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务省委领导 旅游 本地通三江源头 博客青海 游戏
 新闻 理论 本网专题 播客 青海湖可可西里青新论坛下载
   
 
三江源国际摄影节
省政府新闻发布会
民族文化 雪舟三绒
青海政法在线
e龙旅行网
三江源国际摄影节
省政府新闻发布会
民族文化 雪舟三绒
青海政法在线
e龙旅行网
 
 
 
   您当前的位置 :青海新闻网 > 专题 > 首届青海湖国际诗歌节 > 高峰论坛 正文
论坛转帖:做为诗人,我有话说
 
http://www.qhnews.com     2007-08-15 12:32
 

  我一直是一个安静写诗的人。

  记得早在1988年,在与父亲的一次谈话中,我曾言:这一生我不会是“伟大”的诗人,也不会是“著名”的诗人。您的孩子只能是一个普通的诗人。父亲很赞许地点点头。我颇感失望,因为当时说这句话完全是赌气。不曾料,父亲竟然会赞同!

  几近20年过去,我明白父亲赞许的原因:当一个普通的诗人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

  不会成为“伟大”,因为我不和某种东西联姻,不会成为“著名”因为我不和所谓的时尚牵手;我只想用诗歌本身所附代的力量关注我所想关注的人和事。

  我认为写诗的过程就是还原诗歌的过程。

  多少年以来诗坛总是很热闹,今天这样明天那样。我没想过置身其中。当年不管是帮派风行之际还是流派纷呈之时,我都是往后靠。我习惯于躲在角落。这样倒也相安无事,谁也不来打搅谁。时间进入2006年9月,一份报纸的报道引起我的兴趣,在有关赵丽华相关事件的报道中,该文说几乎被人们遗忘的文学题材——诗歌又被人们重新记起。说得很不错,这些年来诗歌的阅读群基本上就是写诗的这些人。不管是那种因素造成,诗歌的曲高和寡是不争的事实。文学很繁荣,诗歌很落寞,难怪韩寒要说中国现代诗歌和诗人怎么还在生存?

  说得有道理!我们不能因为说话的人是自己不喜欢的就否定这句话。周杰伦曾说大陆的歌迷素质很低,根本不懂他的音乐;激怒了一些人但他的人气还是如日中天。再说远的,秦桧大家都知道吧?好像人人都巴不得食其肉,可就算把这个人的字体叫做宋体,他的字还是流传下来了。

  所以说这叫辩证法,反过来说评价一个大人物,通常不以我们认为的好坏标准来衡量,而是看他对历史的贡献。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这是他的丰功伟绩,若以普通人的眼光看,这个用枪威胁黑人替他修船的白人坏透了。

  原本诗坛这个刚刚过去的9月和我没有关系,不过做为诗人,我几番沉默之后实在觉得不说几句话会憋出病来。那么,就说吧!

  我是在2002年才接触到赵丽华的作品,记得好像是在《星星诗刊》上面。那段时间刚好是王小妮获奖作品刊登时期,就买个几本来看。第一眼,喜欢。但是在阅读了她最近的作品后,这种喜欢发生了变化,我觉得不入眼。不过所谓的“废话诗”或者说“梨花体”诗歌不是赵丽华肇始。早在1989年,车前子就有过这样的作品,象《银匠铺子》:

  叫声师傅

  打个银耳环(戒指?银锁?)

  送给我的妻子

  顾柳红(还是什么红?)

  由于我是凭记忆默写,所以有的词记不清了,不过大体意思没有出入。括号里的内容是我有疑虑的地方。那一期的《星星》诗刊用大篇幅刊发了车前子的此类作品,并为此开辟专栏进行讨论。大家讨论得很热烈,不亚于现在的网络。我也曾为这首《银匠铺子》辩论过,我说看到银匠想到妻子说明这首诗是在表达一种爱。当然这都是主观臆想,现在看来那时的我虽然幼稚但也不失真诚。

  后来车前子基本上就从诗坛消失了。前几年见过他的一篇小说,看到熟悉的名字,勾起了我对往事的回忆,那主要是在写诗的道路上所遭受的非议、磨难、侮辱。当时的我很坚强,不曾有过泪水。可就在刚才,我看到这样一段文字后,我落泪了。同时我想起了一个叫魏不不的作家所写的文章《被中国人毁掉的四个词》。这四个词是:农民(傻瓜)、同学(官场上老男人带着的年轻女人。别人问这位是?回答同学)、同志(同性恋)、小姐。

  现在,第五个词出现了:诗人。

  大家不妨看一下这段文字:

  当代诗坛虽然颇为落寞,但最近却异常热闹。

  诗坛不仅出了个名诗人丢尽诗人颜面,更有祼诵者让人们把目光重新投向诗坛。

  昨天,一位同事在电梯里跟我说,自从出了个赵丽华,我们聊天变得费劲起来,一句话要截成几段说。

  他说,结巴的人都是诗人。

  诗人俨然成了一种污辱人的称谓,将是继小姐、同志之后的另一个讳称。

  李白兄若知诗坛有今天,不知他在天国还能安心喝酒吗?

