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务省委领导 旅游 本地通三江源头 博客青海 游戏
 新闻 理论 本网专题 播客 青海湖可可西里青新论坛下载
   
 
三江源国际摄影节
省政府新闻发布会
民族文化 雪舟三绒
青海政法在线
e龙旅行网
三江源国际摄影节
省政府新闻发布会
民族文化 雪舟三绒
青海政法在线
e龙旅行网
 
 
 
   您当前的位置 :青海新闻网 > 专题 > 首届青海湖国际诗歌节 > 诗人档案 正文
北 塔
 
http://www.qhnews.com   青海新闻网  2007-08-04 13:30
 

        北塔,原名徐伟锋,1969年生于苏州,英语文学学士,汉语文学硕士,现供职于中国作家协会现代文学馆,专治诗歌、评论与翻译。已出版各类著译20余部。主要有中英文对照个人诗集《正在锈蚀的时针》等,学术专著《吴宓传》《戴望舒传》等,英译汉《哈姆雷特》《八堂课》《米沃什词典》(1980年诺奖得主米沃什的自传,与西川合译)等,汉译英《卞之琳短诗选》(与卞之琳合译)等。


  “自然”的真谛是“自然而然” 

        我喜欢把“自然”理解为“自然而然”,也就是说,它是个动词,正如“道”可以理解为“导”。也许,“自然”有“大自然”、“自然界”的含义,但更意味着“大自然何以为大自然”。世界万物都有它们自己的属性和法则,这些属性和法则有其存在的依据和运行的方式,我们人的属性和法则毕竟与物的不同,很难直接把物的属性和法则拿来为“我”所用,但我们可以学习大自然如何保持自己的属性以及如何遵循自己的法则,那就是“自然而然”。

        大概没有比森林、高山、大河、荒原、沙漠、海洋和天空更“自然”的大自然了。当我偶尔离开都市,面对或徜徉于大自然时,在体验庄子所说的“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的境界时,一个问题时常萦绕在我脑际:我留恋大自然,但我无法在那儿久留,像绝大部分人一样,我还舍不得、抛不下家庭、社会和所谓的事业。我时常无奈地把陶渊明的名句“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改成“暂在自然里,还得(音dei)归樊笼”。那么,大自然到底对我意味着什么?一夜情那样的露水情缘吗?离别时的痛苦和思念时的焦渴吗?如何能让在离开她时依然拥有她呢?看来,只有通过把她“内化”、与她“并生”这一条途径。我不是浪漫主义诗人,没法幻想自己化身为“天狗”,把日月甚至整个宇宙都吞了。但我相信,我能做到“大自然”的“自然而然”。

        在解释老子的名言“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时,王安石说:“本者,出之自然,故不假乎人之力而万物以生也。”“出之自然”就是河上公所说的“道性自然”。万物的本性是自然,所以其生、长、成、灭,都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遵循的是自己的程序和规律。我以为,“人性”(human nature)亦“自然”(nature)。在英语中,它们就是一个词。自然的“自然而然”是排除“人为”,人的“自然而然”一方面是“不为物役”、不被“物化”,另一方面是去除“伪”——虚伪和伪装,即过分的人为,尤其是他人所为,或人云亦云的“自为”。这两种我们要排除的现象都是“异化现象”,也就是失去本性、不自然的现象。

        “自然而然”,就是随遇而安但不与世浮沉,率性而为但不固执己见,不世故,不庸俗,没有繁文缛节,没有阳奉阴违。人人都以人性为底线,然后尽可能发挥个性。个性与个性之间可能发生冲突,但不会相互戕害。有目标,但不刻意去追求,不必死不罢休。懂得“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苏轼语)如果江上没有清风,山间没有明月,我们也无须闭目塞听,可以把目光转向别的事物,听取别的声音。只有我们自然而然了,我们才能与大自然平起平坐,相互尊重,相看两不厌。

        “自然而然”也应是文艺创作,尤其是诗歌写作的不二法门。孔子说:“天何言哉?”我说,诗人言之。帝王喜欢自诩“替天行道”,诗人则替天立言。诗歌也有其天性,“诗性”亦自然。一首诗产生的过程也应该是自然而然,而不是人工受精、剖腹产的结果,正如济慈所比喻的,像树叶长上树枝那么自然。灵感不来时,你去寻找也没用。而没有灵感写出来的诗不是面目可憎就是面目可疑,很可能是伪诗。诗之不可规划,正如她无法商业化。一首好诗的到来太像艳遇,可遇而不可求,只能邂逅,无法相约。所以海德格尔说,这是诗在写人,而非人在写诗。


