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务省委领导 旅游 本地通三江源头 博客青海 游戏
 新闻 理论 本网专题 播客 青海湖可可西里青新论坛下载
   
 
三江源国际摄影节
省政府新闻发布会
民族文化 雪舟三绒
青海政法在线
e龙旅行网
三江源国际摄影节
省政府新闻发布会
民族文化 雪舟三绒
青海政法在线
e龙旅行网
 
 
 
   您当前的位置 :青海新闻网 > 专题 > 首届青海湖国际诗歌节 > 诗人档案 正文
车延高
 
http://www.qhnews.com   青海新闻网  2007-08-04 13:30
 

        车延高,籍贯山东莱阳,现在湖北武汉工作,16岁参加工作。当过工人,后到部队服役,有过商业工作的经历。现在为公务员,湖北作家协会会员,兼任武汉市杂文协会主任。从1979年开始业余文学创作,有杂文,散文,随笔,报告文学等散见于各类报刊杂志。2005年2月开始业余诗歌创作。有意探索诗歌风格的多样化,尝试在形式上打破拘泥。已在《诗刊》《人民文学》《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星星诗刊》《诗选刊》《长江文艺》等各类报刊发表诗歌130多首。组诗《日子就是江山》被《新华文摘》转发。目前,依旧边工作边创作。


  把诗从时间挤出来

  诗人是有特质的,血热而心静,行为狂放不羁,情感细若游丝,是酒酣“诗”胆尚开张的人,又是坐在荷花之上寻找灵感的人。忽高忽低,忽上忽下,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

  写诗是个神圣的事儿,是发芽在自己心里,而植根于泥土之中的万物花开;是来自禅山佛寺的天籁之音;是从最高的雪山之巅乘一米阳光而下的不老颂歌;是没有厮杀声的刀光剑影在比试,每一个字都透着夕阳的血色。诗可以长在很静的山间,顺着一缕清泉流淌出来;诗可以是一滴晨露,一个早晨只洗净一片树叶;诗可以让睡了的汉字在稿纸上舞蹈,让诗人在看不见的舞台上表达自己丰富的内心世界;诗可以使诗人的灵感和才气浩浩汤汤,横无际涯。

  诗是属于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的年轻人去侍弄的;是长在花季,用花朵的眼睛看世界的人去写的;是形象思维大于理性思维的人去写的;是带着情感肆意挥霍文字的人去写的;是睡到半梦半醒,起来找笔和纸的人去写的;是满世界找灵感,用血熬心写字的人去写的。

  这些好像都不属于我——从年龄看,我属于激情已被岁月榨干了的年龄。激情和好奇心都在消退,我黑色的眼睛还是黑夜给的,但我的头发已经站在了白天。我曾用一首诗来表达自己垂死挣扎的心态。是这么写的:  

       头发白了是一种信号
       说明不在冬天也会下雪
       头发的白
       应该和年龄有关
       但头发白不会改变血的颜色
       不等于白和老一定孪生
       白发也许是我的一道风景
       我希望一双年轻的眼睛迷住我
       我是铁树
       我还想开花

  但命运还是鬼使神差,让我在不惑之年迈进诗歌创作的苦旅。借诗歌节的论坛,谈一点我的体会——

  积累和创作的时间可以挤出来

 

  业余创作,最稀缺的资源是时间,除了工作,我是那种“周六保证不休息,周日休息不保证”的写作狂。有一点时间就去琢磨诗。

  中午一般是我创作的黄金时段,吃了饭,在床上躺20分钟,平衡一下脑供血,就开始在电脑上激扬文字。两年间,我创作了150多首诗,大多是在午间分娩的。有一小部分是见缝插针,从会议的缝隙里挤出来的。这种会一般是陪会,内容与我所管、所做的工作无关,只是为了体现会议的规格或某种需要,必须坐在那里。这时思维就开始走私,凝神埋首,笔走龙蛇,笔记本上写下的却是与会议完全无关的内容。外人看你在认真地记笔记。其实那上面正在诞生一首新诗。有时很怪,这种氛围中生怕被人家看破了,因警惕而形成的紧张也使人有灵感,有时还真会写出自己挺满意的诗来。