  ……

  接着刚才的话题说下去。这种对日常生活进行描述的诗歌,其实有很多;就是在西宁,也有位属“下半身”诗歌的马非,现在兰州的著名满族女诗人娜夜的作品都可以算做这类风格。还有“酷阿姨”尹丽川。我觉得这类诗歌仍有着内在的韵律。这就可以算诗。因为现代诗歌是自由体,不像古体诗词那样合辙押韵。为什么非要苛求什么呢?诗歌,其实就是一种文字游戏。什么不是文字游戏?小说、散文都是。再往大说,艺术不过是人类想消除死亡所带来的恐惧过程中产生的一种手段。皮之不存,毛将附焉?

  韩寒说现代诗歌没有理由存在,最主要的原因是诗歌实在是一个小圈子,自我陶醉。有诗人反驳叫阵时说韩寒的《三重门》人物结构混乱等等,意思不值得一看。我没看过韩寒的作品,只看过他的一段“语录”,是对学校教育的讽刺,我觉得说得很好。由此可以推断这个孩子是一个很有头脑的孩子,有自己的思想。这和我喜不喜欢他没有关系。战场上的对手都可以相互景仰,更何况大家根本没什么仇恨。他的粉丝叫嚣要枪毙反对他的人也和他没关系,不是好多偶像歌星的粉丝都扬言要杀死那个要成为偶像老公(老婆)的人吗?韩寒喜欢玩,玩的手法也很高明,与天王老子向问天有一比。他有胆量一个人叫阵整个中国诗坛,不光是轻狂,第一是人家身有惊人业技,二是对手的的确确有问题。不是吗?

  于是乎,就有了9·30诗歌朗诵会,声援赵丽华,声援诗歌。有人一针见血指出,如果一个东西需要声援的话,说明这个东西已经快完了。我不知道来的那些诗人是不是国家级的,和赵丽华一样?什么叫国家级诗人?我觉得这个称谓荒唐。赵丽华是国家一级作家,那是职称。就是韩作荣也没人称他是国家级诗人。经他手被发现的大诗人昌耀先生也没这样说过,提起他,都冠以“青海诗人”。相比2002年的珠海诗歌朗诵会,9·30简直就是一场闹剧。当裸诵被制止的时候,有人不服气:艺术家早就做过,诗人做一下就不行了?

  什么逻辑?还有母子乱伦的呢,学不?

  裸体秀怎么也不能划到诗歌的范畴里。虽然天才的海子曾经构想过金字塔也是一种诗歌行为。

  还有反驳的人说韩寒针对的诗歌没有超出中学课本,所骂的思想内涵也是老一套,什么中心思想,段落大意等等,说这是现代教育的问题,在选材上落后了。我有20年没看中学课本,不知道现在选入的诗歌是哪些诗人的。但我知道海子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有!我曾以为没有多少人知道海子,不曾想,几乎所有的高中生朋友在我说到海子时一点也不陌生。他(她)们说课本里有。这,还不足以说明问题吗?

  9·30诗歌朗诵会出场的诗人很多,包括成名的一些诗人(也有我敬重的)。但是大众心中隐隐期盼的翘楚没有出现。谁又是呢?还真不好说。但是我想这样的诗歌是可以打动人的:

  今天一大早出门

  就听见有个童声在身后呼喊

  他喊--妈妈

  和我一样

  所有听到这声呼喊的女人

  都微笑着转过身

  我们都相信这一声呼喊

  是自己的孩子

  孩子

  如果你的呼喊得不到回应

  就请把我眼里的星星也拿走

  仍然是我凭记忆默写的。和原诗有很大出入,但表达的东西没打折扣。出自《2002年度诗歌选》。这个叫李南的女诗人的名字没有出现在9·30诗歌会,就是说自己“越来越湿润”的尹丽川也没出现。海男、王小妮呢?也没有!

  西川、王家新呢?也没有!… …

  网络还是一样的热闹。我想起了曾为帝师的一位老人的临终遗言:

  已矣!我有所负疚,盖不能忘者,今且奈何?

  呼不孝与云:此局何以为继?

  舒放2006·.10·11

 
 
  编辑: 王海莲
 
 
评论 笔名:

发表标题:

  

相关文章
 
新闻搜索
关键字:
 
 
 
 
关于我们|法律声明|广告服务联系方式
版权所有2005,青海新闻网
未经青海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E-mail: webmaster@qhnews.com
新闻登载许可国新办[2001]55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青B2-20040023号