        野有死牦      

       
                        
        遥远的猎枪粗暴地吼叫,
        你四肢瘫软,两眼发黑,
        鲜血涌出伤口,失去了  
        广阔的原野、牧童的鞭子
        和牧羊女的歌声,短暂挣扎后,
        你仰天一啸,便喑哑了歌喉。

       

        你曾拥有流星的速度,         
        漫游远近的大小山冈,       
        经历四季的雨雪风霜。       
        褐色的长毛像元帅的披风,    
        朝阳下、峰顶上,闪闪发光,  
        扇动起清晨的炊烟和薄雾。   

        你曾在煦暖的日午时分,      
        靠着圈栏,磨擦身上的痒。    
        当帐篷里柴烟四起,膻味   
        沾满归鸦的翅膀和太阳的余辉,
        你饱餐一顿后,沉沉入睡。

        在帐篷和圈栏之间,牧羊犬  
        警觉地躺着,时而轻吠,    
        时而逡巡。草原平展着,    
        匀和的呼吸翕动着苜蓿花瓣。

        你曾是那浩大队伍的一员,  
        为朝圣的信徒背负行李,    
        长途跋涉险山、恶水,
        雄赳赳横跨大路和沟坎。
        鼻息稍稍一喷,茂盛的  
        牧草便偃倒一大片;亢奋时,
        你四蹄刨起尘土,遮天蔽日,
        踏翻脆弱的灌木和花丛。    
        你的奔跑使尕海澎湃汹涌,  
        泥沙俱下,鱼虾惶恐。     

        九月里大雪初降,命运      
        将枯黄的殓衣披上草原。    
        丰收是他们的,大屠杀      
        在磨刀石上正日益锋利。   
        铁腥充斥他们的床单、      
        话语和转轮。同伴们络绎   
        被召回圈栏,一个个被牵去,
        死不见尸!严冬里,他们   
        反穿你们的皮毛,继续    

        爱护残剩的你们。卑鄙的   
        目的外,他们有的是慈祥的  
        面容,有的是仁义的言辞。 

        你躲藏在厚实的干草堆里,    
        彻夜仰望无涯的星空。        
        在草原的脊梁上,你独自徘徊,
        潸然落泪;在同伴的遗迹里,  
        你独自伫立,良久沉思;      
        玛曲桥头,你呆呆地盯着      
        倒流的黄河。一叶孤舟        
        自横在浊浪和乌云之间。    
        无端的恶风冲过来,企图   
        扳倒你桥墩似的四肢。    

       

        群山头戴白雪的巾冠,    
        低头沉浸在悲悼的海底,  
        小溪淙淙,默默地啜泣,  
        乌鸦斜披丧服,无力的     
        翅膀在空中无法打开。     
        哀音一串串,像流星,像闷雷,
        划过欲雪的天宇,迅速地   
        集结在你的周围,要带你飞。

        啊,被迫滞留的是你的躯体,  
        任它在催生的露水里腐烂吧,  
        任它被同伴的硬蹄践踏,      
        任它萎化成尘,散化成气,    
        消逝……消逝的不是你的灵魂!

        季节的屠刀已伤害不了你, 
        滚沸的锅镬已煎熬不了你, 
        阳光和肥草帮助不了你,   
        哨声和鞭影控制不了你。 

        你已经起身,已经出征,   
        像战舰驶向丰美的彼岸。   
        以生命去换取一方乐土,  
        在你倒塌之地,崩裂之处, 
        会有鲜花香浓,林木荫繁。

        而你奔腾的雄姿已凝固在      
        拉卜楞寺的墙壁上,我的心里。
        无论我读书,还是走路,      
        无论我祈祷,还是战斗,      
        我都能看到:你的长毛,     
        在万军阵前,在大纛杆头。

        (注:摘自《通向世界的门扉——首届青海湖国际诗歌节诗人作品集》,该书已由青海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

 
 
  编辑: 李滨
 
 
评论 笔名:

发表标题:

  

相关文章
 
新闻搜索
关键字:
 
 
 
 
关于我们法律声明广告服务联系方式
版权所有2005,青海新闻网
未经青海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E-mail: webmaster@qhnews.com
新闻登载许可国新办[2001]55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青B2-200400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