  现在挤时间写诗成了我生活中的一大乐趣,这种乐趣就是在调整和转换中让时间给自己奉献成果。坐在办公桌前,我是公仆,我的成果是勤政为民,圆满完成各项任务。坐在电脑桌前,我是诗人,我的成果是草就一首好诗,让自己激动,让欣赏的人在阅读中增加幸福指数。

  灵感就是从厚重的生活里捡起天赋

  有人说,灵感是神灵送给诗人的天分,灵感来自一刹那的感动。认为激情可以培养,而灵感只能等待。对此,我同意一半,保留一半。

  诗人是需要灵性的,灵性是天分的影子。有了灵感,诗人的笔就能化腐朽为神奇,就能让一块石头睁开眼睛说话,让一朵花开出九十九种颜色。但灵感不会凭空产生,灵感一定有自己横空出世的根基和土壤。这就是厚重的生活积累和对生活细致入微的观察。

  从这个意义上讲,灵感是风从生活和承载生活的土地上吹来的神奇种子。

  灵感不青睐守株待兔的人,灵感要靠你用细致的眼睛和细致的心灵挤进时间和空间的体内去酝酿,这才会有临宫受孕和其后的十月怀胎,才有那剪断脐带的响亮一啼。我的灵感都是靠挤了时间,去细心地观察和体悟,才从身边的生活中一点一点捡来的。

  我有一首《把自己当扁担的人》,是写城市挑夫生活的。其中有两句:“他们习惯坐在自己的扁担上/就像坐着稳稳的江山”、“他们乐于被指挥/乐于汗流满面/这时,他们的衣衫就比城里人多出一个功能/可以撩起来擦汗”。为了抓这些细节,我在街头观察了他们好几天。

  存放的记忆可以发酵成诗

  诗有自己的牵系和连接生命本体的脐带。存放在时间里的记忆,也是从泥土中来的,只是平时搁在那里来不及使用,但它是生活的积累,是尘封的素材。

  由此延伸,“采风”就是去亲近泥土,寻找诗歌创作的灵感和素材。这些拢进了大脑中的记忆,是移到哪里都可以发芽的老根,明天以后的日子,这些老根就将成为存放在时间里的记忆,它可以在走过这段经历的人脑海深处发芽或者发酵,萌发出生活的厚重,萌发出窖藏经年的酒香,萌发出汪洋恣肆的灵感,萌发出最嘹亮也是最寂静的一首首用文字作音符的颂歌,它没有颜色,没有花期,没有季节,却在厚厚稿纸上长出一片又一片诗的桃林,让所有的花瓣儿都充满土地的情感。

  相对于生命的只进不退,每首诗都成于已逝的时间之后,时间给了我所有的经历,而所有的经历都是时间身后的记忆。这种记忆如果和今天的生活的某些细节相遇,你手中的笔就有了劲儿,才思中就有了灵感,这时,诗人的笔就不空乏,开始用没有颜色的汉字绘画,眼前就有一种意境,背后就有一个气场,周身就有一种禅意,没有路的天空和没有路的水面上都会走来大自然的灵感。所写出的诗句无论是现实主义的、浪漫主义的,还是超现实主义的,都会具有最现实的震撼力。到了这种境界,任何人读了你的诗,心都会猛然睁开一双眼睛,有一种众里寻它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新奇感。这就是来自于时间中的生活积累和记忆积淀所特有的一种功效,它可以妙笔生花,把泥土写活,让花草睁开眼睛。我所喜欢的白连春、杨键、周建歧、雷平阳都属于这类诗人。他们拥有了草根的记忆,诗就有了草根的新鲜和草叶的翠绿。

 

