔和本子,记录出自劳动人民口中的“花儿”。后来调动工作,到文化部门工作后,工作的内容正好与他的爱好合拍,他更加喜欢上了“花儿”的搜集整理工作。

   无数个日子里,赵存禄吃住在“花儿”艺人家里,和他们一起说“花儿”、唱“花儿”、记“花儿”,倾听他们的心声。为了寻找著名的“花儿”艺人,他走遍了民和的沟沟坎坎,带着火热的激情,投入到了“花儿”的怀抱。

   三

   1985年,赵存禄从工作岗位上退下来了。可是,他退而不休,主编了83万字的《民和歌谣集》,成为中国“花儿”学术史上弥足珍贵的文献;同时写了很多关于青海民歌、花儿的论文;并利用20年的时间撰写出了长篇“花儿”叙事诗《东乡人之歌》,被专家喻为“新编‘花儿’中篇幅最长、语言最生动、‘花儿’味道最地道的一部叙事长诗”,学者评价是“苦难中孕育的壮美民族史诗”。这些确立了赵存禄在中国“花儿”学术史上的重要地位。

   赵存禄在主编《民和歌谣集》时,带着录音机和照相机,为歌手拍照录音,保留第一手资料。有的歌手喜欢喝两杯,他就掏钱给他们买酒。因为,他们深知“窝里的兔儿鹰撵出来,心里的曲儿酒撵出来”,歌手们酒后酣畅淋漓的唱腔,常常让他陶醉。同时,他办事认真。在搜集、整理、筛选工作中,严格遵守自己制定的规则:记录不完整的不入选,翻译不准确的不入选,不利于民族团结的不入选。在整个过程中,他胸怀一个“厚”字,坚持一个“勤”字,把握一个“细”字。所到之处,入乡随俗,每次总是进了宝山不空回。

   今天,这位高大陆上的“花儿”传承人依然孜孜以求,默默奉献着。他说:“从来人谓夕阳短,而今我说不尽然,心系祖国创业绩,余热生辉可延年。”(记者祁万强)

 [1] [2] [3] [4] 下一页
 
 
  编辑: 李滨
 
 
评论 笔名:

发表标题:

  

相关文章
 
新闻搜索
关键字:
 
 
 
 
关于我们|法律声明|广告服务联系方式
版权所有2005,青海新闻网
未经青海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E-mail: webmaster@qhnews.com
新闻登载许可国新办[2001]55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青B2-200400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