  酒酿在明年的泥里

  如果雪用梅花装饰没有屋顶的房子
  你就把帽子戴在比自己高的山顶
  将狐狸围脖儿搭上冬天的肩头
  牵一条狗,从雪橇素描的小路赶来

  你不要怕冷,我已用北风把雪花灌醉
  悬在枝头、屋檐上的冰凌是玻璃做的

  不要相信简单的透明,冰毒是罂粟的孩子
  你赶快离开热炕,离开冰肌雪肤的姑娘
  她笑的地方,是镜子都无法藏身的墓地
  肚兜里,一对白兔已经睁开樱桃小口

  不要相信红色只点染梅花
  桃花也会红,红杏一直睁着出墙的眼睛

  作为一个为北方写诗的人,你不要缠绵
  被窝里捂不出灵感,里面只有卿卿我我
  诗是李白的豪肠,是一道映雪的剑气
  只有对酒当歌,才能把呼啸的北风喝下 去

  披着漫天的雪花来吧,酒酿在明年的泥里
  我坐在花瓣上,腊梅是我送你的一束阳光

  一树光宗耀祖的花香

  我常常想,月亮去世以后
  还会有谁翻我家的院墙
  还会有谁穿过玻璃进来,踮着脚
  很轻很轻,把唐诗宋词搁在前朝的枕边

  然后推门,坐在吱呀一响的叹息上
  等一个去唐朝探亲的人带着李白和酒
  从长安古道的马蹄里回来

  只剩下想象了,坐在跨越千年的门槛上
  我已经把《诗经》抄了一个世纪
  王羲之研的墨,是灯光以外的每一个夜

  我把星星从天边摘下
  镶嵌在屋后的每一座山顶
  月就在崖边,是一轮惊心动魄的美

  我把玉树临风的眼睛铺满回家的路
  让花间一壶酒走上没有掌声的星光大道
  诗和词在院子里酿出三月,诗人卧处
  来世的泥,有一树光宗耀祖的花香

  时间是说话的青天

  水面上,冰清玉洁的手在思索
  一片苇叶,是他当年的船吗
  人去了那么久,目光为什么不肯离去
  也许上面留着没有写完的诗句

  不该去采的,那是多瘦的身子啊
  连柔弱的风都站不住
  思念太重,太重了
  能捧起一堆比糯米还白的忠骨吗

  虽然看不到汨罗江的影子
  九畹溪的眼睛像流水一样透明
  九畹溪还记得那个形销骨立的身影

  他的泪和偶尔的笑在这里
  他走着,后来停下的脚印在这里
  他带不去,忘了骨灰的灵魂在这里

  这里人念旧,心的门一直开着
  相信他要回来看看
  院门前的橘树是为一首诗栽的
  一坡的油菜花是为归来的眼睛开的

  灵心妙识,静影沉璧
  照见骨头的溪水把日月洗了又洗
  清辉渐白,苦过的日子去了
  冤魂不会走错,时间是说话的青天

 

  把自己喝成红颜

  昨夜,把自己喝成红颜
  一杯酒是误入江湖的知己
  杯盘狼藉的诗歌和散文醉着
  躺下的筷子铺出一条天路

  豪气如一条大河流进很远的太阳系
  哭的,是没有一滴眼泪的星星
  在风替月亮描过眉的镜子里
  高脚杯站着,等一片失约的嘴唇

  是哪个朝代的门,为一袭痴情而开
  先进来两只柿子一样鲜红的灯笼
  秋风在后,然后是几片轻轻落叶
  脚步声里,有喘息微微颤抖
  一个醉了的女人,背回一个醒的男人

  (注:摘自《通向世界的门扉——首届青海湖国际诗歌节诗人作品集》,该书已由青海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

 

 
 
 
 
  编辑: 李滨
 
 
评论 笔名:

发表标题:

  

相关文章
 
新闻搜索
关键字:
 
 
 
·专家热议:新一轮医改如何体现“政府主导”原则   07-08-03 19:57
·北京斥资千亿元打造"绿色奥运" 专家:史上未有    07-08-03 20:06
·公安部督办黑帮案宣判 黑老大8罪并罚判死刑   07-08-03 17:44
·财政部、水利部部署淮河蓄滞洪区受灾补偿工作   07-08-03 20:02
·我国全海域赤潮发生次数和面积大幅减少   07-08-04 09:58
·中国和印尼合作建立海外首所华文师范学院   07-08-04 08:53
·浙江深入推进“走进矛盾 破解难题”专项活动   07-08-04 08:51
·劳动保障部公开征集《劳动合同法》公益宣传用语   07-08-03 20:04
·国家质检总局发布紧急公告 暂停印尼水产品进口   07-08-03 21:06
·重庆教委联合公安部门排查暑期大学生校外租房   07-08-03 21:07
 
关于我们法律声明广告服务联系方式
版权所有2005,青海新闻网
未经青海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E-mail: webmaster@qhnews.com
新闻登载许可国新办[2001]55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青B2-200400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